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80章 你若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

第2080章 你若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4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除夕过后,紧接着便是上元佳节。

  宫里早已开始布置,各色彩灯游龙走凤也似,把皇宫妆点得十分热闹繁华。

  鳐鳐这半月倒是没去看热闹,只整日闷在雍华宫暖阁,寻思着在出嫁前,抓紧时间为凤樱樱物色一个好点儿的夫婿。

  上元节傍晚,她正翻画册翻得起劲儿时,杏儿匆匆进来,“公主,魏帝陛下到了,说是要领你去承庆殿那边看热闹。”

  “这皇宫的上元节我又不是没过过,年年岁岁都那样,不过大臣们聚在一块儿吃个酒赏个灯什么的,有什么热闹可看?”

  鳐鳐摇头,目光仍旧盯着画册,“反正我不去。”

  杏儿恨铁不成钢地盯了她一眼,正欲去转告魏化雨,谁知刚转身,就看见对方已经负着手踏了进来。

  她惯是有些害怕这个少年,于是福了福身子,紧忙退了出去。

  魏化雨从鳐鳐手里夺过画册,“他人制造出来的热闹,自是没什么可看的。自己弄出来的热闹,才叫真正的热闹。小公主当真不去?”

  “自己弄出来的热闹?”鳐鳐诧异地望向他。

  魏化雨笑得神秘,“卢鹤笙今夜,也入宫了。两年前、两年后,他屡次三番轻薄你之仇,小公主可想报?”

  鳐鳐眼睛一亮。

  她没带任何宫女,独自跟着魏化雨登上了宫里最高的藏书塔。

  塔顶空旷,几乎可以俯瞰整座皇宫。

  小姑娘在塔顶上溜达了一圈,好奇地凑到魏化雨身边,“你说带我来报仇,可这儿什么人也没有,我到底要怎么报仇呀?”

  魏化雨搂着她的肩膀把她揽到怀里,下巴微抬指向一个方向,“瞧瞧,那不就是人?”

  鳐鳐下意识望过去。

  因是上元节,所以宫中灯火通明,亮如白昼。

  只见远处的宫巷内,身着锦衣的公子,右腿残废,正拄着一根拐杖,艰难地在巷道内行走。

  不是卢鹤笙,又是谁。

  鳐鳐挑眉,“他怎么会在这儿?”

  “那尘垢秕糠的玩意儿虽被褫夺官爵,可到底是官宦出身,自然是想随他父亲入宫,也来宫宴上热闹热闹,好昭显身份。只可惜,他干了那等事,你皇兄如何能容纳他待在承庆殿,自然是叫他自个儿滚出皇宫。”

  魏化雨眉眼弯起,望向卢鹤笙的目光,犹如是在看一条丧家之犬。

  鳐鳐道了句“活该”,旋即道:“你说带我报仇,可咱们与他离得这样远,如何报仇?魏化雨,你是不是又在诓骗我?”

  “没大没小的东西,”魏化雨刮了下她的鼻尖,“我什么时候诓骗过你?瞧瞧这是什么。”

  说着,从怀中取出一只精巧的工具。

  鳐鳐接过,认真打量半晌,“这是……十字弩?”

  只是瞧着,却比十字弩要小许多。

  “在十字弩的基础上做了改进,射程更远,羽箭威力更大。”

  魏化雨说着,后退一步。

  他的胸膛紧贴着鳐鳐的后背,抓住她的两只手,教她摆出正确的射箭姿态。

  线条完美的下颌,轻贴着鳐鳐的发顶。

  他低头吻了吻鳐鳐的发心,旋即抬眸,唇角轻勾:“你猜,能不能射中他?”

  鳐鳐睁着一双琥珀色圆眼睛,拿弩箭的手,有些微发抖。

  虽则她看起来总是凶凶的,可色厉内荏,皮囊底下躲着的,分明是个懦弱的灵魂。

  叫她提刀杀人,她手软啊!

  而魏化雨似是看出了她的心思,握着她手的双手,越发用力。

  他叼住少女的耳垂,嗓音低沉含混:“我的小公主,魏北可没有中原这般安逸。那个地方蛮横得紧,你若不杀人,就会被人所杀。所谓的同情与怜悯,不过是放虎归山。所以,这卢鹤笙,你杀是不杀?”

  他亦没有办法保证,能够十全十护得鳐鳐妥善。

  所以,让她自己坚强起来,乃是他调教鳐鳐的第一步。

  近在耳畔的轻言细语,令鳐鳐几度恍惚。

  她盯着远处宫巷里的那个男人,抿了抿唇瓣。

  她,

  也希望她自己能够强硬一些。

  小姑娘眉眼俏丽却不失英气,握着弩箭的手,终于不再颤抖。

  ……

  另一边。

  承庆殿内歌舞升平,臣子们觥筹交错,共同庆祝上元佳节,气氛十分热烈。

  就在舞姬们甩着宽袖,展示着仪态万妙的舞姿,而群臣目光都巴巴儿地贴在她们身躯上时,一道不那么和谐的声音忽然响起:

  “启禀皇上,微臣有事启奏!”

  君念语看向李秀缘,眼底划过一抹期待已久的亮色,抬手示意歌舞暂歇。

  李秀缘行至大殿正中央,面容仍旧平静,“微臣要参奏一个人。”

  “今夜上元佳节,李爱卿有什么事,若不是那么紧要,不妨留到明日再说。”

  君念语抚玩着一柄玉如意,说着独属于帝王的客套话。

  “回禀皇上,兹事体大,微臣认为绝不能再拖延下去。”

  他说完,群臣的心,已然从刚刚歌舞升平中收回,紧张地盯向李秀缘。

  谁都知道这位年纪轻轻的户部侍郎在朝中堪称两袖清风、刚正不阿,平日里虽是户部的人,然而有事没事儿就参奏朝臣的事情,可不曾少干。

  这大过年的,鬼知道他又开始参奏谁了!

  群臣提心吊胆,坐在其中的卢明至,却捋了把胡须,笑滋滋地瞅着李秀缘。

  他折了一个儿子,好在女儿有本事,给他寻了个这般出众的女婿!

  瞧瞧,虽只是侍郎,可百官谁敢不给他面子?!

  他正高兴着,很快听到小皇帝问道:“不知李爱卿要参奏谁?”

  而他的好女婿,立即道:“回皇上,乃是吏部尚书,臣的岳父,卢明至!”

  百官哗然。

  所有人都目光迥异地望向卢明至。

  卢明至更是呆了,不可思议地看向李秀缘,“秀缘,你可知你自己在说什么?!”

  君念语唇角微不可察地勾起,“李爱卿?”

  李秀缘面无表情,脊背挺直,就那么直直跪了下去。

  他拱手,掷地有声:“启禀皇上,微臣今夜参奏之人,乃是吏部尚书,臣的岳丈,卢明至!”

  卢明至霍然站起,因为不可置信与愤怒,一张老脸抖动得极为厉害,“李秀缘,你疯了是不是?!”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