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5章 如狼似虎

第2055章 如狼似虎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3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面对李秀缘的劝和,黑衣少年唇角轻勾,并不说话。

  魏化雨把玩着腰间红玉,挑了挑眉,如刀似的狭长漆眸从卢鹤笙脸上扫过,“在我们魏北边陲,若是逮到有男人觊觎有夫之妇,那个男人可是会被挖掉眼珠子的。卢鹤笙,今夜看在李大人面子上,朕且放你一马。若再叫朕看见你对鳐鳐心怀不轨,朕必定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说罢,带了鳐鳐,潇洒离去。

  李秀缘似是松了口气,走到卢鹤笙跟前,“刚刚,可有伤到?”

  卢鹤笙盯了眼自己这位小舅子,面色不善,“与你何干?”

  他与他爹一样,俱都很看不惯李秀缘。

  李秀缘却也不在意,只淡然一笑。

  而不知何时走到台上的卢金枝,依恋地挽住李秀缘的手,斥道:“父兄总说夫君趋炎附势,可今晚分明是夫君救了兄长。兄长摆这般脸色,连句感谢也无,究竟是什么意思?!”

  卢鹤笙轻哼了声,抬步离开这里。

  而天香引就像是什么都没发生过般,继续歌舞升平。

  紫衣少女乘坐竹轿回到顶楼。

  顶楼装饰华贵,乃是她一人独居的地方。

  她踏进寝屋,立即有六名伶俐侍女上前,恭敬地伺候她到屏风后沐浴更衣。

  自称萧五的黑衣少年,吊儿郎当地站在屏风外,嗅了嗅空气中弥漫的幽甜雅香,懒懒开口:“小姐,作弊放水也不是你那种放法。分明能给那顽劣任性的公主一个教训,怎的却白白由着她欺辱卢鹤笙?连裤腰带都断了,他今夜可是丢了大脸。”

  屏风后传来淅沥水声,里面的人并不说话。

  少年嗤笑,知晓这小女人定是觉得卢鹤笙轻薄女子,该得到教训,因此才会任由魏文鳐欺负卢鹤笙,甚至故意把他裤腰带都给弄断。

  这小女人天生刀子嘴豆腐心,从小到大,他了解得很呢。

  见里面的小女人仍旧不说话,少年淡淡道:“都退下,本祭司要亲自侍奉小姐沐浴。”

  六名侍女立即从屏风后退出。

  还不忘为他们二人仔细掩上屋门。

  黑衣少年缓步走到屏风后。

  他褪下兜帽。

  发束桔梗蓝缎带,发尾铺散在腰际。

  肌肤白腻,一双桃花眼含着云山雾罩的朦胧情意,鼻若悬峰,唇似含珠,总勾着唇角,因此右颊上的小酒窝分外显眼。

  俊俏的,妖孽也似。

  他散漫走到浴桶边。

  雕花浴桶精致幽雅,一簇簇青竹栩栩如生,令人惊叹雕花匠的鬼斧神工。

  可最吸引人的并非是这浴桶,而是浸泡在花瓣浴水中的少女。

  露在外面的双肩白腻如玉,沾着些晶莹水珠与淡粉花瓣,细长的脖颈优雅高贵,每一寸线条都完美至极。

  乌鸦鸦的漆发盘在发顶,插着根简单的水青竹簪固定,几缕碎发被雾水打湿紧贴面颊,越发衬得人面花娇,无双娇艳。

  她生得媚极。

  偏那媚态乃浑然天成,眉眼流转间的淡漠疏离,都勾人得紧。

  然而少女大约极厌恶自己这副媚态,因此在私下时,打扮都极为简单古朴,不曾穿耳洞,连发簪,都只爱用最简单的竹簪。

  她微微侧目,“萧廷晟,男女有别,我已非幼时——”

  黑衣少年无视她冷冰冰的警告,抬手拿起湿帕替她擦肩,语带调侃:“瞧小姐说的,无论你长多大,在我眼里,不过都是小孩儿罢了。替你洗个澡,又有什么打紧?”

  少女面颊涨得通红,厉声叱道:“放肆!”

  萧廷晟挑了挑眉,挑衅似的,指尖透过湿帕,有意无意地划过少女的脊骨,“小姐这身冰肌玉骨,羊脂玉似的,当真诱人得紧呐……”

  “萧廷晟,你放肆!”

  “是,我放肆……”

  少年右边儿唇角斜勾,小酒窝笑得越发深了。

  他俯身凑到少女耳畔,舌尖轻舔了下她的小耳垂,嗓音低哑诱惑:“我放肆,小姐又当如何呢?”

  少女气得浑身发抖,又不敢从水里出来,转身欲要给他一巴掌,却被他牢牢握住手腕。

  四目相对。

  萧廷晟调笑:“小姐生气起来的模样,甚美。”

  “轻薄之言,给我住口!你别忘了,当初大雪天你走投无路,是我爹爹可怜你才收留的你!你一介奴才却敢欺主,你,你当受罚!你去墙角跪着,没有本小姐的命令,不得起来!”

  少女俏脸紧绷,努力让自己看起来威严冷酷。

  只可惜,此时此刻她不着.寸缕,又被男人紧扣住手腕,着实不曾有半点儿威严的姿态。

  相反,亦娇亦嗔,格外令男人心动。

  见少年毫无反应,她再度提高音量:“你听见没有?!你若不从,我定要告诉爹爹,让他亲自来罚你!”

  说完,另一只手自水中伸出,骤然扯住萧廷晟的衣袖。

  布帛撕裂声响起。

  少年肌肉紧实的手臂上,赫然烙印着一个“奴”字。

  少女抬起湿润卷翘的眼睫,直视他的双目,一字一顿,“记住,你的身份!”

  萧廷晟的桃花眼笑成了月牙儿,“是,小姐……”

  “小姐”二字,尾音上扬婉转,与旁人唤起时全然不同,仿佛总含着些许调戏在里面。

  指尖带着缱绻,刻意摩挲了下少女柔滑的肌肤,才慢慢松开。

  他后退几步,一撩袍摆,竟果真在墙角跪了下来。

  一双桃花眼,却始终笑眯眯盯着浴桶中的少女。

  少女背对着他,恢复了从容不迫,慢条斯理地起身更衣。

  白腻的肌肤,细滑的脊背,便全部暴露在少年眼中。

  他伸出嫣红舌尖,邪肆地轻舔了下唇角。

  如狼似虎。

  少女穿了一袭竹青色单衣,取下竹簪,任由满头漆发垂落在腰际。

  她面无表情地在大椅上坐了,唤了侍女进来,让她们清理水渍和浴桶,并撤掉屏风。

  天香引的侍女们仿佛对萧廷晟被罚跪的事习以为常,只低垂双目,仿佛未曾看见般,忙完就退了下去。

  少女正襟危坐在大椅上,洁白如细瓷的手捧着盏温茶,话语中尽是刻薄:“萧廷晟,你虽是天香引的大祭司,可在我面前,却也不过是个卑贱如狗的奴才。以后在我跟前,自称奴才,记住了?”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