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7章 太子哥哥,好疼……

第2087章 太子哥哥,好疼……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8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5:0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杏儿等一众宫女,在她转过身来时,俱都呼吸一滞。

  鳐鳐继承了沈妙言的容貌,本就清丽绝伦,如今穿正红,越发衬得一身肌肤白腻似雪。

  再加上她常年钻营各种香丸,因此天生自带体香,举止之间馨香扑鼻,称之为国色天香也不为过。

  杏儿眼底极快闪过一抹妒色。

  她笑道:“好看倒是极好看的,只是这腰身,会不会太紧了些?奴婢以为,改宽松点儿,会更好呢。”

  “是吗?”

  鳐鳐疑惑地走出屏风,对着落地青铜镜仔细瞅。

  看了半晌,她倒是觉得这腰身正正好,比较能显身段呢。

  正犹豫要不要改时,魏化雨从外面踏了进来。

  少年的目光率先落在她身上。

  美到极致的少女,身着嫁衣,犹如魏北东方,升起来的一抹艳色朝霞。

  他看着,眼底不觉炽热了几分。

  似是察觉到他打量的目光,鳐鳐转向他,天真地展开双臂,“好看否?”

  少年并未说话,只是抬手示意殿中伺候的宫女皆都退下。

  寝殿中只剩他们两人,他才上前,直接揽住鳐鳐那不盈一握的纤腰。

  他把她搂到怀里,低头看向她红扑扑的小脸,嗓音低哑:“我的小公主这般诱人,天底下的男人们瞧见了,怕是都会有把你藏在深闺的心思呢……”

  “太子哥哥又开始胡说了……”鳐鳐嗔怪,可脸蛋却悄悄儿地爬上了红晕,低垂着漆黑眼睫,不敢同他直视。

  魏化雨轻笑,伸手挑起她的下颌,就这么吻了下去。

  他吻得很慢,带着刻意的挑.逗。

  略显粗糙的大掌,则趁着鳐鳐不注意,把那嫁衣的重重裙摆勾起,轻车熟路地探.进,那对于少女而言,最为娇羞的地方。

  “唔……”

  鳐鳐娇.吟出声,连身子也软了几分。

  魏化雨唇角挑起得逞的轻笑,就势把她压在梳妆台上。

  熨烫整齐的嫁衣,在他的蹂.躏之下,逐渐变得褶皱不堪。

  似是嫌弃那嫁衣碍事,魏化雨干脆直接把它全部剥掉,随手就扔到了角落。

  鳐鳐上半身躺在梳妆台面上,纤细白嫩、骨肉匀停的玉.腿,被不留情地架上魏化雨的双肩。

  “太子哥哥,好疼……”

  她蹙眉唤了声,却全然被少年忽视。

  她的脚踝上系有一只小金铃,随着魏化雨的攻城略地,而发出清脆声响,忽快忽慢,忽高忽低,同那水声合为一曲妙音,令鳐鳐羞红了脸,压根儿不敢直视这个与她负距离的少年。

  魏化雨始终盯着鳐鳐的面庞。

  过了片刻,似是觉得这般无趣,于是他把鳐鳐翻了个身,迫使她上半身趴在梳妆台前。

  他扶住少女弧度惊人的细腰,从背后进入的刹那,忍不住舒服地轻叹一声。

  鳐鳐好容易得了休息,没料到一转身,就又被他占有。

  她双手撑在镜面上,一抬眸,就看见菱花镜中,那不着寸.缕、软似春水的自己。

  “太子哥哥……”

  少女嗓音染上哭腔。

  这样被迫看着自己的姿势,令她觉得好羞耻,忍不住地把小脸偏向旁边。

  魏化雨唇角邪肆勾起,俯身凑到她耳畔,“小公主甚美,有什么不好意思的?乖,好好看着镜子。”

  说罢,扶正她的脸,迫着她望向镜面。

  鳐鳐梨花带雨,只见镜中的自己狼狈不堪,而背后那一手掌控她的少年,却衣冠齐整,笑得如同一匹恶狼。

  她看着,眼泪不觉落得更欢。

  也不知是疼的,

  还是被欺负的缘故。

  魏化雨欣赏着她的窘迫,欣赏她着为人新妇的腼腆,欣赏她在他操控之下,那无法拒绝的难堪与羞耻。

  而他肆意挞伐,宣泄着身为男人最为原始的冲动……

  寝殿中供有地龙,因此十分暖和。

  至酣处,少年狭长如刀的漆眸,就看见身下的姑娘,粉脸上沁出薄薄一层细汗,如同被雾气打湿的牡丹,娇嫩艳美。

  那双总是天真的琥珀色圆瞳,在此刻化作如丝媚眼,似是沉浸在极乐的云海中,迷糊茫然浑然不知今夕何夕。

  微启的嫣红唇瓣,饱满剔透,沾着些微水渍,着实诱人得紧。

  脑海中忽然浮现出恶意。

  他把鳐鳐从梳妆台上抱了下来……

  寝殿外,杏儿与阿蝉坐在廊下。

  杏儿竖着耳朵,仔细听着里面的动静,忍不住低声骂道:“公主也真是,虽则没有嬷嬷教导她规矩,可怎的竟能接受婚前失贞这种事?即便是魏帝陛下强占,可她也应该拒绝的!真是一点廉耻之心都没有!”

  阿蝉优哉游哉地坐在扶栏上,晃悠着双脚,“人家的事儿,与你何干?再者,我听说魏北那边风俗开放,不拘你们中原这些束缚人的礼法呢。女孩儿若是欢喜一个少年,是可以光明正大地示爱的,婚前失贞,连芝麻大的事儿都算不上。毕竟,谁都有爱的权力不是?”

  “你们中原?!”杏儿奇怪地望向她的背影,“阿蝉,你到底在说什么?”

  “呵,没什么。”

  阿蝉从扶栏跃下,迈着细碎莲步,朝自己所居住的殿宇而去。

  杏儿皱了皱眉。

  这小蹄子,近些时日越发爱偷懒了,除了讨好公主,什么事情都不愿意干,简直欠揍!

  她往地上啐了一口,嫌恶地翻了个白眼。

  又过了整整一个时辰,紧闭的殿门才缓缓打开。

  魏化雨发束红缎带,身着墨底勾金云纹的大氅,面带餍足之色,慢条斯理地跨了出来。

  他看起来仍旧高大英俊,深邃的眉眼与中原的少年全然不同,带着看透一切的睿智与嚣张,周身气度,凛冽苍茫,如楠如松,

  少年唇角微勾,看着就格外满足。

  他无视杏儿的行礼,“去给你家公主收拾下。”

  扔下这句话,就沿着游廊离开了。

  杏儿朝他的背影福了福身,连忙转向寝殿。

  绕进寝殿深处,只见珠帘紧锁。

  淡粉色的重重帐幔低垂着,光线掩映下,隐约映照出里面的人影。

  杏儿好奇地掀开帐幔,就瞧见身无.寸缕的少女,正趴在孔雀蓝的绣花缎被上。

  肌肤是天然的雪腻细白,只此时此刻,却遍布着各种青紫痕迹,一眼看去,触目惊心。

  乌漆漆的长发铺散在枕边,随着她慢慢坐起来,便从长发中露出那张巴掌大的小脸。

  约莫是被欺负狠了,嫩白小脸带着纵横泪意,素来清澈的琥珀色眼眸笼着雾气,连睫毛都是湿润的,瞧着十分可怜。

  而她唇瓣微微红肿,嘴边还有莫名的,奶/白色的不知名液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