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7章 他啊,是她藏在心尖尖上的那一点朱砂

第2057章 他啊,是她藏在心尖尖上的那一点朱砂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思及此,她打着等会儿把李秀缘的喜好憎恶全部告诉卢金枝的心思,点头道:“多谢夫人好意,那我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府外灯火通明,照亮了一方落雪天地。

  卢金枝笑容玩味儿,抱住李秀缘的手臂,仰头娇声:“不如就让凤姐姐歇在我院子里吧?也好有个照应。”

  李秀缘眉眼温柔,“都依你。”

  卢金枝给凤樱樱安排的厢房,好巧不巧,就在她的寝屋旁边。

  ……

  梳洗罢,卢金枝身着软和的水红丝绸中衣,拿桃花篾子仔细梳理过漆发,偏头望向李秀缘。

  丰神俊朗的男人,亦穿着中衣,正坐在灯下临帖。

  她放下篾子,笑吟吟走过去,从背后把他抱住,娇声道:“都这个时辰了,夫君还写什么字儿?”

  李秀缘低垂眼帘,眼底极快掠过一抹厌恶。

  旋即,他搁下毛笔,温柔地把卢金枝抱入怀中,“那么,金枝想要为夫做些什么?”

  卢金枝娇怯不已,吹灭了案几上的灯盏,在昏暗中握着李秀缘的手,缓慢探进衣襟。

  李秀缘眉眼微动。

  片刻后,他笑道:“大夫说,前三个月,不可轻举妄动。金枝还是,忍忍吧?”

  “人家不嘛,人家就是想要!只要小心着点儿,能有什么事?”

  卢金枝撒娇地钻进他怀中,刻意把声量喊得极高。

  李秀缘轻抚着她的身子,似是沉吟半晌,才终于把她打横抱起,朝床榻走去。

  数九寒天,屋子里却燃了地龙,因此极为暖和。

  床帐被放下。

  不过片刻,就有中衣等从帐中扔了出来。

  女人的娇吟宛若猫儿,一波三折,透着欲说还羞的娇怯,令守在屋外的丫鬟们通通羞红了脸蛋。

  她的声音偏于尖细,因此穿透力极强,连隔壁住着的凤樱樱,都听得一清二楚。

  少女此时并未就寝,她穿着半旧不新的袄子坐在窗畔软榻上,拥着个软毯,正就着灯火的幽光,低头绣一双并蒂莲花的枕套。

  这是卢金枝要的东西。

  上好的杏黄缎面,在幽微烛火下流转着淡淡光泽。

  用最柔软的绣线绣上并蒂莲花,寓意枕边人恩恩爱爱,白首不离。

  凤樱樱绣得很认真,一针一线,重重花瓣次第而开,栩栩如生的并蒂相依姿态,透出浓浓的相思与爱意。

  窗槅外是孤寂飘零的夜雪。

  耳边绵绵不绝的,是隔壁女人放肆婉转的娇吟,昭示着她现在有多么痛苦却又有多么欢愉。

  并蒂莲逐渐成型。

  却有泪珠,一颗一颗掉落在缎面上。

  它们晕染开小片深色,烛火映衬下,荼蘼至极。

  针尖戳穿了少女细白的手指,殷红血珠渗出,不小心沾染到并蒂莲上。

  凤樱樱急忙抬袖擦去眼泪,皱着眉看了许久,只得拿了更为艳红的绣线,把花瓣上那一点儿尖尖绣成稍红的颜色,以便遮挡血渍。

  多好看的并蒂莲,却是要送给小和尚和别的女人的。

  少女有些疲惫地闭了闭眼,把缎面贴近心口。

  他啊,

  是她藏在心尖尖上的那一点朱砂红。

  经年不变,永不褪色。

  一根芦管悄悄儿地探进门缝。

  少女未曾察觉下,几缕白烟从芦管中飘出,逐渐弥漫在房内。

  风雪盛大。

  隔壁寝屋,卢金枝窝在李秀缘怀中。

  此时已是四更天,府中人俱都歇下,因此万籁俱寂,只能听见外间的风雪声。

  她轻手轻脚地爬起来,依恋地亲了亲李秀缘的唇,“夫君,为了让父兄相信你,咱们只能委屈下凤樱樱了。想来,将来你若知道真相,应也不舍责怪我,是不是?”

  她低声说完,就下床穿鞋更衣,悄无声息地离开了寝屋。

  没过多久,两名膀大腰圆的嬷嬷,抬着昏睡的凤樱樱,趁黑摸了进来。

  她们把凤樱樱放在床榻内侧,就退了出去。

  寝屋对面的抱厦内,灯火通明。

  卢金枝和卢鹤笙静坐着,有侍女小心翼翼温着热酒,瓜果点心等物一应俱全,加之兔毛垫子、软毯等物,因此抱厦内十分舒适。

  卢鹤笙饮了盏热酒,“你说,等会儿他们‘东窗事发’,李秀缘可会护着凤樱樱?”

  卢金枝志在必得,“不过糟糠之妻罢了,夫君自然不会护着她。兄长,你就等着瞧吧,夫君定然会证明他自己的。”

  “哼,若他果真只是为了你才接近卢家,那我和父亲,才算是真正接受他!”

  这厢兄妹俩谈论着,另一边,对面寝屋内。

  凤樱樱嗅了微量迷烟,虽不至于昏迷,可却是实打实酣睡过去了。

  因此,连自己被人搬到另一座屋子里,都毫无所觉。

  而她身侧,李秀缘却始终睁着眼。

  他在被褥下,伸手同凤樱樱十指相扣。

  黑暗里,传来一声轻叹。

  “对不起”的声音极为幽微。

  却已经证明了,

  待会儿他会如何抉择。

  而睡梦中的少女听不见。

  大约便是醒着的,她也不想听见。

  滴漏声声。

  黎明前的天色,渐渐透亮。

  风雪渐息,芭蕉枯萎,梅花始盛,满园旖旎。

  抱厦内,卢金枝裹着斗篷站起身,嫣红的唇瓣忍不住地弯起,“走罢,咱们去‘捉.奸’。”

  卢鹤笙笑呵呵的,随她朝寝屋而去。

  卢金枝推开寝屋房门,笑盈盈径直往里走,“夫君,外间落了好厚的雪,花园里景致极好,咱们去逛逛吧?兄长也想与咱们一道呢。”

  说完,拉开帐帘。

  如她所料,床榻上,凤樱樱还窝在李秀缘怀里酣眠。

  而李秀缘似是被吵醒般睁开惺忪睡眼。

  卢金枝满脸“不可置信”,猛然往后退了数步,“你们……你们竟然……”

  话未说完,她捂住脸痛哭起来,拔腿就往外跑。

  卢鹤笙就等在外面呢,见势急忙冲进来,看见床.上情景,立即骂道:“好一个凤樱樱,我卢府容你住宿、待你不薄,你竟然胆大包天、不知廉耻,敢爬我妹夫的床!”

  说完,猛然冲上前,把刚被吵醒的凤樱樱从床榻上揪了下来!

  凤樱樱猝不及防,在冷硬的地面上重重摔了一跤,正吃痛而茫然时,卢鹤笙一脚把她踹出老远,怒骂道:“不知廉耻的荡.妇,来人啊,给我拖出去打!”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