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1章 杀人可以,但必须斩草除根

第2081章 杀人可以,但必须斩草除根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4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李秀缘仍旧不卑不亢地跪在大殿中央。

  一袭竹青锦袍,衬得他姿容秀丽,宛若苍松翠竹般英挺,仿佛怎样的重担,也无法压垮他的脊梁。

  素日里颇为儒雅的风度,更是化作迫人风霜,令人敬畏。

  他咬字清晰:“臣要参奏卢明至两件事,一者,他为高官厚禄,不惜打压陷害同僚。在十八年前,他诬陷徐州李家有谋逆之心,致使李家株连九族,三百六十一口人命枉死。二者,他勾结魏北宋家,多年内连续把我大周国情泄露给宋家,此乃真真正正的叛国!”

  卢明至浑身发抖,厉声大喝:“李秀缘,你可莫要信口开河!”

  跪在大殿中央的男人,面无表情地从怀中取出一沓信笺,及一卷泛黄发脆的卷宗,奉于双手,“此乃证物,请皇上明鉴!”

  君念语抬了抬手,立即有内侍恭敬地捧过两样东西,呈给他看。

  卢明至却已是面如死灰。

  这两样东西,他分明藏在书房深处,怎么会被李秀缘……

  他不是他的女婿吗?

  为什么要害他?!

  浑浊的老目,仔细盯着李秀缘。

  他终于敢确定,这几日李秀缘的示好,不过都是演戏。

  他迎娶金枝,果然是有目的的!

  男人唇瓣翕动,声音发颤:“李秀缘,你到底是谁……你为什么会,会如此针对我卢家……”

  李秀缘目视虚空,淡淡道:“卢大人果真是贵人多忘事,当年李家问斩于菜市口的,其实只有三百六十人,你忘记了吗?”

  卢明至瞳孔骤缩!

  李秀缘,他也姓李啊!

  而他的脸……

  他终于想起来了。

  他这个女婿,长得很像当年徐州时,同他斗了十数年的那个男人!

  原来,他竟是那个男人的儿子吗?

  卢明至呆呆站在席位上,双手双脚皆是冰凉。

  他虽已过不惑之年,可因为生活富贵,因此保养极好,连头发都不曾白几根。

  可在这短短的半柱香时间内,他仿佛忽然就憔悴苍老了十岁。

  叫在场众人皆都摇头叹息,可叹可恨。

  君念语翻看过那两样证据,抬头道:“卢卿可还有什么话要说?”

  铁证在这里,卢明至还能说什么?

  他朝君念语拱了拱手,“老臣……无话可说!”

  于是立即有两名侍卫上前,摘去了他的官帽,直接把他从大殿中拖走。

  临出殿门前,卢明至回头望向李秀缘,“老夫年轻时不信天命,却终于在今日,知道天网恢恢疏而不漏,人在年轻时犯下的错,总有一日,会得到老天爷的报复。败在你的手下,老夫无话可说,只是……”

  他顿了顿,声音软了几分,“只是金枝却是无辜的。她已经嫁给你,并非我卢家人,此罪便是牵连,也牵连不到她头上去。李秀缘,还望你能善待她。”

  李秀缘已经站起身。

  他背对着卢明至,始终沉默。

  卢明至那双浑浊的老目,忽然有些发红。

  满朝文武的注目里,他竟转身,不顾一切地对着李秀缘的背影跪下。

  堂堂吏部尚书,朝中正二品权贵,风光了多年的男人,慢慢低下脑袋。

  发髻松散,几缕白发,在寒风中轻晃。

  他声音颤抖:“过去是我卢家对不起你李家,如今天有轮回、报应不爽,所有的后果我卢明至自己受着就是。可金枝她什么都不知道,她是真心爱你的。李家小子,当年她一心要嫁你,我无论如何都不肯点头,最后她绝食三日,我才终于松了口。这样爱你的女子,普天之下也难以寻到一个。你,万万不可负她!”

  最后一句,他加重了音调。

  李秀缘微微侧目,声音听起来,仍旧不咸不淡:“卢大人,该入狱了。”

  “你——”

  卢明至猛然抬起头,睚眦欲裂。

  李秀缘风轻云淡地一笑,目送他被侍卫拖走。

  压抑他多年的重担,在今夜彻底卸去。

  他注视着殿外,不知不觉,外间竟又开始落雪。

  当年他爹娘,便是死在这样的雪天里啊。

  七尺男儿,眼圈忽然一红。

  他朝君念语郑重跪下,拱手道:“铲除此等大奸大恶之人,我大周王朝更加清明。吾皇圣明!”

  其他臣子们颇有眼色,也急忙出席,跟着朝君念语拜倒。

  李秀缘以头贴地,沉默叩拜。

  却有热泪,顺着眼眶滚落。

  沾湿了那竹青色的袍摆。

  ……

  藏书塔之巅。

  细雪绒绒,温柔落在鳐鳐和魏化雨的两肩。

  小姑娘拉开弩箭,纯净的琥珀色瞳眸,盯紧了那个一瘸一拐在宫巷中行走的男人。

  “准备好了吗?”

  魏化雨轻声,低头吻了吻她的发心。

  鳐鳐绷着小脸,认真地点点头。

  魏化雨瞧着她郑重其事的样子,忍不住勾唇轻笑。

  握着她双手的手,也悄无声息地松开。

  而鳐鳐未曾察觉。

  她在上元节的灯火中,弩箭瞄准了卢鹤笙。

  下一刻,松手。

  尖锐的弩箭,呼啸着穿透雪霰!

  不过眨眼的功夫,就刺穿卢鹤笙的皮肉——

  直抵心脏!

  那个总是心怀不轨的男人,惨叫一声,扶住心口的利箭。

  他面如金纸,朝高塔望过来。

  隔得太远,鳐鳐看不见他的表情。

  但很快,她看见男人慢慢蜷起身子,倒在了雪地里。

  血液从他身下溢出,染红了皑皑白雪。

  心脏受箭,再无医治可能。

  他已是个死人了。

  鳐鳐想着,慢慢收了弩箭。

  第一次杀人,于她而言,尽管杀的是仇人,可心跳仍旧极快,一种后怕感逐渐蔓延至四肢百骸,令她连话都说不出来。

  魏化雨把她搂在怀里,亲了亲她的脸蛋,“小公主做得很好,可是,还不够。”

  鳐鳐一怔。

  少年抬起她的双手,握紧弩箭,朝卢鹤笙的方向再度搭箭。

  这一次的羽箭,与上一根全然不同。

  射速更快,靶心更准,力道之大,几乎半支箭都没入了卢鹤笙的脖颈。

  倒在雪地里的男人,抽搐了几下,就再也不能动弹。

  鳐鳐呆愣许久,才不解地望向魏化雨。

  少年亲了亲她的脸蛋,“放虎归山这种事,我魏化雨从来不做。小公主可也得记牢了,去魏北之后,杀人可以,但必须斩草除根,一丁点生机,都不能留给对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