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67章 魏文鳐,她是朕的女人!

第2067章 魏文鳐,她是朕的女人!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4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风雪很大。

  卢府鹤芳汀的热闹声隐约传来,越发衬得一湖之隔的芷容亭寂静幽然。

  芷容亭乃是一座建在湖面上的亭台,红漆雕花,精致卓雅。

  此刻,身着青色窄袖缎袍的男人,正面无表情地负手立在亭中。

  有细雪吹入亭中,温柔落于他的双肩上。

  湖雪一色,风姿卓绝。

  魏化雨一袭墨衣劲装,腰间挎着把弯刀,慢条斯理地沿着湖上栈道,往芷容亭而去。

  狭长漆眸注视着李秀缘的背影,弯起了玩味的弧度。

  他很快踏进亭中。

  李秀缘不曾回头,仍旧注视着湖面,声音寡淡:“卢府中眼线颇多,你约我至此,我所冒风险很大。有什么事速速说了,我必须马上离开。”

  少年一只手放在刀柄上,盯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忽而歪头一笑。

  “有什么事?”他轻声,“你说我找你,能有什么事?!”

  话音落地,他身影骤然一动!

  竟是一脚恶狠狠踹在了李秀缘的后心窝上!

  李秀缘猝不及防,整个人宛若风中落叶,在空中画了个漂亮的弧线,便惨烈地落进了冰冷湖水里!

  魏化雨靠在扶栏上,眉宇间都是戾气,“好好的盟约不肯遵守,偏要栽赃陷害鳐鳐,说什么她害卢金枝小产……李秀缘你怕不是忘了,魏文鳐,她是朕的女人!”

  少年掷地有声,欣赏了片刻李秀缘在水中挣扎的狼狈姿态,就潇洒利落地转身走了。

  李秀缘被迫灌了好几口冷水,目送这个不按套路出牌的少年远去,眼底皆是凉薄怨意。

  好在他会凫水,虽在冰冷的湖水里染了风寒,然而到底还是游上岸了。

  ……

  就在魏化雨去找李秀缘麻烦时,临水船舫中。

  鳐鳐困觉又不择床,在魏化雨离开后不久,就睡得酣实了。

  因此未曾察觉,几道脚步声,正悄悄摸摸地上了船舫。

  卢鹤笙动作极轻地推开镂花屋门。

  视线极快扫过屋内。

  只见他梦寐以求的美人,正酣睡在绣榻上,一只手从缎被里探出,宽袖滑落露出一截白如鹅脂的细臂,纤细匀亭,五指纤纤,指尖是淡粉微红,格外诱人。

  卢金枝把他推进门,给了他一个眼神。

  卢鹤笙会意颔首。

  他从袖管里掏出几块香料扔进香炉,小心翼翼地点燃。

  带着甜意的欢情香,立即弥漫出来。

  卢金枝替他俩把门掩上,喜滋滋地离开了船舫。

  早在魏化雨和魏文鳐踏进卢府时,她就遣了侍女暗中盯着着两人。

  一旦魏文鳐落单,那就是他们下手的时刻到了。

  如今兄长睡了魏文鳐,等会儿她再领着众人前去观看,必定能坐实魏文鳐失身给她兄长这件事。

  到时候再让父亲请旨赐婚,魏文鳐那个小蹄子还不是得乖乖进他们卢府的门?!

  而她是卢府正正经经的大小姐,魏文鳐算个什么玩意儿,还不是任由她磋磨!

  她打得好算盘,殊不知她与卢鹤笙的行径,尽数落入暗处的一双眼。

  花思慕站在岸边高楼上,丛林掩映中,难以被任何人察觉。

  此时此刻,昔日桀骜不驯、鲜衣怒马的少年,身着鹅黄缎袍,腰悬佩玉,竟是格外的温润内敛。

  这些时日以来,他仔细反省了自己,也想清楚了鳐鳐和魏化雨的婚事。

  那个小姑娘欢喜魏化雨,他又能如何呢?

  放手,才是尊重。

  他晃了晃手中酒盏,目光再度落在卢金枝的背影上,眼底不觉流露出一抹厌恶。

  而他身后,白圆圆正百无聊赖地把玩一株药草。

  见他久久不出声儿,少女忍不住道:“我刚刚问你的事,你还没回答呢。”

  “嗯?”少年语带敷衍,“你也说开春才要走,那么你的事,等开春再说罢。我现在,有更紧要的事情要办。”

  说罢,放下酒盏,从窗户一跃而下。

  白圆圆偏头看他,少年已经消失在了窗外。

  她抿了抿唇,秀美的面庞上,不觉浮现出一抹淡淡黯然。

  ……

  花思慕本待前往船舫,只是行了数十步,却又顿住。

  他沉吟片刻,忽而转身。

  只见魏化雨就坐在他身后的大树上,一手拎着酒壶,优哉游哉的模样,显然是早就知晓卢鹤笙兄妹会去打鳐鳐的主意。

  更知晓,他花思慕会前来救人。

  他们虽是同龄人,然而花思慕不得不承认,眼前人心思深沉更甚于他。

  不愧是从魏北那修罗场中厮杀出来的男人。

  他默了默,淡淡道:“现在卢鹤笙独自待在鳐鳐的寝屋,你最好……过去看看。”

  魏化雨笑容玩味,“怎么,花兄想开了?不与我争鳐鳐了?”

  “五年,我与她虽是名义上的未婚夫妻,可实际上,相处方式却更像是兄妹。她在我眼中,与小妹妹一般可怜可爱。”花思慕随手折下一根树枝把玩,“魏化雨,你放心,这五年,我从不曾轻薄过她。她干干净净,值得你待她好。”

  一番话,算是推心置腹了。

  魏化雨敛去脸上那多余的轻佻表情,从树枝上跃了下来。

  他走到花思慕跟前,“一起去船舫瞧瞧?想来,你也很厌恶卢鹤笙吧?”

  花思慕丢掉树枝,笑容无奈,“我想,鳐鳐大约更希望,是你一个人去救她。”

  魏化雨便不再强求,抬步往船舫而去。

  花思慕注视着他的背影。

  这些年来,他其实也有关注魏北那边的消息。

  十二岁就继承皇位的魏化雨,一开始那张皇位也并非坐得很稳。

  在战乱中发家的豪门氏族太多,想要取代他成为魏北皇帝的人同样不在少数。

  他守着皇位,守着权势,小小年纪就拼杀在修罗场中,练就了比谁都要坚韧的心智。

  他眯了眯眼,看见大雪落于湖面,那个年纪正好的少年,红带墨衣,狂傲中透着沉稳,顽劣间却又处处透着魏北皇族的尊贵,周身隐隐有大漠风沙般凛冽苍茫的气息。

  他落在这镐京城里,就像是小栖在城池中的大漠孤鹰。

  当他展翅腾飞时,全天下都会看到那矫健骁勇的身姿。

  而鳐鳐,一只被圈养在皇宫五年的金丝雀,能够被他置于羽翼下保护,大约将来一定会幸福的吧?

  ,

  祝大家国庆开心!

  谢谢柠檬草宝宝的打赏嗷!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