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50章 魏化雨,你又开始霸道了

第2050章 魏化雨,你又开始霸道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0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1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春帐内云雨毕,已是日暮。

  镂窗外大雪停了,只镐京城里,那高低起伏的一重重瓦檐上尚还积着厚雪,夕光映照下,分外静谧灿烂。

  鳐鳐被魏化雨从暖帐中挖出来,浑身半点儿气力也无。

  满头漆发散落在纤细白腻的腰窝间,另有几缕漆发被汗水打湿紧贴面颊。

  经滋润后的白嫩小脸湿润红透,傅粉牡丹也似的娇嫩。

  漆黑眼睫低垂,遮住了瞳眸里的水光。

  她任由魏化雨给她穿衣打扮,在对方趁机会吃豆腐时,忍不住伸手推拒,嗓音沙哑:“别……疼……”

  “呵。”少年替她系好主腰的细带,大掌摩挲过她的腰肢,“摸一摸就如此叫唤,若我再来上一回——”

  小姑娘一张粉脸霎时变得雪白。

  她咬住嫣红微肿的唇瓣,下意识夹.紧腿,往后缩了下。

  魏化雨被她的反应逗笑,给她穿上琵琶袖的淡粉小袄,伸手刮了下她的鼻梁,“瞧把小公主吓的,你若不愿,我不动你就是。这个时辰了,我若再不送你回宫,你皇兄怕是要活剐了我。”

  鳐鳐张了张嘴,欲说无言。

  两人收拾好,因着鳐鳐腿疼无法骑马,因此魏化雨特意唤了锦鱼和锦瞳把马车驶过来。

  魏北皇族的马车自然装饰得金碧辉煌,檀木雕花四壁,琉璃珠宝盖顶,四角垂着精致的八宝璎珞,于市井间行走,吸引了无数百姓围观。

  鳐鳐寻了个舒服的角落窝着,手里抱一盏杏仁甜茶,睁一双雾蒙蒙的圆眼睛,始终警惕地盯着魏化雨。

  少年满脸无辜,“小公主这般看着我作甚?不知道的,还以为我是什么不正经的人呢。”

  鳐鳐撇了撇嘴。

  这厮可不就是不正经的人嘛!

  她若不把他盯紧些,谁知道他待会儿会不会悄悄摸摸地吃她豆腐?

  正纠结拧巴时,马车忽然徐徐停了。

  锦鱼轻快的嗓音从车外传来:“主子,有人拦了咱们的去路,可要杀了他?”

  “哦?”

  魏化雨挑了挑眉,伸手撩开垂纱车帘。

  只见前方大道上,众多侍卫众星拱月般簇拥着一个二十出头的男人。

  男人五官阴柔,唇角抿着一丝笑,一双眼定定看向马车内,“两年未见,公主殿下竟果真要嫁人了,真叫如我这等裙下之臣,深感遗憾。”

  鳐鳐仍旧窝在马车角落,只绣花宫裙葳蕤铺地,因此叫那男人窥得一角。

  她听着男人的声音,浑身下意识颤了下。

  整个人,便越发往角落退缩。

  魏化雨把她奇怪的反应看在眼里,不觉挑了挑眉。

  骑在马上的男人微微一笑,这才转向魏化雨,对他倾了倾身,“在下卢府鹤笙,现任西北大将军。曾与陛下,见过的。”

  大周西北,毗邻狭海。

  而狭海另一端,正是魏北大陆。

  魏北这些年与中原的生意往来,必然要通过西北陆地,也就难免会与卢鹤笙打交道。

  魏化雨端坐车内,不动声色地把鳐鳐露在外面的裙摆往里踢了踢,淡淡笑道:“犹记得卢将军初到西北时的四面彷徨、孤苦伶仃,如今少年英才,终于站稳西北,平安返归镐京,恭喜了。”

  “托陛下的福。”卢鹤笙仍旧保持微笑,“只是不知,陛下打算何时迎娶我们大周公主,又打算何时返归魏北?届时,在下定要讨一杯喜酒。”

  “婚期已定,待请柬制好,朕定会遣人送去贵府。”

  魏化雨嗓音轻慢,抬手示意锦鱼继续驾车前行。

  卢鹤笙的侍卫们分列至街道两侧。

  马车的车帘被徐徐掩上。

  马车从卢鹤笙面前经过时,忽有一道清越少年声音响起:

  “魏北陛下、大周公主,我天香引将于三日后元禄街开张,届时,还望二位前来观赏捧场。”

  魏化雨卷起马车的竹制窗帘。

  鳐鳐好奇地凑过去瞧,就看见说话之人骑一匹纯黑骏马,正在卢鹤笙稍后一些的地方。

  他穿古怪的黑色宽松连帽大氅,兜帽遮住了他的脸,只露出一张嫣红削薄的唇。

  唇角微微勾起,弧度邪魅而又轻佻。

  偏偏右颊边还有粒小酒窝,令他看起来倒是亲切些许。

  鳐鳐正看得出神,却被魏化雨按住脑袋,把她推到车厢内不许她看。

  他自个儿则含笑颔首,“久闻天香引开遍天下,没想到在镐京城终于也有家店面了。三日后,朕自当前去观赏。”

  说罢,示意锦鱼启程。

  鳐鳐还想看看那个黑衣少年,却被魏化雨摁着脑袋不许她看,还把车帘都放了下来。

  她忍不住愠怒,“魏化雨,你又开始霸道了!我瞧个人你也不许我瞧,你信不信我咬你?!”

  “我竟不知小公主是属狗的,那么,你便咬我一口试试吧。”少年笑吟吟的,把手伸到鳐鳐面前。

  “你……”鳐鳐气怒,扭转身懒得搭理他。

  魏化雨又凑了过来,轻舔了下她的小耳朵,“乖鳐鳐,你同我说说,刚刚瞧见卢鹤笙时,缘何会是那副表情?”

  他心思何等通达,自然把鳐鳐对卢鹤笙的害怕,以及卢鹤笙看向鳐鳐时那充满侵略性的眼神看得一清二楚。

  鳐鳐垂眸,抿了抿唇瓣,显然是不想同他说这事。

  魏化雨笑了下,把她抱到怀里,轻抚了抚她的脑袋,“你我不久便将结为夫妻,你有什么烦恼,自然可以对为夫说。鳐鳐,说出来,我会帮你。”

  虽然这些年以来,他一直有暗中关注鳐鳐,可往来书信里,从没有关于鳐鳐与卢鹤笙的事。

  他记得两年前卢鹤笙高中状元,原本风风光光,是要在大周的朝堂上好好干一番事业的。

  却不知怎的,突然被君念语贬去了西北,让他一介文臣,去平息西北那边的土匪流寇。

  不平息完,此生不得回京。

  须知,西北边陲海岸线长达数千里,流寇土匪无数,老一辈的将军花几十年时间都不曾平息完,他一个毛头小子,又怎么可能平息掉?

  不过是放逐他的借口罢了。

  可没想到短短两年,这厮就顺利返回了镐京……

  少年修长双指夹着一碟酒,忽而垂眸轻笑。

  脑海中,慢慢浮现出那个神秘诡异的黑衣少年。

  天香引啊……

  恰这时,鳐鳐似乎终于想通了,拧巴着一张小脸,声音极轻地开了口……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