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6章 她,欢喜这个来自魏北大漠的少年

第2056章 她,欢喜这个来自魏北大漠的少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3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就是要刻意侮辱这个少年。

  谁叫他屡次三番轻薄于她?

  若非看在他武功尚可的份上,她早就杀了他了!

  跪在墙角的少年,不卑不亢,“小姐,今儿坏事的人,似乎是你吧?你放由魏文鳐侮辱卢鹤笙,可有真正把我们与卢家的同盟放在心里?别忘了,咱们到镐京城的真正目的。”

  “利用卢家,把我们的人安插进大周朝堂,从而掌握大周这边的情报……这样重要的事,我自然不曾忘记。只是我教训谁,与你一个奴才又有什么干系?”

  “是是是,小姐想做什么,与我无关,成了吧?”

  萧廷晟双眼笑得弯起,远山桃花似的好看多情。

  少女轻哼一声,垂眸饮茶,不曾理睬他。

  于是少年便越发放肆地打量起她的身段容貌,眼底暗藏的,皆是志在必得的虎狼之意。

  ……

  另一边,鳐鳐与魏化雨本待回宫,只是快到皇宫时,马车内的小姑娘又改变了心意,说是要带魏化雨去看她的姨姨。

  魏化雨大约本就是个游手好闲之人,因此答应得爽快,陪着她调转方向,穿过宽阔大道,一路往偏僻巷弄而去。

  兜兜转转了大半个时辰,马车终于停在了凤樱樱所居住的巷弄外。

  因为巷弄狭窄,因此两人只能步行进去。

  鳐鳐轻车熟路地寻到凤樱樱的小院,在外头敲了半天门,却不见有人过来开。

  身侧的少年挑了挑眉,揽住小姑娘的纤腰,身形一动,眨眼便跃至墙头。

  鳐鳐定睛看去,只见屋内灯火通明,可人影却不见半个。

  她跳下墙头奔到里面,把小厨房、寝卧等处找了个遍,却依旧不见凤樱樱的身影。

  “姨姨?姨姨!”

  小姑娘大喊着,焦急得不行。

  她姨姨不会武功,大半夜的,能去哪儿?

  魏化雨在墙头蹲了片刻,见隔壁院落尚有灯火与人声,于是直接掠了过去。

  没过多久,他折返过来,把鳐鳐抱到怀里,“走罢,你姨姨在卢府呢。”

  “什么?”

  “邻居说,卢府的侍女在半个时辰前过来,好似是让你姨姨亲自送东西去卢府。去瞧瞧吧,否则你怕是要挂心的。”

  昏暗的巷弄中,鳐鳐仰头望向少年。

  十七八岁的少年,胸膛劲瘦而宽阔,周身总染有大漠风沙的味道,凛冽,沧桑,如松如楠,给人一种踏实的安心感。

  他的眉眼,是中原那些贵公子所不曾有的坚毅深邃。

  虽偶有轻佻的时候,可认真起来,却又十分英俊迷人。

  似是察觉到怀中姑娘的眼神,魏化雨垂眸看她,笑容散漫,“小公主这般瞅着我作甚?莫非,终于发现你太子哥哥的英明伟岸了?”

  “呸,不要脸!”小姑娘没好气。

  少年笑声爽朗,回荡在寂静而幽深的巷弄内。

  夜穹落了细雪。

  昏暗中,鳐鳐下意识地,更加靠近他的胸膛。

  她,

  欢喜这个来自魏北大漠的少年呀!

  ……

  卢府。

  装饰华贵的马车,徐徐在府前停下。

  李秀缘先下了车,才向马车伸出手,小心翼翼把卢金枝扶到地上。

  卢鹤笙亦从马背跨下,瞥了眼李秀缘,淡淡道:“虽则你今夜救了我,可你利用金枝接近我卢府,却是不争的事实。李秀缘,你究竟在图谋什么?”

  “哥哥,你怎的还这般说我夫君?!”卢金枝急了,“难道今晚天香引的一切,还不足以让你信任他吗?!”

  “头发长见识短!我是男人,男人的秉性,我了解得一清二楚!”卢鹤笙冷声,一双鹰隼的眼始终盯着李秀缘,“据我所知,凤樱樱与你青梅竹马,你绝无可能休弃她,转而迎娶金枝!你必然,在图谋我卢府!”

  李秀缘站在雪地中,声音淡淡:“金枝才貌双全,我对她一见倾心,大舅哥究竟在怀疑些什么?难道这世间,就没有令你一见钟情的女子吗?”

  卢金枝的目光,忽然落在不远处。

  在看见来人时,她的眼睛亮了亮,“说曹操曹操到,夫君、哥哥你们瞧,那不就是凤樱樱吗?”

  刚刚在天香引时,她得了那个宫女的启发,特意打发了侍女去把凤樱樱找来。

  她要在兄长面前证明,夫君他心爱之人,并非是凤樱樱,而是她卢金枝!

  卢鹤笙与李秀缘看去,只见卢府的侍女提灯引路,抱着个包袱跟在后面的,荆钗布裙,可不正是凤樱樱。

  卢鹤笙第一时间转向李秀缘。

  却见这个男人,只是淡漠地扫了眼凤樱樱,就挪开了眼,转而环住他妹妹的腰身。

  他心中微动,低声道:“李秀缘,既你说爱的人是我妹妹,那么证明给我们看。若能够打动我,我们卢府,就真真正正接纳你为东床快婿。从此后,官场上,无论是我父亲还是我,都会为你铺路。”

  事实上,金枝是他们精心培养出来的仕女,原是做联姻用的。

  却没料到,半路杀出个李秀缘,把金枝娶走了。

  若李秀缘果真对金枝真心,其实这桩姻缘倒也不错。

  因为李秀缘的才华有目共睹,凭借他的手段与那份才华,他们卢府等于再添一翼,将来在朝堂上,便越发有地位了!

  李秀缘的余光,也注意到了冒着风雪前来的凤樱樱。

  他淡淡道:“如何证明?”

  卢鹤笙眼底流露出一抹恶意,“无须你动手,你只消站着观看,就足够了。”

  他说完,同卢金枝递了个眼神。

  显然,这对兄妹已经通过气。

  凤樱樱被那侍女领着,终于来到卢府门前。

  少女远远就瞧见了李秀缘,却不敢上前与他说话,只捧着包袱走到卢金枝跟前,朝她行了个福身礼,“这是夫人前些时候要的鸳鸯缎面被套,已经绣好了。”

  卢金枝示意身侧的婢女接了。

  她拿着绣帕掩住樱唇,轻咳了声,“今夜风雪甚大,凤姐姐若是独自回去,我怕你路上摔跤跌倒。若是摔出个好歹,倒是我卢家的不是了。既来了,不如今夜就歇在卢府,凤姐姐以为如何?”

  凤樱樱并不想歇在这里。

  可她的余光忍不住的,悄悄儿望了眼李秀缘。

  小和尚似乎清减了些。

  她知晓他的口味很挑,爱吃偏淡的菜肴,所以从前他们在一起时,她总是顾着他的口味,尽量把菜肴做得清淡。

  可如今他另娶娇妻,没人看顾,怕是吃不惯府里的菜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