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77章 那只不安分的手

第2077章 那只不安分的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2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连他的父亲卢明至也受到了牵连,被罚禁足府中,上元节才能出府。

  父子俩面如死灰地离开了宫闺,乘坐马车一路回到府中,却是一路无言。

  等踏进府邸,卢明至不知从哪儿抽出一根木棍,陡然敲打到卢鹤笙身上,“没用的东西!瞧瞧给你爹我惹了多大麻烦?!如今前程也毁了,你高兴了?!”

  卢鹤笙本就不痛快,在卢明至打第二棍时,直接抬手握住木棍,“爹也好意思说我?你自己后院中侍妾少了吗?从前还未入镐京城时,有少抢民女吗?!”

  “你爹我抢的是民女,不是公主!”

  卢明至厉声大吼。

  卢鹤笙冷笑,“上行下效,不过如此!”

  “孽障!你这个孽障!”

  卢明至吼着,不顾一切地抡起木棍,再度打向卢鹤笙。

  关键时刻,李秀缘不动声色地出现,一手握住木棍,淡淡道:“事已至此,岳父大人再如何发怒也是无用的。如今家里出了这样大的事,小婿认为,咱们还是坐下来,仔细商量将来出路,方是正经。”

  他生得姿容秀丽,瞧着书香气浓,乃是温润君子的模样。

  卢明至看着他就觉得舒心,因此扔下木棍,叫小厮把自己那不省心的儿子带进去,才扶着李秀缘的肩膀,感慨道:“我卢家遭逢此难,未来数年在朝堂上必定寸步难行。卢府的一切,还得仰仗秀缘你了。”

  李秀缘微微一笑,“小婿视卢府为自己家,岳父大人若有任何需要帮助的地方,我李秀缘定然竭力而为。”

  卢明至越发觉得他顺眼。

  老头子想起自个儿在朝堂上的政敌——张祁云那一派朋党,于是带着他往书房而去。

  他边走边道:“当今镐京,分为三大势力。一是随同太上皇统一中原的那拨新兴权贵,如张祁云,如花容战,如韩棠之等。二是原本就在镐京城扎根的老一派世家,如薛家,程家,谢家,顾家。三,就是在地方上政绩斐然,因此被升迁到镐京的家族,如咱们家。”

  他顿了顿,又道:“如今朝堂瞧着安稳,可皇上分明是借着三派势力的倾轧,暗暗地剔除异己呢。你别看皇帝年幼,可朝臣们如何,他心里门儿清。”

  李秀缘笑了笑,没说话。

  两人很快行至卢明至的书房。

  守在书房外的侍卫,恭敬地为两人打开门。

  “老夫纵横朝堂多年,所遇棘手政敌无数,却无一有如张祁云那般难缠者。他最近盯老夫盯得厉害,因此老夫不得不做点儿防范。这里是张祁云利用权柄,为他张家商铺谋利的证据,你拿着。”

  卢明至说着,把书桌屉子深处的一本册子,递给了李秀缘。

  李秀缘收到怀里,“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定然好好利用这册子,给张祁云添点儿堵。”

  “我自然信任你的能力。”卢明至说着,想了想,又从宽袖中取出钥匙塞到他手里,“这是我书房的钥匙,从今往后,你可自由进出老夫的书房,翻看朝堂里的各种密辛。我相信,会对你未来的路有帮助的。”

  他说着,望向李秀缘的目光充满了信任。

  毕竟,他唯一的儿子再也无法进入朝堂为官,他唯一的期望,便只有这个女婿了。

  因此,他是打算好好栽培李秀缘的。

  李秀缘垂眸望着掌心那把黄铜钥匙。

  他慢慢攥紧五指,笑容恭顺:“岳父大人放心,小婿定然好好翻阅书房各种卷宗文案,绝不辜负岳父栽培。”

  不知是错觉还是其他,卢明至觉得这个女婿脸上的笑容,似乎有点诡异。

  除夕的月色,透过雕窗洒落进来。

  他摇了摇头,暗道定是今晚所受打击过大,怕是眼花了。

  除夕虽要守夜,可到了后半夜,很多人都撑不过去,因此皆都去睡了。

  卢府内安安静静。

  只有一道挺拔如竹的身影,手提灯笼,慢条斯理地穿过游廊,往书房这边而来。

  他身着素衣,肩上披着件深色大氅,正是李秀缘。

  守在书房门口打盹儿的侍卫被他惊醒,诧异地望向他。

  李秀缘亮出卢明至给的钥匙,“夜里睡不着,因此来岳父大人的书房走走。”

  如今他算得上是卢府内顶尊贵的客人,那两个侍卫哪里敢拦他,连忙颠颠儿地任由他进去了。

  姿容秀丽的男人,把手中灯盏放到书案上。

  他在大椅上坐了,神情平静,不慌不忙地翻查起卢明至的书桌。

  翻完书桌,连带着靠墙的几排书架,也都翻了个透。

  灯盏内的蜡烛即将燃尽。

  男人拿了几根新烛,打开灯罩,就着微弱火光,把它们一一点燃。

  原本幽暗的书房,瞬间明亮起来。

  李秀缘垂眸,看向手边。

  只见书案中央,赫然放着他刚刚搜出来的一摞文书,以及一份早已泛黄发脆的卷宗。

  在这两样东西旁边,才是记载张祁云以权谋私的那本册子。

  男人秀眉低垂,毫无表情地把张祁云的册子烧了。

  继而,他小心翼翼将文书与卷宗放进怀中,抬步坦然地离开了书房。

  ……

  乾和宫。

  魏化雨大刀金马地坐在檀木镂花大椅上,骨节分明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地敲打着身侧花几。

  狭长漆眸,只定定看着站在灯架旁的少年。

  少年身穿龙袍,单手负在身后,正盯着跳跃的烛火。

  殿中安静良久,魏化雨才道:“今夜的一切,都在大舅哥预料之中吧?”

  他分明比君念语年长,然而这声“大舅哥”叫得顺溜极了,可见脸皮极厚。

  见君念语侧脸冷峻,他笑了笑,又道:“大舅哥怕也是早就看不惯卢府了,才会任由李秀缘娶卢金枝,好借他的手,对付卢家。小小年纪,心眼儿却忒毒,不愧是君天澜养出来的。”

  君念语拿起金蛟剪,慢条斯理地剪短一根烛芯,“身为君王,卧榻之侧,岂容他人酣眠?卢家勾结外族,该死。”

  他在几年前,就从魏化雨的私人书信里,得知了卢家与魏北宋家勾结的事。

  宋家胃口不小,不止觊觎魏北的皇座,甚至都把手伸到大周来了,妄图利用卢家窃取大周朝堂的情报,好在数年后得以利用,攻伐大周。

  他们既欢喜把手伸得这样长,他这位大周的主人,自然也愿意拿长刀替他们把那只不安分的手,

  斩掉!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