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79章 在妙妙的余生里

第2079章 在妙妙的余生里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8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3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而他的风姿气度着实不凡,如鹤立鸡群般与周遭的人群格格不入,引来无数妇人姑娘的屡屡注目。

  他,

  是仅凭外貌与风度,就能叫姑娘们倾心的男人呢。

  街边有叫卖的胭脂的姑娘,鼓着勇气喊道:“这位爷,胭脂要不要?给夫人捎带一盒胭脂吧?”

  试探性的话语,叫卖胭脂是假,拐着弯儿征询他可有妻室才是真。

  男人顿步在胭脂铺前。

  目光扫试过盒盒罐罐,不知想到了什么,他的眉梢浮现出浅浅的温柔来。

  他从宽袖中取出一锭银子,随意挑了个珐琅彩瓷盒盛装的眉黛,便抬步离去。

  售卖胭脂的姑娘,只嗅得空气中残留的龙涎香。

  再抬眸,那个恍若天神般的男人,已经消失在了熙攘繁华的长街上。

  昔日的国师府已经换了匾额。

  “君府”两个大字,透着铁画银钩的古朴,可见题写之人的劲道与强势。

  买过胭脂的墨衣男人,双肩落雪,出现在了君府门前。

  他仰头,望向檐下的灯盏。

  因是过年,所以挂的乃是两盏崭新的红绉纱灯笼。

  灯笼上贴着大大的“福”字,落笔圆润可爱,隐约能够想象得到题字人写这个字时娇憨可爱的形态。

  男人凛冽的眉梢,不觉染上更多的温柔。

  他拾步上阶,推门而入。

  偌大的府邸内,檐下皆挂着明亮的灯盏。

  庭院收拾齐整,房廊窗槅更是纤尘不染。

  他沿着抄手游廊,熟稔地往蘅芜苑而去。

  他没叫人在府中伺候,一切事宜,皆亲力亲为。

  破损的门环墙壁,他来修葺。

  损毁的花草树木,他亲手重种。

  便连那丫头摔弯的发钗,他也愿意仔细修补。

  满腹诗书、博闻强识的男人,沙场嗜血、征伐四方的男人,放下了皇位,放下了江山,放了下艳惊天下的才华,只心甘情愿陪着他心爱的女人,安身在这小小一隅。

  踏进蘅芜苑,推开屋门,只见那个小女人正舒舒服服地窝在罗汉床里,边吃着甜糕,边翻看小佛桌上的画册。

  约莫是看到了可笑的地方,小女人连嘴角边的糕点碎屑都忘记擦拭,只傻兮兮地笑出声儿。

  她穿绯色琵琶袖的袄裙,鸦色长发用一柄红玉珠钗慵懒挽起,白腻如雪的肌肤吹弹可破,清丽容颜令人心醉,仿佛非是人间物。

  她专注着小佛桌上的画册子,因此低垂眼睫,琥珀色瞳眸清澈见底。

  大约又看到了紧张处,因此朱唇微启,两颗雪白贝齿忍不住地咬住嫣红唇瓣,在那饱.满.柔软的地方印出两颗小小的牙印。

  君天澜看了半晌,才终于踏进门槛。

  掩上门,他褪下大氅,拂净上面的落雪,才把大氅挂到了木施上。

  “在看什么?”

  他声音温温,走到女人身后,把她抱到怀里。

  因为这一天都待在寝屋中的缘故,小女人身上暖和和的,带着一股子天然的雪莲香,抱起来十分舒服。

  “别闹,我正看到精彩处呢。”

  沈妙言轻蹙眉尖,用胳膊肘推了推君天澜。

  她已然恢复了神智。

  当年赵国寒鸦渡一战,她被凤北寻的羽箭射伤,从塔上坠落,脑袋磕到了石头,因此有段时间失了神智,忘记了许多人。

  可经过这五年的修养,君天澜带着她走遍了天下河山,遍访名医,甚至还去了莲澈的琼华岛寻医问药,终于一点一点,唤醒了她的神智。

  男人亲了亲她的脸蛋,变戏法儿般掏出那盒胭脂,“刚在街上买的,我给妙妙画眉?”

  “大半夜的,画什么眉?”

  沈妙言嗔了声,却顺势夺下那盒眉黛,侧目笑道:“四哥越发抠门儿了,临近新年,怎的却只送我一盒眉黛?”

  君天澜挑眉,伸手擭住她的下颌,“我过去倒是不知,我的妙妙竟这般嫌贫爱富的……怎么,莫不是看我没了江山,欲要嫁给其他富贵公子?”

  提起这个,他就一肚子的火。

  他去年才带着妙妙搬回这座府邸,因着妙妙生得嫩,看起来与他不像是夫妻,却像是兄妹。

  因此,左邻右舍有那好事的媒婆,巴巴儿地就拎着礼物上门,说是要给他妹妹寻一门好亲事,还说什么他妹妹生得美,定然能嫁进高门大户。

  气得他连茶都不曾招待,直接把那群媒婆撵了出去。

  沈妙言歪了歪头,伸手戳了下男人冷峻的面庞,“再胡说,今夜不许你上我的床。”

  “好,不胡说。”男人的态度立马软下来,献宝似的,从怀中取出一张折叠整齐的宣纸,“你瞧瞧,这是什么?”

  说着,给她把宣纸展开来。

  两尺来长的大幅宣纸,红纸金字,题写着公主的婚事。

  “我刚在官府门口摘下来的,乃是鳐鳐大婚之事。她到底没能遂我所愿嫁给花思慕,反而嫁了魏化雨……”君天澜剑眉微蹙,“你说,那小子为何千里迢迢前来求娶鳐鳐?莫非是在酝酿什么阴谋?”

  “阴谋、阴谋,你就知道阴谋!”沈妙言把大红喜纸贴在心口,语气颇有几分傲娇,“鳐鳐的容貌随我,自然好看得很。小雨点娶她,肯定是觉得她长得美呗!他俩从小一块儿长大,鳐鳐嫁给他,我很放心呢。”

  君天澜对这番话颇为无语。

  然而到底是发了誓要宠着的娇妻,他哪里敢顶撞了她,只得把她抱得紧紧,温声道:“我瞧喜报上说,婚期订在开春,妙妙可要回镐京瞧瞧?”

  “自然要。”沈妙言转过身,双手环住男人的脖颈,亲昵地吻了吻他的下颌,“这是我余生里,最重要的事情之一,怎能错过?再说,我也很想念镐京的那些朋友呢。”

  “那,等过完正月初一,咱们就动身北上?”

  “嗯!”

  沈妙言眉眼弯起,全然是幸福模样。

  君天澜摩挲着她的细腰,觉得跟她怎样亲热,都不会腻歪。

  他凑近她的脸蛋,带着玩味,含笑问道:“在妙妙的余生里,其他重要的事是什么?与我白头偕老,又排在第几重要的位置上呢?”

  他离得如此之近,近得沈妙言能感受到他的呼吸,能看清楚他瞳孔里所有的感情与颜色。

  尽管他们是多年的夫妻,可她仍旧忍不住红了小脸,自有股天然的少女般的娇羞,如水莲也似。

  她别开视线,声音小小:“那你猜呀……”

  “我君天澜若排第二,谁敢排第一?”

  君天澜霸道说完,大掌扣住她的后脑,强势地吻上了她的唇。

  屋中温暖如春。

  雕窗外的细雪,还在簌簌落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