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4章 黄雀

第2054章 黄雀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2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来往数招后,鳐鳐急了,剑刃席卷着内劲,以狂风暴雨之姿,骤然袭向紫衣少女!

  紫衣少女合拢折扇,一双美眸宛若凝着高山云海的水雾,叫人无法窥得她的心境。

  宽袖拂过,折扇不慌不忙地迎上鳐鳐的剑!

  看似纤弱的两名少女,却各自蕴着磅礴可怕的力量。

  这两股力量剧烈撞击到一块儿,旋风也似,把她们各自震得倒飞出去!

  半空中,魏化雨一跃而下。

  他在空中抱住鳐鳐,潇洒利落地在地面站定。

  鳐鳐喘息着抬眸,只见对面,那名黑衣少年也接住了紫衣少女。

  两两对峙,却叫她心中暗惊。

  天下之大,势力庞大的江湖组织也不是没有。

  可如此明目张胆敢和朝廷做对的组织,却是没有的。

  如今这天香引不仅要跟他们做对,还要在众目睽睽下跟他们打斗,关键还打成了平手……

  须知,虽然她功夫平平,可太子哥哥却是顶尖高手,没道理打不过这个不知打哪儿冒出来的黑衣少年的……

  他们,究竟是什么来历?

  与此同时,在下方争斗厉害的时候,雅座之上。

  卢金枝紧贴着李秀缘而坐,轻抚着尚未隆起的肚子,软声道:“夫君,你瞧那魏帝,简直欺人太甚!他今夜若是害我弟弟,便是打我卢府的脸面。夫君你可是卢府的女婿,卢府颜面受损,你也会受到牵连……”

  言下之意,便是要李秀缘为卢鹤笙做主了。

  李秀缘始终面淡如水,目光落在下方圆台上,面对卢金枝的暗示与恳求,无动于衷。

  卢金枝抱住他的胳膊,撒娇道:“我知晓父兄从前刁难过夫君,可那时候夫君突然休弃凤樱樱转而迎娶我,虽然我知道夫君是看中了我这个人,但站在父兄的角度,的确容易误会夫君是为了别的什么东西。那些恩恩怨怨终究已成过去,今夜夫君若救了弟弟,在我父亲那里,你也能得脸不是?好叫他们瞧瞧,他们过去的确是小看你了。”

  李秀缘迎娶卢金枝并非一帆风顺。

  当年宫宴上,他与卢金枝相逢,在宫宴结束后,就去见她的父亲卢明至,希望能求娶卢金枝。

  可卢明至当场就拒绝了。

  理由是他已有妻室。

  于是李秀缘转而私下找机会与卢金枝见面,他生得秀丽清俊,加上颇负才气,于是很快就令卢金枝爱上了他。

  卢金枝在府中大哭大闹,卢明至无法,只得松口答应她和李秀缘的婚事。

  然而成婚之后,他却待李秀缘极其刻薄。

  只因他认定这个男人乃是攀炎附势之人,求娶他女儿,必然是有所图谋。

  甚至于这两年来,连卢府的大门,他都不肯让李秀缘进。

  此时,卢金枝见李秀缘始终不曾说话,于是摇了摇他的胳膊,撒娇道:“夫君……你就帮我弟弟这一次,好不好嘛?!”

  李秀缘掩去眼底的凉薄,转向她,清俊的面庞上浮现出一抹微笑,“我帮他,乃是看在你的面子上。你如何报答我?”

  卢金枝羞怯低头,双颊酡红,“你都替你怀上孩子了,你还想我如何报答你?”

  李秀缘靠近她的耳垂,呵出的热气,令卢金枝浑身轻颤:“今夜,带我去卢府?两年了,这做女婿的,也该上门了不是?”

  他说着,眼底现出一抹嘲讽。

  卢金枝始终娇怯地低着头,因此看不见他眼睛里的神情,只小声道:“你便只想去我爹爹府邸吗?就……不想要其他的,报答?”

  李秀缘眼底嘲讽更盛。

  他一手揽着她的腰身,一手慢条斯理地穿过她的秀发,声音听起来却分外温柔:“我自然是想看看金枝幼时的闺房,顺便在那闺房中,与金枝……做些夫妻该做的事。”

  “哎呀,夫君你好坏!”

  卢金枝笑得花枝乱颤,轻捶了他一把,眉眼之间都是娇羞。

  李秀缘轻笑了声,起身离开雅座。

  卢金枝痴痴凝望他的背影,轻抚过肚子,小脸上仍旧是止不住的羞涩。

  片刻后,她走出雅座,如未出阁的小女儿般站在扶栏边,一双眼饱含爱意,仔细看着出现在楼下圆台上的男人。

  恰在此时,趴在扶栏不远处的阿蝉,不经意道:“听说李大人从前有过妻室,夫人嫁给他,就不觉得委屈吗?”

  卢金枝眉尖狠狠一蹙,盯向阿蝉:“一个宫婢,怎敢妄言本夫人的事?!”

  阿蝉小脸清秀,笑起来时像是枝头的一串杏花,“奴婢不过好奇罢了。轻而易举就抛弃前妻的男人,大约也只有夫人敢要了。”

  “你懂什么?!夫君他本就不爱凤樱樱,我才貌双全,他对我一见钟情,又有什么可怀疑的?!”

  卢金枝从欢喜上李秀缘起,就被无数人问过这个问题。

  她的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她觉得这世上除了她,所有人都不理解夫君。

  因此,面对这个小宫女的话,她已然开始声嘶力竭。

  “是奴婢的错,奴婢不该质疑李大人对夫人的感情。”阿蝉微微一笑,“说起来,今夜外头的风雪真大呢。夫人夜里入眠,可得多盖床鸳鸯缎被才是。那凤樱樱冻坏了李大人不会心疼,可夫人若是冻坏了,李大人还不知得心疼成什么样呢。”

  简简单单的一番话,令卢金枝陷入沉思。

  她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掠过一阵冷芒。

  片刻后,她唤来侍女,低声吩咐她去做些事。

  吩咐完,她瞥向阿蝉。

  只见小姑娘穿一袭缎面宫裙,杏眼仍旧望着圆台。

  清秀稚嫩的模样,如同乡野间的枝头杏花,看起来懵懂而又无辜。

  不过是个宫婢罢了。

  卢金枝笑了笑。

  却不曾注意到,从阿蝉周身隐约涌出的些许贵气。

  ……

  楼下大堂,李秀缘登上圆台,朝魏化雨和黑衣少年各自拱了拱手,“在下有一言,不知二位可否听听?”

  说着,见两人没反应,便自顾道:“卢将军行事逾矩,的确该罚。可今夜到底是天香引开张的日子,若是见血终究不吉利。不如二位各退一步,今夜且把酒言欢交个朋友,卢将军的恩怨,改日再算,如何?”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