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2章 凤樱樱,才是我李秀缘真正承认的妻室

第2082章 凤樱樱,才是我李秀缘真正承认的妻室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4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的声音温温柔柔,可话,却不是什么好话。

  鳐鳐看着他弧度冷硬的下颌,忽然对那个从前的故乡,生出了一点儿畏惧。

  魏北燕京,究竟变成了什么样子?

  ……

  风雪渐盛。

  身着水青窄袖锦袍的男人,撑一把素色纸伞,独自行走在长街的繁华花灯里。

  很快,他在一处花灯摊子前停下。

  卖灯的老人笑得慈蔼:“公子,可要买盏灯送给家里的娇妻?老头子扎灯的手艺可算得上是镐京城第一,您瞅瞅,这走马宫灯,红艳艳的,多好看!”

  李秀缘望向那盏走马灯。

  灯皮红得近乎俗气,上面用工笔绘着仕女赏花图,同样无比艳俗。

  他忽而想起,那个姑娘就爱这种红彤彤的玩意儿。

  说是逢年过节,就得披红挂彩,才算是吉利。

  男人唇角难得翘了下,旋即付了银钱,提走了那盏走马灯。

  他沿着热闹街巷,一路返回卢府。

  却见无数官兵包围了卢府,在这样笙歌繁华的节日里,正忙着抄家抓人。

  卢金枝哭得厉害,几次三番欲要阻止那些官兵搬东西,却被推倒在雪地里,模样很是狼狈不堪。

  而卢鹤笙则不知去向。

  李秀缘站在昏暗的角落,猜想那个瘸子,应当被魏化雨那头狼崽子给杀了。

  他淡漠转身,往自己的府邸而去。

  李府内冷冷清清,下人们都被他打发回家过节了。

  檐下的灯盏,照亮了落雪的院落。

  他蹲在雪地里,静静往面前的盆子里烧纸钱。

  火舌映亮了男人的眉眼,秀丽英俊,有一种青竹般的清秀出尘感。

  他瞳孔清澈,声音低缓:“爹,娘,九泉之下,你们终于能够安息……”

  说完,烧掉手中最后一张纸钱,慢慢站起身,往屋子里走去。

  屋中点着几盏琉璃灯。

  他在书案后坐了,拿起刚从街上买的走马灯把玩。

  正寂静时,外间传来急促的脚步声。

  “哐啷”一声响,蓬头垢面的卢金枝,用身体撞开屋门,狼狈地跌倒在了门槛上。

  她哭着爬起来,不顾身上疼痛,奔到书案后跪在李秀缘脚边,一把搂住他的腰,哭道:“夫君!皇上不知怎么了,突然下旨查封我爹的府邸!如今官兵已经把府里的人都抓去天牢了,连府门也被封锁,这可如何是好!夫君,你一定要想想办法,救我爹与兄长啊!”

  她喘着气,几乎快要晕厥过去。

  李秀缘垂眸,面无表情地看着她。

  昔日的官家小姐,如今已然落魄至此。

  若他再休弃了她,她怕是熬不到开春了。

  可她若是坚强些,即便贫寒,也到底能活下去不是?

  可怜他那个早夭的妹妹,当初家里出事时,还在襁褓里抱着,若她还活着,也应与卢金枝一般大小吧?

  眼底波澜涌动。

  他唇角掀起一抹凉薄,慢慢挑起卢金枝的下颌。

  “卢金枝,卢府被抄,并非意外,而是我李秀缘的杰作。”

  女子陡然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盯向他。

  “你爹欠我三百六十一条人命,我必定要他家破人亡,永无东山再起的可能,方才罢休。”

  李秀缘收回手,拾起桌案上的一枝梅花,闲适地别到走马灯的提手上。

  书房中并未燃地龙,因此寒冷潮湿犹如冰窖,叫人无论穿多少衣物,都觉得冷。

  他悠悠然的,把十八年前的故事说给了卢金枝听:“……你爹死有余辜,至于你兄长,此时大约已经亡在了魏帝的手下。卢金枝,看在你我夫妻一场的情面上,我不取你性命,然而,也请你马上滚出我的府邸。你在我书房中多呆一刻,我都觉得肮脏。”

  卢金枝仍旧呆呆跪在地上,许久都不曾回过神。

  角落滴漏声声,她颤抖着,好容易才抓住自己的发颤的声音:“夫,夫君……你,真的是我的夫君吗?”

  她亲自选定的夫君啊,温文尔雅,风度翩翩,会同她枕边呢喃,会为她临窗画眉,待她再温柔不过!

  可如今……

  这个害她满门的刽子手,究竟是谁?!

  她慢慢伸出手,扯住李秀缘的袍摆。

  红肿的眼睛,无法自抑地蓄满了眼泪,“李秀缘,十年修得同船渡,百年修得共枕眠……更何况,我还曾替你怀过一个孩子……若你父亲还在世,我所怀的孩子便是他的孙儿,难道他期望你这般对待他孙儿的母亲吗?!”

  事到如今,她已无路可走。

  唯有用孩子,来融化这个男人的仇恨与铁石心肠。

  可她终究错估了。

  她高估了她自己在李秀缘心中的分量,也低估了李秀缘到底有多么憎恨他们卢家。

  男人伸手,居高临下地掰扯开她的手指。

  他盯着她的眼眸,一字一顿:“忘了告诉你,你肚子里的骨肉,并非是被公主弄掉的。”

  卢金枝的瞳孔,霎时缩小!

  隐约猜到了什么,她不可置信地张开嘴,却根本无法发出任何音调。

  似是印证她的猜测般,李秀缘低笑一声,“不错,正是我动的手脚。”

  “……为,为什么?”

  男人如同俯视蝼蚁,淡漠地扫了她一眼,就收回视线,继续摆弄那只走马灯,“要怪,就怪你姓卢。”

  “仅仅如此吗?!李秀缘,我怀的,分明是你的骨肉啊!便是生下来,他也只会跟你姓李啊!纵便我父亲对不起你家,可孩子有什么错,他有什么错?!”

  卢金枝彻底崩溃,仰头望着这个男人,嚎啕痛哭。

  男人面对她,再没有从前的宽忍。

  他用正红缎带,把梅花枝系上宫灯,面无表情道:“自然不仅仅是因为你的出身……更因为,那日,你侮辱了凤樱樱。”

  “凤樱樱……?”

  李秀缘凉薄地瞥了她一眼,“凤樱樱,才是我李秀缘真正承认的妻室。你辱她,我必然要你十倍百倍偿还。我此生欠她太多,赔她一个孩子,算得了什么?”

  卢金枝手脚冰凉。

  良久后,她绝望地淌下了两行眼泪。

  她踉踉跄跄地爬起来,深深看了一眼李秀缘,转身哭着跑进了风雪中。

  而李秀缘对此恍若未觉,淡然地继续打理那盏走马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