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60章 要他子子孙孙,万劫不复

第2060章 要他子子孙孙,万劫不复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走后,寝卧内,鳐鳐轻声:“姨姨,是不是卢金枝欺负的你?都是我的错,被那门房给诓骗了,叫你受这样大的委屈。姨姨你放心,这个公道,我定要给你讨回来!”

  她说完,拎起佩剑离开了寝卧。

  小院恢复了静谧。

  簌簌细雪漫天而落,在院中的樱花树枝头,堆砌出一层层霜白。

  屋檐下的冰柱晶莹剔透,美不胜收。

  不知过了多久,“吱呀”一声响,有人推门而入。

  来人撑一把素色纸伞,身着缎青窄袖锦袍,腰间佩玉,面容白皙,身姿挺秀如竹。

  君子之姿,不过如此。

  他收了伞,推门跨进门槛。

  来到寝卧,目光径直落在那个昏迷不醒的少女身上。

  他走过去,在床沿边坐了。

  他的面容始终是冷的,如同霜雪铸就,不见一丝暖意。

  令人根本无法窥视他的内心。

  静默中,魏化雨去而复返,好整以暇地靠在窗外,“哟,姨父这是心疼了?”

  李秀缘伸手替凤樱樱掖好被角,恍若未闻。

  魏化雨低笑两声,“我说你们中原人就是作,好好的姻缘,非得作没了才高兴。凤樱樱被害成这样,你觉得等她醒来,她会原谅你?”

  李秀缘俯身,极克制地吻了吻凤樱樱的额头,“我的私事,无需魏帝关心。你我之间,只谈盟约,不谈其他。”

  “好一个不谈其他……”窗外的少年偏过头,望向那株落满细雪的樱花树,“鳐鳐已经去卢府闹事,如何收场,朕可不管。”

  李秀缘没说话,走到屋檐下,重新撑起那把纸伞。

  他走过樱花树,与魏化雨擦肩而过。

  魏化雨看着他修长挺拔的背影,又道:“朕真的很好奇,你真的爱凤樱樱吗?破碎的瓷器尚无法恢复如初,被毁掉的感情,又该如何修复?”

  “等我拿到卢府与魏北宋家的往来文书,自然能在朝堂上一举扳倒他们。届时,我会回到这里,亲自向樱樱负荆请罪。”李秀缘嗓音清冽,一只脚已经跨出了门槛。

  “朕不明白,你在官场上手段通天,分明能够在朝堂上一点一点蚕食掉卢家人,却为何偏要如此大费周章,通过卢金枝进入卢府?你就不嫌麻烦?”

  李秀缘撑着伞,朝小巷外走去:“搜集些小罪名算得了什么,哪比得上勾结外族豪门来得十恶不赦?魏帝,我李秀缘要的,是卢家彻底败落,子子孙孙万劫不复,再无东山再起的可能。”

  他走远了。

  魏化雨捻了捻樱花树枝,唇角嘲讽勾起。

  好一个李秀缘……

  休弃深爱姑娘,另娶仇人之女。

  蛰伏三年,只为获得仇人信任,再轰轰烈烈地报复回去。

  果然,

  够狠!

  小巷静辟。

  青袍缎带的君子,撑伞走在其间,一双眼只注视着前方。

  秀丽白皙的面庞毫无表情,冷得令人心惊。

  所有人都知晓他是灵安寺的和尚出身,却都不知晓,在当和尚前,他也曾是世家大族的公子。

  也曾钟鸣鼎食,也曾锦衣玉带。

  可惜,在名门望族的倾轧之中,李家被同为地方豪门的卢家栽赃陷害,以叛国罪名,抄家问斩。

  他侥幸被母亲拼尽性命送出去,眼睁睁看着全族上下几百口人,被问斩在菜市口。

  而卢家却借势而上,因政绩斐然,被调回镐京城,成了镐京的名门。

  他孤身流落在外时,恰好被师父遇见,把他捡回了灵安寺。

  虽是和尚,可他却不爱颂佛经,只专门捡经史子集苦读。

  只因为他打定了主意,在长大后通过科举也进入官场,狠狠地报复卢家……

  直到后来,他在宫宴上遇见了卢金枝。

  怎能不恨呢?

  三百六十一条人命,是少年扛在肩上,无论如何也无法卸下的重担。

  为了报仇,他可以不顾所爱休弃凤樱樱。

  为了报仇,他可以与仇人之女同榻而眠。

  哪怕舍上性命,他也要把卢家扳倒,叫他们万劫不复,叫他们也体会一番他们李家当年的痛苦!

  男人独自行走在落着大雪的深巷中。

  一身卓绝,风姿秀丽。

  任谁看了,也要心生爱慕之情。

  可谁也不知道,这个看似雅致淡然的男人,双肩上究竟挑着怎样沉重的担子,又究竟背负着怎样不为人知的情深。

  ……

  卢府。

  鳐鳐扛着临时买来的大刀,手里拎着长剑,以蛮横之姿强闯卢府。

  那个假传消息的门房被她一剑挑落到血泊中,她独自迎战卢府家丁,就这么嚣张跋扈地边打边闯进卢府后院。

  卢明至、卢鹤笙和卢金枝等人被惊动,急忙迎出来,却见院子里倒了一地家丁,那个素有娇气蠢笨名声的公主,一身红衣,眉眼英挺,正冷冷立在风雪中。

  认真起来的模样,颇有几分女帝当年的风采。

  卢鹤笙眨也不眨地盯紧了鳐鳐,隐隐可见脸上的蠢蠢欲动。

  他不等父亲发话,就先笑道:“什么风把公主殿下吹来了?外间天冷,不如进屋坐下,先喝杯姜茶暖暖身?”

  鳐鳐眉眼流转间都是凛冽,抬剑指向他:“喝你老娘的茶!本宫问你,本宫姨姨的伤,是你们干的?!”

  原来是讨债来的……

  卢鹤笙心中有了数,于是看向卢金枝。

  女人之间的事,自然还是女人出面,才比较好解决。

  卢金枝轻抚着肚子,笑容无奈,“公主殿下,你可知凤樱樱她做了什么好事?昨晚风雪太大,我担忧她一个人回去,会在半路摔着,于是好心留她在府里住下。谁知道……她竟然爬床……”

  她说着,很羞耻般以袖遮住口鼻,“这样的女人,实在不配被公主殿下称为姨姨呢。”

  “卢姑娘颠倒黑白的本事,本宫倒是涨见识了!”鳐鳐冷笑,剑尖泛着寒芒,遥遥指向卢金枝的脸,“我姨姨干干净净,品行从来都是一流,绝无可能干出爬李秀缘床的事儿!更何况李秀缘那个嫌贫爱富的狗杂种,也只有你这贱人才稀罕,我姨姨才不稀罕!”

  她虽是公主,可历年来无人管教,常常出宫与三教九流之人厮混,因此说话间毫无顾忌,倒是叫卢金枝绷紧了脸,不知该如何回应。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