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39章 从幼时到成亲,她等了他十年

第2039章 从幼时到成亲,她等了他十年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5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笑了声,“如此贫寒,姐姐就不必强撑着了。”

  凤樱樱随她踏进来,正欲说话,卢金枝眼尖地看见了搭在簸箩上的,那件尚未完工的衣裳。

  她抓起衣裳,只见这衣裳乃是用贵重的云华缎裁制,衣袖等已经缝好,只衣服上的银线竹花纹,尚还只绣了一半。

  可仅仅虽只有一半,也精致贵重到足够人惊叹的了。

  而这衣服大小,几乎就是李秀缘的尺寸。

  她不禁冷笑,“世人都道,有的女子不知廉耻,便是被休弃了,却还不要脸地缠着前夫。凤樱樱,你便是这种女人吧?!”

  凤樱樱沉默片刻,轻声道:“我与他自幼就认识,我对他的感情,不仅仅只是男女之间的感情。更多的,是多年相濡以沫的亲情。金枝,你大约并不了解我与他从贫寒中一路走来的心酸。这衣裳,是我对他的关心,但……”

  “但,我关心他,却并不愿意让他知晓。这件衣物我会好好绣完,之后我会送到你们府邸的后门,交由你的丫鬟。你只需对他说,这衣物乃是你亲手做的就好。我不在意他知不知晓这衣裳是谁做的,我只希望,在这样冷的寒冬里,他勿要被冻伤。”

  她欢喜秀缘,单单纯纯只欢喜他这个人。

  从小一起长大的他们,有着比谁都要深的感情。

  她相信秀缘休弃她乃是有原因的。

  她信任他,从小到大。

  卢金枝的面色变了变。

  她咬了咬唇,目光从那件衣裳上流连了许久。

  她知晓这样好的绣工,寻常绣娘是绣不出来的。

  若拿回府里送给夫君,夫君当欢喜才是。

  她终于露出一抹笑容,“算你识相。我也不会白拿你的东西,我会付银子的。你的绣活做得极好,这样吧,今后我与夫君的所有衣物和枕套被面,都交给你来裁制绣花,我会按照市面上的价格,付你银钱的。”

  凤樱樱脸色白了些,却并未拒绝。

  恰这时,外面传来了鳐鳐的清脆声音:

  “你来这儿作甚?我姨姨不欢迎你,你快走!”

  凤樱樱与卢金枝走到屋外,才看见来者竟是李秀缘。

  他今年不过二十岁,生得眉清目秀,雅致秀丽。

  只身形略微单薄了些,一看就知是个读书人。

  他面无表情地绕过鳐鳐,上前扶住卢金枝,淡淡道:“天寒夜冻,你来这里作甚?当心伤了腹中胎儿。”

  说罢,一个正眼也不曾给凤樱樱,便扶着卢金枝往小院外而去。

  卢金枝回头笑看了眼凤樱樱,声音如水般娇弱:“我怕姐姐冻着,特意给她送些银钱。”

  “你就是滥好心,她有手有脚,自己难道不会挣银钱吗?今后,这种偏僻清寒的巷弄,你不准再过来。落雪成冰,若是滑倒,我当会心疼。”

  “都依夫君的……”

  两人快要走出了小院。

  被彻底忽视的鳐鳐气得心肝疼,见凤樱樱一双眼只盯着李秀缘,就越发来气。

  她三两步冲到石桌旁,把上面托盘里的银元宝、首饰等物尽数砸到李秀缘背上,“走走走,带着你的女人赶紧走!这种偏僻清寒的巷弄,容不下你们这种金尊玉贵的人!”

  李秀缘驻足回望,冷声道:“公主深夜留宿宫外,原就犯了宫规。本官不曾弹劾你,你已该庆幸。如今还拿东西投掷内人,若是伤了内人的胎,公主可担得起这个责任?!”

  “我何曾砸过她?!我砸得分明是你这个负心汉!”

  鳐鳐简直要被他气得跳脚。

  她当然知晓卢金枝怀着孩子,所以都有很小心不去碰她、砸她。

  这李秀缘睁着眼睛说瞎话的功夫,竟不下于魏化雨!

  果然男人都是大猪蹄子,就没有一个好的!

  凤樱樱拉住鳐鳐,朝她摇了摇头。

  鳐鳐怒哼一声,嘲讽道:“李秀缘,本宫倒要瞧瞧,如你这种贪图富贵的陈世美,在官路上究竟能走多远!爱民如子?!呸!连自己妻室都不爱的人,又怎能指望你爱民如子?!”

  李秀缘冷笑,“公主此番言论乃是牝鸡司晨、后宫干政,待明日早朝,本官定要参奏圣上!”

  说完,在鳐鳐能杀人的目光里,不紧不慢地扶着卢金枝离开。

  鳐鳐捂住心肝,一把抓住凤樱樱的手,“不行了,姨姨,这男人忒气人了!我不能再呆在这里,我要去花楼里喝点儿酒缓缓!”

  说罢,不顾凤樱樱的挽留,径直窜走了。

  古旧的小院,再度清冷下来。

  凤樱樱独自在圆桌旁坐了,抬眸望向院门外。

  那人早已带着他的娇妻,走得无影无踪。

  她慢慢抬起头。

  挂在樱树枝桠上的灯盏,朦胧照出一小团天地。

  漆黑的夜穹,逐渐飘落起细雪。

  它们落在樱花树的枝头,点缀着这株光秃秃的花树,令它平添几分惹人怜惜的颜色。

  她呼出小团雾气,眼睛十分明亮。

  她知晓镐京城的人都在谈论,李秀缘绝情绝爱,不爱发妻,只爱富贵。

  可她与秀缘一块儿长大,她知晓他是怎样的人。

  她凤樱樱虽傻,可十来年的相处也足以令她看清楚,他究竟是什么样的人啊!

  她所嫁的人,绝不是一个无情无爱之人。

  当初被休弃后,她从他府邸里搬出来时,她清晰地记得,他就站在府门口的台阶上,对着她上马车的背影,轻声说了句,

  “等我。”

  少女收回视线,慢慢搓了搓微微冻僵的双手。

  她会等他。

  正如从幼时到成亲,她等了他十年。

  她懂他的。

  小院光线昏惑,可凤樱樱的眼睛却极为明亮。

  她的眼睛里,

  有光。

  ……

  鳐鳐策马来到临街一座繁华笙歌处。

  “楼外楼”的金字招牌十分华贵耀目,她熟门熟路地踏进去,如往常般要了间雅座,便往楼上而去。

  恰逢程承从楼上下来。

  两人错身而过。

  鳐鳐火急火燎的,并未注意到程承,进了雅座唤了两个小姑娘进来唱曲儿,便自斟自饮起来。

  而程承已经步出楼外楼。

  他低头望了眼手中的珠钗。

  这是刚刚从鳐鳐发髻上顺过来的。

  狭长双眼掠过凉薄之意,似是想到什么,他笑了笑。

  ,

  两更。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