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2章 朕偏要杀卢鹤笙,又如何呢?

第2052章 朕偏要杀卢鹤笙,又如何呢?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2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卢鹤笙功夫虽不错,却到底比魏化雨差远了。

  他惨叫一声,整个人倒飞出去!

  他从三楼雅座飞出栏杆,重重砸落到一楼大堂的圆台,把那些舞姬们很是吓了一跳。

  整座天香引的乐声都停了。

  所有人都探出头,好奇地朝这边张望。

  卢鹤笙吐出一口血,艰难地爬坐起来,仰头望向三楼,咬牙切齿:“魏化雨,你欺人太甚!”

  少年悠闲慵懒地靠在扶栏边,一手揽着鳐鳐的纤腰,笑容邪肆:“便是欺你,又如何?”

  来自魏北的少年,如松如楠,携一身淡淡风沙气息,凛冽,张扬,跋扈。

  他以刀斧劈山般一往无前的骄傲姿态,高高在上地俯瞰着楼下那个狼狈不堪的男人。

  楼下,卢鹤笙不仅没料到魏化雨说翻脸就翻脸,也没料到他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下对他动手,更不曾料到他竟然在事后还要如此奚落他!

  好歹,如今的他也是西北边陲的封疆大吏啊,连小皇帝都要给他脸面的,而这个外人,竟敢这般不给他脸……

  阴柔的面庞上,有憎恶一闪而过。

  他抬袖擦去唇角的血渍,慢慢爬起来,仰头盯着魏化雨,缓声道:“说起来,这两年我所杀土匪之中,有不少乃是魏人。听闻他们原是魏国的良民,只是犯罪后不肯伏法,才潜逃到大周边境兴风作浪。我杀了他们,也当是为魏帝分忧,魏帝该谢我才是。”

  这话听着好听,可实际上却全然不是那么回事。

  自己的国民被他国人所杀,即便那些人乃是罪人,可对魏国而言,被这么大庭广众下嚷嚷出来,也仍旧算是一种耻辱。

  魏化雨摇开折扇,唇角噙着的笑容越发盛了,遥望那个锦衣缎带做书生打扮的男人,轻挑了挑眉尖。

  他身侧的鳐鳐,把他脸上这细微的表情尽收眼底。

  动物有多了解节气变幻,她就有多了解这个少年。

  她知晓,这是少年杀人前的征兆。

  果不其然,魏化雨缓缓道:“朕就奇怪,近年户部怎的屡屡提起,有人口莫名失踪,原来是卢将军的手笔……卢将军怕是不知,你所谓的流寇土匪,在前阵子大赦天下时,就已被赦免为无罪之人。”

  卢鹤笙怔了怔,显然没料到这一茬。

  魏化雨低笑:“卢大人觊觎我妻在先,杀我国人在后,这两笔账,你该如何还?”

  偌大的天香引,座无虚席,无数双达官贵人的眼睛俱都盯在这里,却是无人敢出声儿。

  毕竟,卢鹤笙虽是大周的官员,可魏帝毕竟也是大周的驸马,谁对谁错,又岂是他们这些人敢掺和的?

  魏化雨并未给卢鹤笙过多反应的时间,直接飞掠至楼下圆台,内劲涌动,隔空掐向卢鹤笙的脖颈。

  卢鹤笙尖叫一声,整个人不受控制地朝他的手掌飞去!

  就在千钧一发之际,一道内劲刺斜里扫来!

  魏化雨连着后退两步。

  执掌天香引的黑衣少年,定定站在他和卢鹤笙中间,把卢鹤笙牢牢挡在身后。

  宽大的兜帽下,少年唇红齿白,酒窝亲切:“今夜乃是我天香引开张的日子,还望魏帝赏个脸,莫要在这里见血。”

  鳐鳐本就恨卢鹤笙,当初卢鹤笙在琼林宴上轻薄她时她就想杀了他,可惜罪名不够,再加上卢大人功高,皇兄只能饶他性命,把他贬去西北。

  如今太子哥哥好不容易寻了由头可以杀他,却被这个来历不明的人阻拦,当真可气。

  她想着,施展三脚猫轻功至圆台下,在魏化雨身侧站定。

  她拂袖,盯着黑衣少年,冷冷道:“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我家太子哥哥在这里杀一个罪人,你敢有意见?!”

  终究是大国公主,不怒而威的模样,倒也颇为摄人。

  楼上扶栏边,她的侍女阿蝉静静看着她与魏化雨并肩而立的姿态。

  侍女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底掠过浓浓的凉意与嘲讽。

  圆台上,黑衣少年勾了勾唇角,“抱歉,我不与女人争论。”

  “你——”鳐鳐咬牙,“总之你让开,卢鹤笙这个狗东西,我家太子哥哥今夜定要取他性命!”

  眼见着双方剑拔弩张,一道铮然琴音,忽然自楼上响起。

  众人寻声望去,只见顶楼上,八名美貌侍女抬着轿辇,运着轻功轻飘飘落下。

  她们宽袖与衣带飘飘飒飒,香风四溢、花瓣飞扬,当真叫人看花了眼。

  而那架轿辇乃是竹制,四面垂着编织精细的竹帘,只隐约能瞧见里头点着檀木琉璃灯盏。

  灯盏的光晕十分柔和,有绣繁花的重重纱质裙摆从竹帘下露出,虽只能透过竹帘间隙朦胧窥视坐在里面的美人,但这朦胧一面,却也能令人猜得其无双美貌。

  泠泠琴音自轿辇内响起,伴随着碎玉敲冰般的嗓音:

  “普天之下虽是王土,可中原这一带却是周皇的王土,与公主殿下和魏帝又有什么干系?率土之滨既是王臣,便也是周皇的臣,岂容得你二人随意处置?”

  女音很是甜美婉转,然而语调却格外冰冷淡漠。

  而她代表的是天香引,可见天香引铁了心要护着卢鹤笙。

  轿辇中琴音不绝,一曲《清平调》弹得淡然悠扬,像是这浮华的纸醉金迷里开出的一朵不染青莲,仿佛能安定人心。

  鳐鳐歪了歪头,下意识望向魏化雨。

  却见少年笑吟吟的,一双深邃幽暗的漆眸定定看着那座轿辇。

  小姑娘吃醋般撇了撇嘴,在宽袖遮掩下,悄悄儿而又使劲地掐了下他的胳膊。

  魏化雨温柔地把她揽到怀里,直视轿辇,朗声道:“那么,朕偏要杀卢鹤笙,又如何呢?是大周会与朕为敌,还是你天香引要与朕为敌?一介商户,也配?”

  话音落地,他骤然朝那座香风四溢的竹制轿辇出手!

  他知晓以卢鹤笙之才,定然无法在两年内平息西北边陲的土匪流寇。

  卢鹤笙背后有势力。

  而那方势力,如果他没猜错,正是天香引。

  天香引于近年突然兴起,势力庞大神秘,收揽包括大魏在内的各国情报,其目的却不得而知。

  他正好借着卢鹤笙的机会,试探下天香引的虚实。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