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64章 他的小公主,不一样

第2064章 他的小公主,不一样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蹲在她跟前。

  狭长如刀的漆眸,静静看着她。

  小姑娘身姿娇小玲珑,这么跪坐着,比他蹲着还要矮一个头。

  她的眼睛很红,脸上还有干涸的纵横泪痕,看上去犹如雨打过后的牡丹,虽则艳丽,却无端可怜。

  少年拎着食盒提手的手,不觉收紧。

  他的皇位,是在浴血厮杀中坐稳的。

  手染无数鲜血,背负无数人命,亲眼看着无数人死在刀剑之下,因此对一个婴孩儿的死亡,着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感觉。

  可,

  他的小公主不一样。

  她自幼被保护得极好,加上涉世未深,所以从未触碰过人命啊。

  她嘴上总是刻薄,然而一颗心却是柔软的,比谁都要善良。

  长明灯灯火幽微,落了两人双肩。

  少年慢慢放下食盒,把她拥进怀中。

  他卸下轻薄,卸下散漫,英俊的面庞上,是从未有过的认真与温柔。

  “鳐鳐……”他仔细组织着措辞,“在你进祖庙后,我让风玄月重新去查了一下,那个婴孩儿的小产,并不是因为你。”

  鳐鳐身子一震,诧异地从他怀中抬起头。

  魏化雨取出绢帕,替她擦拭干净脸上泪痕,声音极缓:“是李秀缘。”

  琥珀色的圆瞳,懵懂又无措。

  倒映出两簇薄金色的长明灯火。

  她眨了眨眼,仍旧不解,“可,可李秀缘是那个孩子的父亲,他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余下的话无法说出口。

  怎么不可能呢,

  对待跟了他那么多年的妻子,尚能狠得下心休弃,让一个尚未出世的骨肉小产,对他李秀缘而言,又算得了什么难事?

  从前鳐鳐觉得,父母之爱,大约是天下最了不起的爱。

  她从没有想过,这世上竟然有男人,狠得下心叫自己的妻室堕胎小产。

  对生身骨肉都能下得去手,他还有什么干不出来的?

  这样的男人,真的可怕。

  太庙大殿内,地砖寒凉。

  鳐鳐下意识往魏化雨怀中缩了缩,试图从他身上找到些许暖意。

  来自风沙之北的少年,凛冽而刚强,拿惯刀剑、长满茧子的双手,沾染着无数冰冷的人命。

  却在此时此刻,动作极为轻柔地抱紧了鳐鳐。

  这是他的女孩儿,也是他的女人。

  这天下是吃人的天下,他势必要好好护着她,不叫她从别人那里受一丝一毫的委屈。

  李秀缘今日罔顾他们的盟约,栽赃陷害鳐鳐,他日,他魏化雨势必要他付出代价。

  少年狭长如刀的漆眸,映衬出两袅幽微灯火。

  在阴森祖庙中,冰冷摄人至极。

  ……

  卢鹤笙被封为忠勇侯的消息,很快传至镐京城上下。

  卢明至为了庆祝儿子封侯,特意于三日后设宴,既是想着通过宴会光耀门楣、以示恩宠,也想着三日后正好是鳐鳐登门致歉的日子。

  能叫一国尊荣的公主,亲自当着众客的面给他们卢府道歉,他觉得卢府的脸面,才算是真正捡回来。

  卢鹤笙因为那日被踹得厉害,在床榻上休养了三日,才终于把身子养好。

  原该是怨恨鳐鳐的,可这厮色迷心窍,一心想着鳐鳐那张国色天香的脸,压根儿就不曾怨过。

  反而,挖空心思般想在宴会当日设局,好彻底霸占鳐鳐。

  作为他的妹妹,卢金枝则恨透了鳐鳐和凤樱樱。

  卢府宴会前夜,她独自拥着被衾窝在床上,灯火下,那双杏眼注视着虚空,满是恶毒。

  她小产了啊,不仅小产,大夫还说,她的身体受损得厉害,怕是将来再无怀有身孕的可能。

  这就意味着,她得给秀缘找侍妾。

  然而她深爱夫君,她怎么舍得叫他宠幸别的女人?!

  可她牺牲了这么多,始作俑者不过才罚跪太庙三日,这叫什么惩罚?!

  这分明是圣上偏袒!

  卢金枝想着,忍不住剧烈咳嗽起来。

  恰逢李秀缘推门而入。

  卢金枝杏眼中立即蓄了眼泪,嗓音沙哑而娇弱:“夫君……”

  男人走到床畔坐了,轻柔地把她纳入怀中,“夜间天冷,怎的独自坐在这里?该躺下了,把被子盖严实才是。”

  温柔清润的声音,令卢金枝的眼泪簌簌掉落。

  她紧靠着男人,“夫君,我恨极了魏文鳐……都是因为她,咱们的孩子才会小产……我恨她,我好想她生不如死!”

  她并不知晓,她的孩子,是李秀缘命人了结的。

  反而,一心认定了她的仇人乃是鳐鳐。

  李秀缘垂着眼帘,眼底波澜不惊,“她终究是公主,皇上偏护,再加上即将远嫁,你我又能如何呢?”

  “明日宴会,不就是对付她的好机会吗?!”卢金枝咬牙切齿,“正巧我兄长对她颇有想法,我明日定要助我兄长一臂之力,促成他的好事!只要魏文鳐嫁进卢府,我就有的是主意,狠狠地磋磨她!”

  她说完,又仰头望向李秀缘,嗓音娇弱了几分,小心翼翼问道:“夫君,你会不会觉得我心思狠毒?”

  李秀缘直视着她的双眼,笑容温润,“不会。”

  不仅不会,

  他还会举双手赞成呢。

  卢金枝放心不少,旋即又垂下眼帘,抚了抚肚子,轻声道:“大夫说,我今后可能再也没有办法怀上孩子了……夫君,改明儿,我替你纳一房妾室吧?”

  试探性的话语。

  李秀缘唇角轻勾,在她看不见的地方,面露嘲讽。

  然而声音听着,却仍旧温柔解意:“我此生只爱金枝一人,只要你好好跟着我,有没有孩子的,有什么打紧?金枝,我啊,恨不得时时刻刻,都与你在一起呢。”

  男人说起情话,素来是撩人的。

  而面容秀丽、才华出众兼之位高权重的男人说起情话,便愈发令女子沉沦。

  卢金枝只觉自己能够嫁给李秀缘,真是不虚此生。

  她紧紧抱住李秀缘的腰,自以为对方真真正正把自己装进了心里。

  殊不知,她与这个近在咫尺的男人,分明隔了十万八千里。

  每个人的心,都是红的。

  却并非,

  都是热的。

  天色已晚。

  被卢府众人“惦记”着的少女,刚从太庙放出来,一踏进雍华宫就睡了个地老天荒,浑然不知明日宴会上,自己又会身陷怎样的麻烦。

  ,

  祝宝宝们国庆快乐!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