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76章 如果此生注定需要仰望

第2076章 如果此生注定需要仰望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1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河面翻滚,硝烟弥漫,他被河浪狠狠拍进了水底!

  再度钻出水面时,他却仍旧笑得淳朴而灿烂,目光所及,永远是夜穹之下,那个清清冷冷的少女。

  他穿越极寒的河水,穿越未知的生死,

  哪怕明知道这个女孩儿或许并不需要他相救,可他仍旧来了。

  在他眼里,

  她是高高在上的神女,

  如果此生注定需要仰望,

  那么他愿意仰望,愿意守护,更愿意信仰。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来自魏北深处的少年,自幼学习奇门八甲、五行算数,习得一身本领,却也保留了一颗最淳朴的心。

  多年前的相遇若仅仅只是心动,那么这一年冬天,她从花好月圆楼纵身而下的惊鸿一瞥,便算是爱上。

  道袍少年灰头土脸,在水中沉沉浮浮,一双眼只定定盯着那个看似高不可攀的少女。

  君佑姬慢慢望向程承,“你输了。”

  程承目光复杂,始终盯着水里的风玄月。

  他算漏了这个男人。

  或者说,他从一开始,就根本没把这个男人算到他的计划里。

  他缓慢摩挲了下指间系着的那缕白发,沉默。

  “你我虽非君子,可我觉得,你当会守诺。”君佑姬往前踏出一步,侧目瞥向程承,“程承,今夜之事我会替你掩盖过去。从今往后,你我再无牵扯,可好?”

  程承仍旧沉默。

  他能说什么呢,

  他输了啊!

  君佑姬正欲凌空而下,不知想到什么,又回头道:“对了,你有句话错了。或许我不合群,可我并不愿意永远沉沦在黑暗中。哪怕只有一点光,我也愿意扑上去……奋不顾身。”

  她说完,白衣猎猎,径直落向河面。

  河水里,风玄月狗刨水的姿态实在辣眼睛得很。

  他来自荒漠,本就不善凫水呢。

  君佑姬抓着他的一只手,足尖点着水面,如同黑夜里的一只白鸟,曲线优雅,轻快地朝远方掠去。

  寒风从两人耳畔呼啸而过。

  风玄月仰头望向君佑姬。

  少女霜发童颜,烟花下,美得惊心动魄。

  心跳极快。

  他害羞地捂住心脏位置,暗道今晚得多颂几卷道德经,恐怕才能睡得着了。

  而君佑姬始终目视前方。

  无论多么孤僻、多么坚强的女孩儿,在看似走投无路之际,大约也总想着,会有容貌倜傥英俊的少年骑白马逆光而来,奋不顾身地救她。

  君佑姬低头望了眼灰头土脸的风玄月。

  虽然前来救她的少年,既没有白马,也没有倜傥英俊的外貌,可是……

  朱唇,忍不住地弯了下。

  可是,

  有人来救她,

  她就已经足够开心了。

  ……

  即将沉沦的龙船上,程承静静目送两人的身影落在遥远的河岸上。

  片刻后,他抬头,望向天空。

  已过子时,是新的一年了。

  烟火五颜六色,大片大片盛开在天穹上,极为绚烂夺目。

  可是,任这天下成千上万种颜色堆积起来,在他眼里,都不如那个少女,那一抹纯白来得好看。

  他笑了笑,指尖摩挲过无名指上绑缚的一缕雪色长发,终是在这跨年的热闹里,发出了一声轻叹。

  他,

  终究是输了啊。

  ……

  而卢鹤笙还不知晓自己费尽千辛万苦弄来的炸药,不过都是在给旁人作嫁衣裳。

  他还巴巴儿地等在城郊,只盼着所有龙船炸毁后,程承能应约把鳐鳐送到他身边,好叫他带着美人双宿双飞。

  只可惜,没把美人等来,倒是等来了一队官兵。

  为首之人正是程承。

  他淡淡吩咐:“把他拿下。”

  卢鹤笙呆住。

  他右腿废了,狼狈不堪地被侍卫从马车上押下来,挣扎之中朝程承怒喊:“程承,你坑我?!”

  “不敢。”程承从马背跨下来,负着手走到他跟前,“有人在龙船上绑缚炸药,使得龙船爆炸。皇上大怒,仔细审问过刺客后,那刺客招出,今日之事,皆是你于背后指使。目的,乃是为了劫走公主。卢鹤笙,你若有什么冤屈,还是到天牢里去说罢。”

  他说完,卢鹤笙越发暴怒,挣扎着喊道:“今夜之事,分明是你程承主使!怎么,事发了,却想着推到我头上来?!你信不信我进入天牢之后,把你跟我说的话全部兜出去?!”

  在场侍卫,皆是程承心腹。

  因此,他们仿佛未曾听见般,只是低头不语。

  程承缓步走到他跟前,伸手擭住他的脸。

  他直视着卢鹤笙的双眼,英俊的面庞上,半分表情也无,“今夜之事,你若尽数承认下来,我或许可以帮你出狱。否则的话……”

  男人表情冷酷了几分,“你该知道,天牢是谁的地盘。”

  “弑君之罪,你叫我一个人担下来?!”卢鹤笙气得肝胆俱裂,“程承,你是不是把我当傻子?!”

  “被炸毁的龙船只有一艘,且不是圣上乘坐的。”程承面无表情,淡漠地给卢鹤笙理了理衣冠。

  他凑近卢鹤笙的耳朵,声音压低了几分,“你若认了,凭着你们卢家积攒数百年的功德,再加上我从旁协助,圣上必定从轻罚你。顶多,褫夺官爵罢了。若非得把罪名扯到我头上,程家与薛家,皆不是吃醋的。”

  程家本家底蕴深厚,再加上他曾师从薛远,因此他的身份之贵重,自然远远不是卢鹤笙之流能够比拟的。

  卢鹤笙哪怕不顾及他们程家,可却也得想想薛远。

  这么多年来,薛远一手掌控大理寺,不知替皇帝处理了朝中多少不规矩的臣子。

  提起薛远,饶是卢鹤笙,都得变脸。

  纵便他现在把程承咬下水,可这桩案子最终都得从薛远手里过,届时,他怕是不好被判个好下场。

  卢鹤笙只沉默了几瞬,就点头应下了程承的要求。

  始终面容冷淡的男人,低笑两声,拍了拍卢鹤笙的面颊,抬步离开。

  结果,今夜护城河畔的除夕宴,终于没能顺利举办下去。

  烟花放了一半,君念语就盛怒地摆驾回宫,直接把卢鹤笙唤到宫里,连带着他老爹卢明至也被牵连。

  而果然如程承所言,因着卢家积攒数百年的祖荫,卢鹤笙今晚火烧龙船的罪名,终于被从轻发落,只褫夺了官爵,以及被勒令再不得从政。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