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46章 白圆圆的心思

第2046章 白圆圆的心思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5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3:0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暖阁地势极高,因此可俯瞰皇宫景致。

  鳐鳐透窗望去,只见鹅毛大雪漫天而落,一位姿容秀丽的男人,正系着鹤氅,撑一把素色纸伞,慢条斯理地行走在雪地里。

  他气质出尘,眉眼流转间皆是单薄凉意,却别有一股山中高士般的风流,如松如竹,同朝中其他大臣大不相同。

  而他正沿着朱红宫巷,往乾和宫御书房那边去。

  “李秀缘?”小姑娘嫌弃挑眉,“就是他休弃的姨姨,嫌贫爱富的玩意儿,他算得什么良配?!魏化雨,你可是眼神儿不好?你若再这般胡说八道,我——”

  她的话,尽数被堵在唇里。

  少年一手扣着她的后脑,一手按住她的后背,迫使她紧贴着他。

  缠绵悱恻的吻,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来的霸道和深沉。

  鳐鳐猝不及防,眼睛睁得极圆。

  少年抬眸间,见她如此,不觉笑了下,咬着她的唇瓣温声道:“闭眼。”

  鳐鳐下意识地遵从。

  却在被吻了片刻后,又忍不住睁开眼。

  眼前的少年,眉眼深邃英俊,乃是魏北最年轻的帝王。

  他身上有风沙的味道,苍茫,凛冽,霸道。

  同中原的那些王孙公子,是不同的。

  而她该死的,欢喜这种味道!

  一吻罢,魏化雨见小姑娘仍旧睁着湿漉漉的眼睛,于是点了下她的额头,只低笑几声,倒也不曾说什么。

  鳐鳐小脸红扑扑的,眼睫湿润,傻兮兮地抱起画册,“姨姨的婚事可要怎么办才好?说起来她也是二十岁的年纪了,真的耽搁不得……”

  “缘分这东西说来就来,譬如你我。所以,小公主有什么好操心的?”

  “呸,不要脸的东西,谁跟你有缘分了?!皇兄虽说赐了婚,可我自己却还不大同意嫁给你呢!”

  鳐鳐卷起画册,娇嗔地打了下魏化雨。

  少年如同幼时那般,伸手去拧她的耳朵,“魏文鳐,你反了天了你!”

  “疼!”

  小姑娘哼哼着,一双琥珀色圆眸宛若蒙了层雾气,可怜兮兮地瞅着面前少年。

  被这样一双眼盯着,魏化雨多年磨练出的冷硬之心,莫名软了软。

  “真是娇气……”他松开手,见白嫩耳朵上果然被他拧红,于是又替她揉了揉,眼底却是多出几分认真来,“鳐鳐。”

  “嗯?”

  “如今的魏北,非昔日可比。你亦知晓我当年登基不过十二岁,众多世家豪门欺我年幼,掠夺兵权把持朝政。多年来,我虽排除异己,然而朝中仍有势力盘踞,威胁朝堂。你嫁过去,我怕你会吃苦。”

  他的小公主这么娇气弱小,魏北朝堂的那群蛮人,怕是会把她吃得渣都不剩。

  鳐鳐却浑然不知世情险恶,仍旧睁一双雾蒙蒙的眼睛,“可是,你会保护我的呀!”

  魏化雨怔了怔,旋即失笑。

  他把她抱到怀中,深嗅了一口她身上的甜香,“是,我会保护你。”

  说完,那双深邃漆眸却越发复杂幽暗。

  朝中世家,能够令他真正忌惮的几乎没有。

  却唯有一人,让他根本无从捉摸。

  那人以女子之身搅弄朝中风雨,凭一双纤纤素手翻手为云覆手为雨,使得宋家从二流世家一跃而成权倾朝野的庞大世家……

  那是他的未婚妻,

  宋蝉衣。

  这个女人并不爱他,如此舞权弄柄,也不知究竟是为了什么。

  如今甚至跟到周宫,亦不知藏身何处。

  而鳐鳐浑然不曾察觉到他的思量,只好奇地从他怀中仰起头,“魏化雨,你又在盘算什么?”

  这厮眼泛狼.光,一看就知道在算计什么人。

  魏化雨回过神,刮了下她的鼻梁,“唤我太子哥哥。”

  正说着,外间阿蝉进来禀报:“公主殿下,白姑娘到了。”

  魏化雨随手顺走鳐鳐鬓角的牡丹,三两步跃到窗畔,于鼻尖下轻嗅一口,回眸笑道:“这朵牡丹,哥哥我先拿走了。”

  说罢,推开窗一跃而下。

  鳐鳐抬手摸了摸鬓角,刚急切地唤了声“你站住”,少年已然消失得无影无踪。

  白圆圆推门而入,解下落雪的斗篷,走到鳐鳐身畔坐了,搓手道:“外间可冷了!”

  鳐鳐把怀里的小暖炉塞到她手里,“这样的雪天,你怎的进宫了?也不怕路滑摔着。”

  “我若再不进宫寻你,花思慕那个傻子,怕是要醉死在云香楼了。”白圆圆垂眸,拈起桌上圆碟里的点心,不紧不慢地放进嘴里。

  咬了一口,却又吐在帕子上,“跟你说了许多次,少食甜食,你偏是不听。蛀牙什么的,莫非都不怕了吗?更何况整日里食甜,对皮肤也没有好处的。”

  鳐鳐一手托腮,“你还未告诉我,花思慕他怎么了呢。”

  “大约是受了刺激,这段时日一直在云香楼买醉。我去看过两次,醉得不省人事,胡子拉茬的。若给旁人瞧见,定要笑话他。鳐鳐,咱们一块儿长大,我寻思着,你还是去看看他为好。”

  她说着,又仔细漱过口。

  鳐鳐却只盯着她的侧脸细瞧。

  白圆圆好奇地转向她,“你盯着我作甚?”

  鳐鳐“嘿嘿”笑了两声,起身从一侧的博古架上取下只巴掌大的小瓷罐,塞到白圆圆手里,“这是醒酒香,我自己调的。你在花思慕寝屋里点燃,任他醉得再深,也定然很快就会醒来。”

  白圆圆拿着小瓷罐,蹙眉道:“我可是特意进宫,来请你去看他的。你把醒酒香交给我,又是什么意思?”

  鳐鳐一手搭上她的肩,凑近了小声调笑:“我们白神医天生一副冷漠性子,除了病人,谁也不关心。怎的,却莫名其妙关心起思慕哥哥来了?白姐姐这副心思藏得可真深,我从前,竟半点儿都未曾察觉呢。”

  “你——”

  白圆圆一张清秀小脸霎时涨得通红,“你胡说什么!”

  “好了好了!白姐姐还是赶紧去给思慕哥哥送醒酒香吧,若是晚了,可就被别的姑娘捷足先登了!”

  鳐鳐拖起白圆圆,把她往门口推,羞得白圆圆脸蛋红透,拿起斗篷就跑了。

  鳐鳐站在暖阁外的屋檐下,目送白圆圆远去,忽而会心一笑。

  如果是白姐姐,她和思慕哥哥,一定会幸福的吧?

  正发呆时,身侧响起一个戏谑声音:

  “傻笑什么呢?”

  鳐鳐偏头,只见魏化雨那厮不知何时回来的,正坐在高高的镂花扶栏上,晃悠着双脚,优哉游哉地把玩那朵绯丽牡丹。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