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3章 这个女人,在向她挑衅!

第2053章 这个女人,在向她挑衅!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6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2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随着他出手,庞大可怕的内劲从身体里汹涌澎湃地溢出,宽袖飞扬,将楼内悬着的琉璃灯盏也都吹得剧烈摇曳。

  鳐鳐连忙后退数步。

  而黑衣少年却未曾退却。

  他迎着那股庞大摄人的内劲,不慌不忙地抬掌相迎。

  黑色大氅无风自舞。

  兜帽剧烈抖动,鳐鳐试图窥视少年的容貌,却仍旧无法窥得一二。

  下一瞬,魏化雨与黑衣少年同时跃至半空,身形化作无数虚影,大打出手!

  两人的功夫于这一辈中皆是顶尖,出招之快,完全令人看不清招数虚实,只能瞧见眼花缭乱的招式,再回过神时,整座金碧辉煌的大楼轰然作响,四起的狂风令所有人的衣物都颤动起来,叫人害怕得紧。

  恰在这时,那座雅致轿辇中的琴音停了。

  少女甜美却冰冷的嗓音突然传出:

  “你身上,很香。”

  能够与这般杂乱的场景中,隔着竹轿,嗅闻到鳐鳐身上的香味儿,少女的嗅觉不可谓不灵敏。

  甚至,灵敏到了可怕的地步。

  而鳐鳐独自面对她盛大的排场,不惧不畏,负着手淡淡道:“多谢姑娘夸奖。我闻着,姑娘应也是爱香之人。你身上的香,与轿辇上所熏的全然不同,是你自己制的吗?”

  若是比拼嗅觉,鳐鳐不觉得她会输给任何人。

  少女能闻到她身上的香,她还能透过轿辇上那四溢的香风,嗅闻到少女身上那特殊的幽香呢。

  轿辇内沉默片刻,缓声道:“龙脑香三钱,月桂子香二钱,蔷薇香露一两,乳香二钱,琥珀三钱,以桧香蜜炼之,再窖藏月下七七四十九天,即制成月麟香。以轻罗造梨花散蕊,裹之以月麟香藏于袖中,号为袖里春,便是公主殿下所用香丸。小女子说的,是也不是?”

  鳐鳐见这女人懂香道,不觉挑眉。

  这月麟香乃是她读阅宫中秘籍后稍作改进,制作而成。

  没想到,却被这个女人一语道破。

  所用香料分量,与她所言分毫不差。

  她亦起了几分争强斗胜的兴致,上前两步,透过竹轿溢出的香风,仔细嗅闻后,旋即一笑:“脑子二分,麝香半钱,白檀二两,乳香七钱,沉香三钱,寒水石三两,炼蜜并鹅梨汁和匀为饼,脱花湿置寒水石末中……姑娘这香,倒是清幽讲究。不知香名为何?”

  竹帘内,少女再度沉默。

  此香乃是她自己研制而成,世上并无任何记载,没想到这位大周公主,竟然能如此完整地把她的香方叙述出来……

  她沉吟之际,鳐鳐的目光始终透过竹帘,试图窥得她的全貌。

  可惜,只能依稀瞧见那双搁在琴弦上的雪白玉手。

  片刻后,少女缓声道:“小女子所用香,名为雪中春泛,若公主欢喜,小女子自当相赠。”

  话音落地,鳐鳐就透过竹帘缝隙,看见端坐里面的美人,慢悠悠一拂宽袖。

  竹帘晃动,不过几瞬的功夫,雪中春泛的清冷幽静之香,骤然席卷整座天香引!

  半空中的打斗被人遗忘,所有人轻嗅着空气中弥漫的香,俱都诧异而惊喜。

  显然,他们并未嗅闻过这般奇异而又清幽的香,就仿佛是漫天雪地里,从枯木中生出了小小绿芽的感觉。

  鳐鳐站在圆台上。

  无比清晰地意识到,

  这个女人,

  在香道方面,向她挑衅!

  竹帘内,少女借势压人:“以香结友,公主与小女子也算同道中人。卢公子乃我天香引座上贵客,不知公主能否看在小女子的薄面上,放他一马?”

  鳐鳐望向卢鹤笙。

  相貌阴柔的男人躲在轿辇后,一双鹰隼般的眸子,恶狠狠盯着半空中的魏化雨,一脸巴不得他被黑衣少年弄死的表情。

  小姑娘看着,忽而娇笑一声。

  她转向竹帘,“本宫不晓得你们天香引是什么来历,又打算干什么大事,本宫只知道,这个男人屡次三番叫本宫不高兴,本宫今夜,偏要取他性命!”

  话音落地,她犹如离弦的利箭,骤然袭向卢鹤笙!

  双臂张开,宽袖在风中猎猎作响。

  奇异的香粉从袖中而落,令嗅闻之人皆都骨软,无法动弹分毫。

  原本拔剑打算保护卢鹤笙的那些侍女,尽都手扶竹轿,诧异而又惊惶,只能眼睁睁看着鳐鳐去刺杀卢鹤笙。

  卢鹤笙同样浑身酥软,不可置信地踉跄退后。

  眼见着鳐鳐的剑尖即将刺向他,那座精致竹轿陡然破开成无数碎竹片!

  紫衣华服的少女,面戴轻纱,展开双臂,从半空中盈盈而落。

  虽然看似动作轻缓,然而不过瞬息,就已经落在鳐鳐和卢鹤笙之间。

  纤细白腻的手指,慢条斯理地夹住剑刃。

  那双露在面纱外的美眸,幽深而不见底,勾魂摄魄般令人沉沦。

  她注视着鳐鳐,“得饶人处且饶人,卢公子不过是在两年前轻薄过公主一次,公主又何必如此执着,非得取他性命?”

  “你站着说话不腰疼,合着被欺负的又不是你!”

  鳐鳐咬牙,试图把长剑从她手中抽出来,可不知怎的,长剑竟纹丝不动!

  她抬眸盯向对面的少女,“我且问你一句,同为女人,若你被轻薄,你会如何做?难道你就不想杀了那个人吗?!”

  少女眨了眨水眸,“我会。”

  鳐鳐恼了:“你既知晓,那你还不让开?!”

  少女语调淡漠,“可如今被轻薄的人是你,与我又有何干?”

  “你——”

  鳐鳐几乎要被她气死。

  她好容易稳住心神,憋着劲儿从少女手中抽出剑刃,不由分说地以剑尖指向她的脸:“你若不让开,我便先杀你再杀他!”

  说罢,不顾一切地袭向少女。

  她的迷香对其他人有用,可对紫衣少女却毫无用处。

  紫衣少女不紧不慢地抽出把折扇,招架住鳐鳐的攻势。

  二人皆美貌不可方物,便是打架,也美得叫围观之人挪不开眼。

  而显而易见的是,她们两人的功夫竟相差无几!

  一个要杀卢鹤笙,一个要保卢鹤笙,把个卢鹤笙围在中间,你划一刀,我再用扇子轻挡一下,导致男人周身被划出好多不见血的口子,衣衫破烂,连腰带都被斩断了!

  卢鹤笙双手提着裤子,站在圆台上被所有达官贵人们围观,一张阴柔面庞涨得通红,羞恼不堪至极!

  ,

  十月上旬,可能,可能会有爆更掉落。

  另注:月麟香是古香,但配方好像失传了,文中配方是菜菜杜撰的。雪中春泛是宋元明时的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