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8章 凤樱樱,此药甚苦

第2088章 凤樱樱,此药甚苦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1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0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杏儿坐到床榻边,好奇问道:“公主,你嘴边那是什么?”

  不知怎的,她问完,就觉得她家公主的面颊,似乎更红了些。

  她挑了挑眉,懒得再多问,起身把帐幔勾起来,“奴婢叫宫女们准备了热水,等会儿公主就能沐身了。”

  鳐鳐始终低垂双睫,轻轻“嗯”了声。

  杏儿拿了金钩,转身去勾另一边的帐幔,看她一眼,淡淡道:“公主也真是的,魏北那边的规矩虽没有咱们大周多,可你嫁过去,乃是为人妇为人母。如今不过是魏帝多宠幸你一会儿,你就哭成这样……”

  鳐鳐低下头,没做声。

  “公主,你哭是不对的。帝王恩宠,你受着,乃是福分,怎么能掉眼泪呢?你应该高兴才对。”

  她唠唠叨叨地说着,眼底隐隐有妒色闪烁。

  她觉得她们公主实在是太不懂得珍惜了,魏帝的宠幸,可不是每个女人都能享受到的!

  若换做是她,她定然会好好表现,绝对把魏帝伺候的满意服帖。

  只可惜,身为公主的,偏偏不是她……

  她摇头叹息了声,没再管鳐鳐,抬步离开了寝殿。

  而鳐鳐抱着缎被,坐在床榻上发呆良久,才被其他宫女唤起来,扶着她去屏风后沐身。

  泡在浴桶中时,她抬手示意伺候的婢女们都退下。

  水汽氤氲,她握着温热湿帕,缓缓擦拭着面颊,神情很有些茫然。

  她忽然想起了一些事。

  这段时日以来,她只顾着为嫁给太子哥哥而开心,却从未考虑过,太子哥哥他如今乃是魏北的帝王。

  身为帝王,后宫中脂粉三千,应是寻常事吧?

  饶是痴情如她父皇,她也曾听说过,当年父皇初初登基时,后宫中不只有娘亲一个女人。

  而太子哥哥他……

  光是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宋蝉衣,就已经很难对付了吧?

  小姑娘垂眸,竟不敢再想下去。

  ……

  等她沐完身,雍华宫那边的宴会仍旧进行得如火如荼。

  到场的都是世家公子、小姐,幼时就一块儿长大的,因此玩起来分外熟稔,行酒令、投壶等游戏一个接着一个,热闹的不得了。

  鳐鳐重新打扮过,来到宴会大殿,就看见魏化雨慵懒歪坐在上座,双指夹着一碟酒,狭长如刀的漆眸微微眯着,如同打盹的狼王,正眯着眼睛听曲儿。

  余光似是注意到她过来,少年唇角勾起,笑容邪肆又暧昧。

  鳐鳐脸颊微红,连忙移开视线,慢吞吞才挪到自己位置上。

  待她坐下,才小声道:“也不知凤姨姨那边怎么样了,怎的都没人来通知我?”

  “是我看走眼了,清河世子并非是个好东西,他见色起意,竟然妄图染指你凤姨姨。”

  魏化雨抓住她柔软的手,指尖轻轻摩挲着她的肌肤。

  脑海之中,不可自抑地回想起了刚刚的缠绵。

  而鳐鳐浑然未觉,只皱眉道:“好大的胆子!我只知这清河世子不怎么出现在镐京城宴会上,原以为他是低调,可没料到,他竟这般色胆包天!那我凤姨姨呢?外面守着的宫女,可有保护她?!”

  “恰逢李秀缘去溷轩,从暖阁路过,听见里面声音不对,就冲进去救了你凤姨姨。”魏化雨吻了吻她的手背,俊脸上难得现出几分郑重,“只是……”

  “只是什么?”

  鳐鳐着急。

  “只是他为了救你凤姨,被清河世子一刀捅中胸膛。如今,正在太医院那边治疗。他啊,用性命保护了你凤姨姨呢。”

  少年轻言慢语,却叫鳐鳐呆住。

  她原以为,李秀缘对她凤姨姨,不过是怜悯和愧疚。

  却没料到……

  “他人的姻缘,个中滋味儿,终究只有他们自己才能体会,我的小公主就不要再掺和了。总归,凤樱樱如今对李秀缘是更加的死心塌地,无论你如何努力,挑出怎样出众的儿郎配给凤樱樱,怕都是徒劳。”魏化雨扣紧了她的手,“离出嫁只有半月时间,小公主得收心了。”

  鳐鳐叹息一声。

  半晌后,终是点了头。

  ……

  太医院。

  李秀缘流了很多血,好在伤口并不致命,因此算是捡回了一条命。

  太医给他包扎过,就出去煎药了,只留下凤樱樱照看他。

  凤樱樱坐在床榻边,望着面如血色的男人,一颗心百感交集。

  欢喜有之,

  惧怕亦有之。

  不知过了多久,有医女送煎好的汤药进来。

  “我来罢。”凤樱樱从她手里接过药。

  刚坐回去,就看见李秀缘眼睫微颤,竟是醒了来。

  她小心翼翼照顾着他靠坐在床头,重新端过药碗,吹凉了一勺,送到男人唇边,“这是太医煎的药,小和尚,你快些趁热喝了吧?”

  李秀缘垂眸,慢慢喝下那勺药,嗓音略有些低哑:“清河世子的事,不必挂在心上。”

  凤樱樱认真地点点头,“我知晓有魏帝陛下在,定然会给咱们善后。小和尚,今日,多谢你了!”

  她鼓起勇气直视李秀缘的双眼,格外郑重地致谢。

  李秀缘面无表情。

  秀丽的面庞除了比平日里惨白些许,根本就看不出任何受伤痛苦的模样。

  约莫是天性使然。

  凤樱樱又喂了一勺药过来,他没喝,淡淡道:“药甚苦。”

  “啊?”凤樱樱愣了愣,似乎没料到素来沉默寡言的小和尚,竟然会怕吃药。

  她沉吟片刻,试探着问道:“要不,我去问太医讨些冰糖来?加在药汁里,就不那么苦了。”

  “会影响药性。”

  男人蹙起黛青眉尖,眼中俱是嫌弃。

  “那怎么办……”

  “我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李秀缘直视着凤樱樱,素来没有表情的面庞上,忽而露出一抹轻笑。

  凤樱樱已经很久很久没见过他笑了。

  这么笑起来时,唇红齿白,秀丽非常,乃是难得一见的美男子。

  她看得发呆时,李秀缘随手拿过药碗,舀起一勺药,送到她嘴里。

  药汁清苦。

  凤樱樱回过神,还未来得及说话,下颌就被人捏住。

  下一瞬,

  男人强势地吻上了她的唇。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