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49章 不如小公主与我解解馋

第2049章 不如小公主与我解解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19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1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咬牙切齿。

  怪不得魏化雨劝她别去管凤樱樱的婚事,原来是因为他和李秀缘竟是相识的!

  这两个败类如今凑到一块儿,还叫了这么多美人,定然没什么好事!

  亏皇兄还赐婚给她和魏化雨,这还没出镐京城呢,就抱上了别的美人……

  小姑娘越发恼怒,凑近了门缝,只专心致志想听那两人说些什么。

  雅座内,魏化雨与李秀缘喝了两盅酒,便抬手示意屋内伺候的美人都退下。

  只剩他两人,魏化雨亲自给李秀缘斟了一盏酒,“上次你从卢府拿到的东西,与我的大事颇有裨益。只是若想扳倒那群人,仅凭那点儿东西,怕是不够。”

  “你还想要什么?”

  “文书。盖有双方私印的往来文书,才是真正有力的证据。”

  门外,鳐鳐蹙了蹙眉。

  这二人在打什么哑谜,什么卢府,什么私印文书,又要扳倒谁?

  不过……

  李秀缘乃是她皇兄的臣子,如今和魏化雨勾结在一块儿算什么意思?

  难道,他打算背叛大周?!

  或者,魏化雨会不会利用李秀缘窃取大周国情,然后侵占大周?!

  这个念头令鳐鳐惊出一身冷汗,下意识后退两步,却不小心被裙子绊倒,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而屋内的说话声立即停了。

  片刻后,屋门被推开。

  李秀缘一身青衣,面无表情地出现在门后。

  他扫视了圈雕花游廊,见这里无人,于是回眸看向魏化雨。

  少年四平八稳地坐在圆桌旁,把玩着碧玉酒盏,唇角挂着一抹邪肆的微笑。

  李秀缘便未多作停留,抬步离开了云香楼。

  屋内的少年略一挥袖,强大的内劲砰然关上了两扇雕花屋门。

  他呷了口酒,“中原的美酒,到底不曾有魏北那边的烈。这酒喝着,当真是没劲儿得很。”

  话音落地,一把软剑,铮然架上了他的脖颈。

  鳐鳐站在他身后,小脸清寒如霜,“魏化雨,这么多年过去,你仍旧想谋夺大周?!枉我皇兄待你不薄,这就是你给他的回报?!”

  剑刃凌厉,紧贴着少年的肌肤。

  只要再往前稍挪半寸,必定会切断魏化雨脖颈上的血管。

  可少年毫不在意,仍旧淡定地呷了口酒,挑眉轻笑,“瞧把小公主急的,你自己不也是魏人吗?你自己不也曾亲口说厌恶你皇兄吗?缘何还要替他说话?”

  “一码归一码!我与皇兄争吵归争吵,可父皇母后留下的东西,我与他却是要共同守护的!魏化雨,我不准你打大周的主意,否则……”

  她没继续往下说,手中剑刃,却朝少年脖颈处紧贴了去。

  少年低笑出声。

  他慢慢放下玉酒盏,双指夹住剑刃,“在小公主眼里,大周似乎比我更加重要。我这条命,大约在你心中,果真算不得什么。真可惜,枉我还对小公主一往情深呢。”

  “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鳐鳐胸口起伏得厉害,一双琥珀色圆眸盛满了复杂,握剑的手都止不住轻颤起来。

  其实,

  是喜欢的吧?

  她喜欢眼前的少年,就算五年未见,可她心里面装着的,也仍旧是他。

  所以,当初在与花思慕定亲日期接近时,她才会那么不甘不愿,才会独自前往凉州词买醉。

  可是……

  她喜欢魏化雨,并不代表她要为了这份喜欢,出卖她自己的家国!

  圆瞳里逐渐盛满雾气,她轻声道:“我只问你一句,果真要侵占大周吗?”

  握着长剑的手,越发颤抖得厉害。

  魏化雨挑了挑眉,夹着长剑的双指,微微用力。

  一声铿锵,那长剑竟应声而断!

  鳐鳐猛然睁大眼,尚未来得及反应,少年已然把她拽入怀中。

  他把她抱得紧紧,俯首低嗅过她脖颈间的甜香,嗓音撩人:“瞧瞧,我这未过门的小娇妻竟如此护着娘家,将来是否要把我魏北的东西,都统统带到娘家来?”

  “你……你又开始胡说八道了!”鳐鳐恼羞成怒,狠狠拍了下他的脸,“我刚刚的问题你还不曾回答,你到底会不会侵占大周?!”

  “大周是你娘家,我便是再如何想吞并这块肥肉,也不会下手的。这点子尊重,我魏化雨还给得起。”

  “可是你和李秀缘……你们刚刚……”

  魏化雨低笑,修长手指轻抚过她的长发,“这是男人之间的事,小公主就不要插手了。我与你保证,绝不会做伤害大周的事情,好不好?”

  他保证着,极有耐心。

  鳐鳐盯着他的双眼,只觉他的眼睛明亮纯澈,宛若大漠上的明月。

  沉默片刻后,她垂眸轻声:“若我发现你有任何不轨的苗头,我会马上告诉皇兄……”

  若说魏化雨可能会有吞并大周的野心,可李秀缘,她并不觉得那个男人会里通外国。

  那个男人虽然待姨姨很渣,可是在这种大事方面,至少还是拎得清的,这一点她能肯定。

  而少年吻了吻她的脸蛋,语带纵容:“可以。”

  怀中的女孩儿自带一股幽香,他吻着吻着,便情难自禁。

  一只手,已然不老实地探进少女裙下。

  似是被掐到什么地方,鳐鳐嘤咛一声,浑身都软了下来。

  藕臂不自觉地勾住他的脖颈,她睁着一双雾蒙蒙的圆眼睛,嗓音轻甜:“疼……”

  “小公主勾人得紧,我疼惜都来不及,尚未用力,怎的会疼呢?”

  魏化雨声音低沉喑哑,深邃幽暗的漆眸宛若泛着狼光,叫怀里的小姑娘怪害怕的。

  感觉到那手指的不老实,鳐鳐委屈巴巴,“这样的事,能不能,能不能留到成婚之夜再做?”

  “刚刚小公主偷听我与人谈话,本就有错在先,怎的还敢与我讨价还价?”

  少年灵巧的手指,悄然解开鳐鳐的绣花衣带,“正好我也素了多日,小公主与我解解馋,可好?”

  芙蓉帐暖,华贵的宫裙衣物散落满地。

  帐中传出女子痛苦中又夹杂着欢愉的呜咽,随着有节奏的水声作响,而高高低低,猫儿般娇气,令人心痒难耐。

  帐中,女孩儿被摁趴在缎被上,肌肤白腻娇嫩得晃眼,纤细腰肢与被迫抬起的浑圆.臀.部,形成了惊人的弧度,仿佛能盛下一盏美酒。

  魏化雨自背后取下她的发钗,放到她嘴里,嗓音低哑中带着调笑:“小公主叫得声音未免太大,外间的人都要听到了,真是不知羞。好好l含l着,不许掉出来。”

  说完,却是猛然一个冲.刺。

  鳐鳐媚眼如丝、闷哼一声,嘴里含着的珠钗随着撞.击而叮铃作响,羞耻得令她恨不得把自己埋进缎被里!

  ,

  谢谢柠檬草的打赏!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