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63章 太子哥哥,是我冲动了

第2063章 太子哥哥,是我冲动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李秀缘?”

  鳐鳐喃喃,双手下意识攥紧裙摆,眼底更是不觉现出后怕。

  她只是打了卢金枝几个耳光,又不曾动她的肚子,好好的,怎么会流产呢?

  在她茫然而惊怕时,又有内侍匆匆进来,“启奏皇上,吏部尚书卢大人,户部侍郎李大人已经入宫,说是有急事要面见皇上!”

  君念语捻了捻手里的碧玺珠串,目光落在鳐鳐发白的小脸上,淡淡道:“还请魏帝,带鳐鳐去屏风后避嫌。”

  “自然。”

  魏化雨毫不在意,上前拖了鳐鳐就往屏风后而去。

  宽大的紫檀木八幅山水屏风,把两人的身影遮挡得严严实实。

  鳐鳐坐在圆桌边,一张清丽小脸皱成了团,手指不自觉地搅到一块儿,眼睛里都是害怕。

  她活到十四岁,从没有害过人。

  若卢金枝的胎儿果真因她而死,她这辈子,怕是都会因此耿耿于怀了。

  魏化雨散漫地坐在她对面,给她斟了盏热茶,“瞧小公主着急的,且不说那婴孩未必因你而死,便是因你而死,左不过一条人命罢了,有什么好害怕的?”

  少年口吻淡漠。

  俨然,是看惯了生死。

  鳐鳐抬眸剜了他一眼,没说话。

  没过多久,卢明至与李秀缘,来到了乾和宫。

  两人行过大礼后,卢明至又哭嚎着“噗通”跪了下去,一把眼泪一把鼻涕地控诉:“求皇上为老臣做主啊!公主她无法无天,擅闯我卢府,不仅打了老臣,还伤了鹤笙!更紧要的是,公主她,她竟然掌掴臣女,令臣的女儿受惊小产……可怜那肚中的小孩儿尚只有三个月,还未睁开眼看看这个世界啊!”

  他哭得厉害。

  君念语早已知晓事情经过,因此淡淡道:“据朕所知,乃是因为贵府欺凌凤樱樱在前,鳐鳐才有如此举动。”

  “皇上!”卢明至抬起满是泪痕的老脸,“纵便我们做错了什么,左不过一声道歉,赔那凤樱樱些金银珠宝便是!可公主如今害得是一条人命,她拿什么赔?!”

  君念语眉尖微蹙,眼底冷然,“凤樱樱乃是朕的姨母,是当之无愧的皇亲国戚。卢卿仅仅‘一声道歉’,莫非就能弥补给姨母造成的伤害吗?!”

  少年皇帝,一身风华,面对哭哭啼啼的老臣毫不示弱,只尽可能地把事情往凤樱樱身上扯,弄得卢明至哑了嗓子,竟不知该如何回答。

  哽咽了半晌,卢明至又道:“伤害凤樱樱,的确是老臣一家的错。可一码归一码,公主擅闯官邸,打伤朝廷命官,更致使诰命夫人小产,这是不争的事实。求皇上让公主出来,老臣愿意与公主当面对质!”

  君念语甩了甩碧玺珠串,目光落在李秀缘身上,“李卿如何说?”

  卢明至也望向李秀缘。

  男人身着朝服,站立的姿态犹如竹木,清俊秀丽。

  他垂着眉眼,眼角余光却落在了屏风下方。

  那里隐约可见胭脂红的曳地裙角。

  绣凤凰的裙纱精致贵重,在镐京城里,有资格穿这种裙子的只有一个人——

  魏文鳐。

  男人眼底掠过一抹凉意。

  脑海中,浮现出当年灵安寺内,那个叫做沈妙言的女人。

  彼时她一袭红衣立在寺庙前,独自对战师叔他们,不过三言两语,就把延续了数百年香火的灵安寺毁于一旦。

  他的师父,也是因为沈妙言,才死在了君舒影手中。

  他没有办法原谅那个女人。

  可那个女人如今不知所踪,他连报仇都是奢望。

  不过……

  李秀缘想起了鳐鳐那张脸蛋。

  同样的琥珀色圆眸,当真是像极了沈妙言。

  眼底冷意更盛,他拱手道:“回禀皇上,内子被公主掌掴后不久,就晕厥了过去,之后就小产了。御医查明,内子的确是因为惊吓过度,才小产的。”

  他自然收买过御医。

  而这简单的几句话,字里行间都在暗示鳐鳐是凶手。

  屏风后传出杯盏跌落的声音。

  李秀缘听而不闻,只敛着眉眼,静等君念语说话。

  君念语端坐着,“既如此,朕也无话可说。虽则公主顽劣,可你卢府亦有错在先。更何况公主护亲心切,乃是纯良孝顺之人。我大周以孝治国,因此不可重罚公主。朕令公主跪太庙三日,再令她亲自去你卢府登门致歉,如何?”

  卢明至低着头,老脸上都是狰狞。

  这小皇帝糊弄谁呢,什么跪太庙三日,皇家太庙又不是他能踏足的,谁知道魏文鳐究竟有没有被罚跪?!

  还登门致歉,呸,登门致歉有个什么用?!

  能令他挽回今日丢掉的面子吗?

  男人狡诈如狐,抹了把眼泪,哭道:“皇上圣明!不过鹤笙平息了西北边陲的土匪流寇,皇上至今未曾封赏。老臣斗胆,想要为鹤笙讨个封赏……”

  君念语唇角微不可察地勾起。

  弧度冷讽至极。

  他淡淡道:“卢卿所言甚是,朕便加封卢鹤笙为忠勇侯,你意下如何?”

  卢明至大喜过望,急忙叩谢隆恩。

  他和李秀缘退出乾和宫后,君念语便让宫里的嬷嬷把鳐鳐带去祖庙。

  魏化雨并未陪同,撩了撩袍摆,大刀金马地坐在了君念语对面,“你这皇帝当的,可憋屈?”

  君念语神情淡漠,步到一处案几前。

  案几上摆着一盘残局。

  他随手拈了颗棋子,“站得越高,就能看得越远。镐京城这局棋,朕不会输。”

  黑玉棋子缓缓落下。

  按在一颗白子上,才慢慢滑入棋格。

  ……

  魏化雨在入夜后,才晃悠悠潜入大周皇族的太庙。

  夜里的太庙总是阴森的,几盏长明灯在冰冷的大殿内拉出纤长光影,隐约照亮了蜷坐在角落的小姑娘。

  少年拎着食盒走到鳐鳐跟前,“瞧我家小公主,这才关了一日,就憔悴成这副模样。接下来的两天,可要怎么办?”

  鳐鳐两个眼睛略微红肿,可见已经哭了很久。

  她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我不该对卢金枝动手的,纵便动手,也该等到她生完之后。太子哥哥,是我冲动了。”

  害死婴孩儿,她是很愧疚的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