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73章 一场没有救赎的试探

第2073章 一场没有救赎的试探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4:0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你别乱出——”

  鳐鳐急了,刚喊出声,扭头就瞧见来人正是魏化雨。

  少年身着墨衣,盘膝坐在她身后,笑眯眯地教她出牌。

  他笑起来的时候很好看,深邃的眉眼弯弯的,纯粹凛冽,如同大漠上初升的月牙儿。

  鳐鳐发呆的功夫,少年已经替她把剩下的牌打了出去。

  毫不意外的,给鳐鳐赢了这一局。

  鳐鳐喜不自禁地数着银票,忍不住朝魏化雨露出个甜甜的笑脸。

  魏化雨摸了摸她的脑袋,抬眸望向君佑姬,“对了,外面有人寻你。”

  “谁?”

  君佑姬面无表情。

  “好似是叫……程承?说是发现了什么东西,叫你过去瞧瞧。”魏化雨只是个传话的,因此并不在意程承发现了什么东西。

  他把鳐鳐揽在怀里,伸手替她洗牌。

  君佑姬蹙了蹙眉尖。

  除夕夜,皇帝御驾出宫看烟火,乃是头等大事。

  安全便成了第一紧要的事情。

  而今夜护城河这边的安全,乃是由程承与鬼市一手包揽的。

  如今程承说发现了什么东西,她虽不愿与那人见面,可也得过去看看才能安心。

  因此,她站起身,寒着小脸抬步离开了雅座。

  ……

  身姿清冷如霜的少女,出现在了甲板上。

  寒风扑面,可她裙摆猎猎,瞧着,竟比那风还要冷。

  她面无表情地盯着立在船舷边的程承,“你找我,作甚?”

  程承一身细软铠甲,指着不远处的另一艘龙船,“在那里抓到了个人,你过去同我一道审审?”

  “这种事,程大人自行去审便是,何必找我?”君佑姬说完,就转身欲要返回楼上。

  程承三两步上前,一把攥住她的手腕。

  他盯着她的背影,“若那刺客不能够使你感兴趣,想来,他身上所携带的玩意儿,应能使你感兴趣。”

  “放手。”

  君佑姬冷声。

  在她眼里,没什么事情,大过和鳐鳐她们守岁过年。

  一个刺客罢了,既已被抓住,任他身上带着什么东西,还能掀出天大的风浪来不成?

  程承轻笑一声,“君佑姬,他身上,捆着大量炸药。”

  “炸药”两个字,令凉薄淡漠的少女,身形一震。

  大周严令禁止私人走私炸药,镐京城更是多年不曾出现过炸药,今晚怎么会……

  程承微笑,“郡主可要去那艘龙船,与我共同审问刺客?听闻你们鬼市刑讯手段一流,我个人的话,怕是审问不出什么名堂呢。”

  君佑姬寒着脸,被迫同他乘坐一叶小船,往那艘龙船而去。

  登船后,君佑姬才注意到这艘龙船内乘坐的,大抵都是镐京城贵族的贵妇,正三三两两围坐在一块儿,大抵都是想给自家孩子寻姻缘的。

  她无视这些碎嘴的妇人,随同程承踏进船舱。

  船舱比不得甲板和楼阁精致,里间弥漫着久不见太阳的霉味儿,只粗糙点着些油灯,只能把船舱内部看出个大概。

  君佑姬抬袖遮掩住口鼻,秀眉微蹙,顺着木质台阶下来,就看见程承的手下正紧密看守着一个浑身湿透的男人。

  那男人哆嗦着坐在地上,手脚皆被捆绑,身侧扔着个很大的油纸包。

  少女上前,凑近那油纸包,敏锐地嗅闻到了里面的火药味儿。

  她盯了眼那个男人。

  男人容貌寻常,打着哆嗦,避开了她的视线。

  程承倚靠在船柱上,声音淡淡:“我无聊往水底张望时,借着灯火,看见这人鬼鬼祟祟地潜伏在水里。我遣了水性极好的人下去把他捉了来,就发现他身上捆绑的火药,若我没猜错,他似乎是打算把这捆火药绑在龙船底部。”

  这原是他和卢鹤笙的计划。

  卢鹤笙照他的吩咐,乖乖想办法从天香引弄来大量炸药,又寻了死士把炸药绑在所有龙船底下,原是打算好好干一票大的。

  谁知道……

  他所有的行为,不过都是在为程承铺路。

  靠在船柱上的男人,眼中只有君佑姬一人。

  他的眼底是浓得化不开的黑暗。

  谁也不知道,

  今日这场局,

  于他而言,

  乃是一场没有救赎的试探。

  君佑姬围着那个死士仔细检查了一遍。

  片刻后,她面无表情地抬手,示意这里的侍卫都退下。

  几名侍卫,犹豫地望向程承。

  男人颔首。

  于是偌大的船舱里,便只剩下他们两人。

  君佑姬缓缓开口:“原以为经过城南山庄的事,你会有所长进。没想到,你仍旧死性不改。”

  程承轻笑,“郡主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

  “第一,为保证圣上安全,此段护城河早已于三日前,就严令禁止外人闯入。除了我鬼市,只有你程承才有放刺客进来的可能。第二,弄到炸药的途径很难,但并非没有。据我所知,最近兴起的天香引来路不明,背景庞大。他们,应可以轻而易举弄到炸药。天香引在朝堂上扶持的乃是卢鹤笙,而你程承,曾于半个月前的丑时三刻,进入过卢府。”

  少女霜发童颜,转身看向程承,“综上,据我推测,你应当已与卢鹤笙联手。我说的,是也不是?”

  油灯光晕幽微。

  她站在光中,冰冷得如同霜雪铸就。

  霜色睫毛轻颤,却也美得惊心动魄。

  高大英俊的一品带刀侍卫统领,靠在船柱上,静静注视着这个女人。

  寂静中,他勾唇笑了笑,承认得格外大方:“是。”

  君佑姬似是没料到他的坦诚,朱唇抿了抿,一时间竟无话可说。

  油灯的跳跃中,少女似乎终于觉得留在这里已经没有意义,于是抬步走到男人跟前,“那么,把你这些计划告知于我,你又在图谋什么?须知,你我之间,永无可能。”

  她是直视程承双眼说出“永无可能”的。

  淡漠,凉薄。

  带着彻底摧毁这个男人爱慕的决心。

  哪怕今后嫁不出去,她也不愿意将就。

  这是女子难得的风骨,却也是佑姬烙印在骨子里的性格。

  程承轻笑,伸手捉住她雪腻嫩滑的下颌。

  他凑近她的脸,“君佑姬,知道否,你愈是拒绝我,我便愈是对你感兴趣。对男人而言,得不到的,才是最好的。今夜除夕焰火,只要我愿意,护城河上的所有人,都能为咱们陪葬。咱们这么多人共赴黄泉,你欢喜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