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48章

第2048章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3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1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雅座中又是一阵尴尬压抑的沉默。

  良久后。

  花思慕揉了揉宿醉疼痛的脑袋,偏头望向白圆圆,“终归,是我对不住鳐鳐。我没有保护好她,更没有勇气在她面临千夫所指时,挺身而出为她说话。这场买醉,亦不过是我逃避之举。”

  白圆圆只淡淡“哦”了声。

  花思慕从床榻上起身,边套上衣物,边道:“总之,多谢你特意来这里照看我,不如我请你——”

  他原想说请白圆圆去外面用膳,目光落在少女的背影上,却莫名顿了顿。

  他自幼和白圆圆一同长大,只把她当做冷情冷面的女医,却从不曾注意过,这个女人,竟不知于何时长成了这幅窈窕模样。

  身段高挑,腰肢纤细,虽总穿一袭简单的素白衣裙,可今日却莫名的……

  好看。

  他揉了揉眼睛,又给了自己两巴掌,强压下这奇怪的想法,走到窗边推开了窗,“真热!”

  寒冷的冬风,猛然灌了进来。

  雅座内弥漫的甜香,渐渐被这刺骨冷风吹散。

  那股子纠缠花思慕与白圆圆的燥热,也随之四散。

  白圆圆回过神,目光仍旧落在繁华长街上,纤细手指却是不动声色地扣拢衣襟最上方的盘扣,喃喃重复道:“是啊,真热……”

  又一阵刺骨寒风刮进来,雅座内最后的旖旎也消失无踪。

  插在铁骨泥刻细口瓶内的梅花恣意横斜,于梨花木案几上悄然落下几枚嫣红花瓣。

  搭在施上的锦衣悄然无踪,花思慕不知于何时离开了这里。

  风中传来谁的叹息。

  雕花窗畔,少女身影高挑清瘦,仍旧注目遥望长街。

  ……

  “皇兄!”

  乾和宫内,鳐鳐死死拽着君念语的龙袖,白嫩清丽的小脸上满是纠结,“人家真的不是故意的嘛!若白姐姐和思慕哥哥发生了什么可怎生是好,不如,不如你现在就赐婚,也算掩盖丑闻不是?!”

  君念语双眉紧蹙,面无表情地跪坐在案几旁,正教怀里的小晚卿临摹魏碑。

  “你自己惹出的事,却想着我给你收场,你想得美!”

  他冷冷拒绝。

  花思慕与他是君臣,却也是过命的兄弟。

  他妹妹退婚不算,如今又害得花思慕娶他未必欢喜的姑娘,这叫什么事儿?!

  鳐鳐松开手,气鼓鼓地鼓起腮帮子,盯着君念语看了半晌。

  然而少年不为所动,仍是握着小晚卿的手,仔细教她临字。

  鳐鳐正无可奈何时,专门侍奉君念语的小太监踏进来,恭声道:“皇上,卢大人已在御书房等候。”

  君念语搁下毛笔,起身朝御书房而去。

  鳐鳐瞪着他走远,忍不住骂了句混蛋。

  小晚卿吹了吹未干的宣纸,笑容萌萌地看向鳐鳐,“鳐姐姐,我爹说,女人想从男人那里得到什么东西时,一定不能凶。他说女人最大的武器,是撒娇。我娘一撒娇,我爹就什么都愿意松口,什么都愿意给她。”

  鳐鳐愣了愣,小晚卿才几岁,张相那厮,怎的口不遮掩的,什么都跟她说……

  她掩住小晚卿的小嘴,窃声道:“刚刚那话,可不敢给旁人听见,记住了?”

  小家伙睁着圆乎乎的眼睛,乖乖点头。

  没过多久,君念语从御书房回来了。

  他坐下来,小晚卿望了眼鳐鳐,举起自己刚刚写好的几个大字,“皇帝哥哥,你看卿卿写得好不好?”

  君念语略一点头,语气中带上了赞赏,“不错。你鳐姐姐与你这般大时,一手字与鸡扒无异。”

  小晚卿尴尬望了眼鳐鳐,继而收起大字,“鳐姐姐有事情要和皇帝哥哥说,卿卿告退。”

  说罢站起身,理了理小宫裙,乖巧可爱地朝君念语行了个标准的宫廷退礼,慢慢退了下去。

  君念语拿过奏章在案几上摊开,“想求我赐婚,门儿都没有。魏文鳐,你以后做事能不能长点儿脑子?”

  说完,却不见小姑娘说话。

  他抬眸望向鳐鳐。

  小姑娘双手托腮,睁一双雾蒙蒙的圆眼睛,嗓音甜美婉转:“皇兄……”

  一波三折的余声,竟是难得的撒娇。

  少年批奏章的手抖了抖。

  小姑娘冲他眨了眨眼睛。

  君念语下意识地避开目光。

  妹妹的眼睛并非是大周皇族标志性的凤眼,反而与娘亲几乎一模一样。

  同样的偏圆杏眼,蜜糖似的琥珀色,甜得叫人心都要化了。

  鳐鳐见撒娇似乎有效,于是凑过去,肩膀紧贴着君念语的,轻轻地蹭啊蹭,“哥哥,这一次我真不是故意的,你得替我想个法子,帮我和他俩遮掩过去……我觉得吧,赐婚是最好的了。”

  “鳐鳐。”君念语搁下狼毫笔,扶正她的坐姿,语气稍稍缓和,“此事并非我不帮你,只是你也知花思慕与白圆圆未必对彼此有意,我又如何能直接赐婚?更何况,他俩未必……做了那事。为保万一,不如你亲自去一趟云香楼查看究竟。”

  鳐鳐一想也是,谢过君念语,急匆匆便要出去。

  刚撩开珠帘,背后再度传来君念语的声音:

  “鳐鳐。”

  “嗯?”少女回头。

  君念语注视着她那张堪称国色天香的容颜,沉默半晌,才缓声道:“刚刚在御书房,从卢卿那里得到消息,卢鹤笙,回来了。”

  鳐鳐撩着珠帘的手,倏然收紧。

  ……

  小姑娘怀揣着复杂的心情,策马来到云香楼,提着马鞭轻车熟路地奔进楼上。

  她知晓花思慕有常去的雅座,因此未作耽搁,直奔那间雅座。

  谁知刚奔上二楼雕廊,就见几名美貌侍女端着盛满美酒佳肴的红漆托盘过来,笑吟吟地推门进了那间雅座。

  小姑娘皱了皱眉,这白姐姐和思慕哥哥在搞什么,怎的还有心思叫这么多好酒好菜?

  等侍女们退出来后,她悄悄儿地凑到那间雅座外,凑到门缝前仔细朝里张望。

  却见里面圆桌旁坐着两个各有风姿的男人,正美人在怀,把酒言欢。

  其中一个,黑衣红带、腰挎弯刀,俊脸邪佞嚣张,正是该死的魏化雨。

  坐在他对面的,

  不是李秀缘又是谁!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