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37章 不如你亲自侍奉我,价钱随你开

第2037章 不如你亲自侍奉我,价钱随你开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5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凤樱樱怔了怔,眼中很快浮现出一抹懊恼。

  她竟然忘记把衣裳和簸箩收起来了……

  “姨姨,这衣裳瞧着就是李秀缘的尺寸,你买这样好的布料给他做衣裳,怎就不舍得给自己买点儿好布料裁制袄裙?再说了,李秀缘那个混蛋,竟然休弃你迎娶旁人,这种薄情男人,你何必对他好?!”

  面对鳐鳐激烈的情绪,凤樱樱却是无奈一笑。

  她把姜茶放到鳐鳐面前,“暖身的姜茶,我加了黑糖块儿,应当不难喝,你快喝了暖身。”

  见鳐鳐捧起茶盏,她才拿起那套没缝制好的衣裳,继续认真地缝上窄袖,“你不知道,秀缘他畏寒,冬日里,其实穿不得那些个宽袍大袖的衣裳,因为宽袖易灌风,他身体受不了。可如今镐京城世家都流行宽袍大袖,他若穿了个寻常窄袖的去,必然要给人笑话。我把这窄袖衣裳做得华贵些,他穿出去,就不会被人笑话了。”

  如今镐京城文官里,的确流行那种华丽的宽袖大氅。

  衣带当风的,颇有几分仙气。

  而窄袖衣裳,只有武将和寻常百姓会穿,在一些清高文官眼中,是很上不得台面的。

  李秀缘寒窗苦读,于三年前高中状元,之后官途亨通,如今年纪轻轻便位居户部侍郎,将来前程不可限量。

  而凤樱樱是在四年前嫁给他的。

  却在他成为户部侍郎时,被以“无所出”、“罪臣之女”的名义休弃,另娶了吏部尚书的嫡女千金。

  她独自从李府搬走,除了几件衣裳,没带走任何财物,也不肯接受任何人的资助。

  却凭着一手过人的绣工,赚了不少银子,好歹在镐京城这个小角落重新置办了个简陋的家。

  至于李秀缘,在休妻后的两个月,就娶了那位吏部尚书的千金。

  鳐鳐想着这些往事,不觉又为凤樱樱心酸。

  她看了眼凤樱樱指尖那些细茧,转移了这个话题:“我今儿出宫,乃是为了请教姨姨一件事。就是……姨姨能不能告诉我,为什么我每次想起太子哥哥,都会忍不住地心跳加快?跟他见面的时候,我总是忍不住与他吵架。可是当他离开,我又会非常舍不得。你知道否,昨夜我一宿没睡,脑子里全是他的音容笑貌,讨厌死了!”

  凤樱樱惊讶地望向她。

  小姑娘琥珀色的圆瞳,像极了妙言姐姐。

  那圆瞳里,此时雾茫茫的,含着点点懵懂,纯净而又无辜。

  她忍不住笑出了声儿。

  鳐鳐蹙了蹙眉尖,脸蛋不觉微红,“姨姨,你笑什么?”

  “我笑你这小姑娘,喜欢上了男人都不知道!什么心跳加快、什么舍不得、什么夜不能寐,这些不都是喜欢和挂念一个人,才会有的症状吗?不瞒你说,当初我每次瞧见秀缘,也都会紧张到心跳加快呢!”

  她垂眸,边做着针线活儿,边笑语。

  “喜……欢?”鳐鳐怔了片刻,又急忙摇头,“不可能,他待我不好,我才不会喜欢他!”

  凤樱樱轻叹,“公主殿下终究年幼,这些事儿也不曾有人教过你,你自然不懂。不过,你不是与花府的公子有婚约吗?怎的却……喜欢上那位魏北的皇帝?”

  她长居市井间,并不知晓宫里发生的一切。

  更不知道花思慕与鳐鳐的婚约,早已取消。

  鳐鳐鼓了鼓腮帮子,腼腆地把这段时日以来发生的所有事情,全部告知了凤樱樱。

  ……

  与此同时,鬼市。

  这两年,君天烬带着姬如雪遍游大好河山去了,说是要逛遍天下美景,所以如今坐镇鬼市的,乃是君佑姬一人。

  她独自坐在高高的七星楼里,身着绫罗青衣,霜发披散在腰际,低垂眼睫,纤细手指缓慢轻抚过面前搁着的黑漆长筝。

  袅袅筝音,透着刻骨的凉意,依稀可窥得弹筝人心底的淡漠凉薄。

  恰此时,黄泉推开雕门,恭敬道:“少帝,一楼大堂有人闹事,似是不满咱们楼里提供的姑娘。”

  “闹事?”

  君佑姬抚筝的玉指微微顿住。

  抬眸之间,霜色睫毛越发衬得瞳眸漆黑幽深,“鬼市中,已经多年不曾有人敢闹事……他是谁?”

  黄泉不安地望了眼少女的背影,声音低微:“乃是程家的公子,程承。”

  “锵——”

  一声响,佑姬指尖下的琴弦应声而断。

  她望了眼指尖沁出的血珠,抬手轻吮了下。

  继而,在黄泉诧异的目光中,起身,面无表情地朝楼下而去。

  因吮过血珠的缘故,朱唇越发嫣红饱满。

  然而她的美貌却是不染尘埃的美,纵便明艳,也令人无法产生任何不良的旖旎幻想。

  有的,只是拜倒在裙下的敬重与仰慕。

  她顺着镂空雕花的楼梯,缓慢朝一楼大堂而去。

  随着一层层往下,四周的喧嚣玩乐声越发嘈杂热闹。

  踏下最后一级台阶,就瞧见金碧辉煌的大堂内,里三层外三层的围着人,正围观着什么。

  随着她的到来,人群立即恭敬地让开一条路。

  君佑姬望向里面。

  只见程承酩酊大醉,死死掐着一名美人的脖颈,把她狠狠摁在精致的梨花木圆桌上。

  满桌满地都是摔倒的酒瓶。

  他眼圈发红,英俊的面庞上皆是狰狞。

  而被他掐住的美人吓得瑟瑟发抖,余光瞧见君佑姬亲自过来,忙崩溃地喊了声“少帝大人”。

  程承缓慢转过头。

  目光所及,佑姬踩一双深青木屐,身着绫罗交领青衣,霜发披散在背后,未加点饰,就这么静静立在那儿看着他。

  分明是不施粉黛的容颜,可灯火下,却莫名灿若神女。

  “你来了?”

  他轻笑,把手底下掐着的美人推了开,运着内劲,随手就敲碎了面前的梨花木圆桌。

  满地狼藉。

  他踉踉跄跄走到君佑姬跟前,伸手缠住她的一缕雪发,垂眸盯着她的双眼,“我来鬼市,是为了见你。可你,却不愿见我……是不是只有我砸了你的地盘,你才会出现?啊?”

  他环顾四周,嘴角挑着凉薄的笑,“君佑姬,你们鬼市尽是些庸脂俗粉。叫她们来侍奉我,她们也配?我不满意她们,我只满意你。不如你亲自侍奉我,价钱随你开,如何?”

  ,

  大家应该还记得凤樱樱吧,捂脸。

  正文没交代清楚她和秀缘小和尚的结局,番外要写他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