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61章 重重甩了卢金枝几个耳光

第2061章 重重甩了卢金枝几个耳光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7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卢金枝在脑海中仔细搜罗了下。

  她是卢府的金枝玉叶,从小就被当作温婉高贵的仕女培养,从未接触过那些个市井间的脏话,因此确实找不到可以回击鳐鳐的话,只得狠狠咬住唇瓣,求救地望向卢鹤笙。

  卢鹤笙阴柔的脸上堆起笑,从侍女手中拿过伞,朝鳐鳐走去,“我妹妹与凤樱樱之间,或许的确存在一些误会。公主不若随我进屋,我与你细细详谈?”

  男人拿着伞,体贴地替鳐鳐遮住风雪。

  看似温柔的动作下,眼底却藏着不为人知的野心和欲望。

  他很自信,只要能把鳐鳐哄进屋,他就有办法征服这个女人。

  有未婚夫又如何,他看中的美人,终究还是他的。

  可他陪着笑脸小意温柔,鳐鳐却未必买账。

  “去屋里坐坐?”

  小姑娘仰头,朝他娇笑。

  她生得国色天香,这么甜甜笑起来的时候,几乎要叫卢鹤笙的心都要化了。

  卢鹤笙以为她愿意,于是越发靠近她些,眼中的色欲熏心挡也挡不住,伸手便欲要把她往怀里搂。

  可下一瞬,鳐鳐立即翻脸,抬脚就恶狠狠踹向卢鹤笙!

  卢鹤笙猝不及防,整个人倒飞出去!

  他重重撞到两扇紧闭的镂花门扉上,把双门生生撞出个人形窟窿!

  卢明至和卢金枝父女的脸色,瞬间变了。

  卢明至不顾身份呵斥道:“好一个当朝公主,殴打朝廷命官,你该当何罪?!”

  “哼,我不止要殴打他,我还要殴打你们呢!”

  小姑娘霸气说完,身形一跃,骤然袭向父女俩!

  卢明至乃是文官,在官场上老奸巨猾,鲜少与人红脸,更不曾与人打过架。

  虽则鳐鳐是个小姑娘,可她身怀大魏血统力大无穷,来势汹汹的样子立刻把卢明至吓成了狗,慌不择路地往屋子里跑,还大喊着来人。

  鳐鳐凌空而来,一脚踹到他的后心窝把他踹翻在地!

  卢明至狼狈地打了个滚。

  卢金枝见状,压根儿不敢去救自己父亲,转身就要逃。

  却被鳐鳐揪住头发,硬生生把她拉回来,抵着她的脸冷笑:“你怀了身孕,我不好怎么你。不过,打烂你这张嘴,还是可以的!”

  话音落地,她抬手就重重甩了卢金枝几个耳光!

  她的力气岂是寻常姑娘家能比的,几个耳光下来,卢金枝眼冒金星,双颊红肿到透出血丝来,连发髻都蓬乱了。

  鳐鳐把她推给卢府侍女,拎着长剑踩上卢明至,嚣张地朝四周张望,“今儿动手打我姨姨的,都有哪些人?主动站出来,本宫饶你们不死!否则,你们所有人,一个也跑不掉!”

  此时,卢府所有人几乎都到齐了。

  侍卫们挤在一块儿,碍于鳐鳐的身份,根本就不敢上去抓她。

  而侍女婆子们则推推搡搡站在另一边,畏惧地望着这个女煞星,谁也不肯站出来承认是自己动的手。

  “都不肯承认是吧?”

  少女咧开嫣红唇瓣,露出一排雪白贝齿。

  垂落在额前的几缕乌发被寒风吹得凌乱,越发衬得雪肤花颜,娇美不可方物。

  可这幅娇艳容颜,落在众人眼中,却分外瘆人。

  鳐鳐把哭嚎不止的卢金枝又拖过来,粗鲁地摘去她发髻上的珠钗首饰,拔剑出鞘,十分利落地割去一把长长的秀发。

  青丝委地,卢金枝呆滞半晌,陡然爆发出杀猪似的嚎叫与哭喊:“公主殿下,万事还是留些余地为好,你为了凤樱樱这般对我,你就不怕我父亲在圣上面前参你一本?!”

  “少拿我皇兄压我!”

  鳐鳐油盐不进,利索地继续割她的头发。

  可怜卢金枝一头秀发,很快就被割掉大半。

  她哭得厉害,恐惧作祟,终于松口:“公主住手……我愿意把殴打凤樱樱的人交出来,还望公主住手,呜呜呜……”

  说话间,点了几个名字。

  被点到名字的婆子,脸色惨白、战战兢兢地走了出来。

  鳐鳐歪了歪头,手下却不见停顿,直接削掉了卢金枝所有长发!

  卢金枝抱着头,陡然尖叫出声!

  鳐鳐懒得管她,提剑走到那几个婆子跟前。

  细白指尖,把剑刃推出淡绿剑鞘。

  从未杀过人的小姑娘,站在婆子们面前,虽则杀意涌动,可提剑的手,却忍不住轻微颤抖。

  半晌后,就在她下定决心为凤樱樱出气时,一道清润的嗓音,自不远处响起:

  “公主殿下好大的威风。”

  她回头,只见李秀缘撑伞而来。

  青衣窄袖,行走间都是君子风流。

  他扶住恸哭不止的卢金枝,淡淡道:“公主殿下在卢府撒的泼,臣定会原原本本告知圣上。殴打朝廷命官,剪去诰命夫人头发,这两宗罪,还望公主做好受罚的准备。”

  鳐鳐盯着这个男人,“负心汉”三个字,在脑海中无论如何也挥之不去。

  朱唇轻启,她骂道:“李秀缘,世间最绝情的人,就是你吧?我姨姨瞎了眼,才跟你那么多年!我今日或许能放过卢家人,可这几个婆子,把我姨姨打得那么惨,我定要取她们性命,也叫你明白我姨姨不是你能欺负的!”

  说完,长剑出鞘。

  可尚未等到她去杀人,已有官兵涌进府邸,把她团团包围起来。

  小姑娘愣了愣,回过神,手中长剑就被那群官兵打落在地,她自己也被两名侍卫擒住,动弹不得。

  李秀缘低头,替卢金枝擦去脸上泪痕,声音温柔:“原本是去给你买你爱吃的糕点,谁知回来时,远远就瞧见公主在府中撒泼。所以我又折返去衙署,请了官兵过来帮忙。让你受委屈和惊吓,是我不好。”

  “夫君……”

  卢金枝紧紧抱住他的腰身,脸上皆是感动。

  就连卢明至和踉跄爬出来的卢鹤笙,也都微微动容,对李秀缘的防心在此刻彻底打碎。

  而鳐鳐紧皱秀眉,“你们放开我!不许你们碰我!”

  擒住她的官兵不为所动。

  李秀缘搂着卢金枝,淡淡道:“把她押去皇宫,我会亲自向皇上说明今日发生的一切。”

  鳐鳐恨恨盯向他,眼底皆是懊悔。

  只恨没有早一点动手,杀掉那几个作乱的婆子。

  而那些婆子则面露庆幸之色,互相对视几眼,便又恢复了平日里的傲慢跋扈,纷纷暗道公主也不过如此,终不是她们姑爷的对手。

  恰在这时,一道低笑声突然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容色极好的少年郎,正悠闲地坐在墙头。

  红带束发,墨衣张扬。

  有着魏北男儿特有的高鼻深目,唇角轻勾,英俊张狂。

  令人见之忘俗。

  一束红梅从别墙探进来,他随手折了一枝把玩,眉尖轻挑,笑容玩味,“朕的小公主,也是你们能碰的?”

  ,

  感冒越发严重,宝宝们一定要注意保暖啊!

  谢谢柠檬草宝宝的打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