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36章 小姑娘嫌弃得不得了

第2036章 小姑娘嫌弃得不得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4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垂眸咬唇,转过身子避开魏化雨的目光,慢吞吞把剑刃收回鞘中。

  少年轻笑,把她温柔抱到怀里,细声哄道:“你长居宫中,并不知晓人情世故。如这种欢不欢喜的,便是戳穿了又能如何?何必脸皮这般薄?男女之事,说开了,也不过就是你欢喜我,我却欢喜他那么一回事儿。”

  这样的安慰,在鳐鳐这里还是有点儿作用的。

  她嗅了嗅少年身上特有的风沙气息,忍不住又把他推开,“你是不是自打来了镐京,就不曾沐过身?”

  魏化雨不解地嗅了嗅自己,“沐过啊!前两天才沐的呢。”

  “你身上一股子风沙味儿,就是魏北那边戈壁荒漠的味道!纵便沐过身,你也肯定没换衣裳!纵便换了衣裳,也定然是没洗的衣裳!”

  小姑娘嫌弃得不得了,揪着他下了绣床,“这样脏,不许你上我的床!来人啊,快给本宫重新备沐身的香汤!”

  她正喊着,魏化雨一把捂住她的嘴,“我的小祖宗,你是生怕旁人不知道我在你这儿呢?你皇兄可是三令五申,不准我夜间与你独处,否则的话,就要在你送亲的队伍里添上许多古板嬷嬷。我可不想听那群老嬷嬷啰嗦!”

  鳐鳐挣开他的手,琥珀色圆眸仍旧满是嫌弃,“可是你臭!”

  “这是男人的味道,怎么就臭了?”少年不服,却为了能上鳐鳐的床,还是乖乖去屏风后沐身。

  鳐鳐追到屏风后,只见他已经利落地褪下外裳。

  她皱眉:“这水是我洗过的!”

  “没事儿,我不嫌弃你。”

  “你——”

  在厚脸皮太子哥哥面前,鳐鳐总觉自己词穷得不行。

  她组织措辞的时候,魏化雨“坦坦荡荡”地转向她,笑容轻佻却俊俏,“我就没见过如我家小公主这般急色的人,瞧瞧,竟盯着我洗澡舍不得走。”

  鳐鳐回过神,才发现这厮竟脱了个.精.光!

  腿,间,那物,尤其惹眼。

  “你流氓!”

  她尖叫一声,捂着眼睛转身就跑!

  不期然撞到屏风上,疼得急忙捂住额头,气急败坏地跑回了绣床。

  魏化雨低笑了声儿,“小公主且在榻上等着,待我沐过身,就出去侍奉你。”

  鳐鳐没说话,只砸了个绣枕过来,惹得他又是一阵大笑。

  然而魏化雨今夜终究未曾在雍华宫住下,只因锦鱼过来相请,说是风大人到了。

  鳐鳐趴在绣枕上,望着珠帘外那两人说话的身影,目光忍不住仔细打量了锦鱼。

  这小宫女生得极为貌美,身段饱满窈窕,气度活泼大方宛如世家小姐,也不知魏化雨从何处寻来的……

  她撇了撇嘴。

  似是察觉到她打探的目光,魏化雨转过身,隔着珠帘道:“风玄月进宫了,我今夜得去见他。”

  “你去便是了,同我说作甚?”鳐鳐扯住垂纱帐幔,指甲轻轻刮过上面的绣花纹,一双琥珀色圆瞳湿润无辜。

  “我不是怕你多想吗?”

  魏化雨低笑了声,就抬步同锦鱼一道离开。

  鳐鳐坐起身,望着珠帘后空落落的寝殿,不知怎的有些气,抬手就把小枕头砸了出去。

  长夜漫漫。

  她独自躺在绣床里,辗转反侧睡不安稳。

  脑海中,总是无端浮现出魏化雨那张妖孽俊俏的面庞。

  在想起他时,一颗心,也跳得比素日里快上许多。

  真是奇怪得紧。

  “哎呀!”

  小姑娘不耐地翻了个身,把缎被拉起遮住脸,在这温暖的冬夜里,烦躁极了。

  翌日。

  鳐鳐天光刚亮时,就起床梳洗了。

  她没让杏儿等人伺候,自个儿坐在梳妆台前,盯着菱花镜里那张憔悴的容颜,忍不住又在心里把魏化雨骂了个狗血淋头。

  不过是个男人,怎的就让她夜不能寐了?!

  她咬牙,拿珍珠霜在脸上敷了厚厚一层,才勉强遮盖住憔悴之色。

  用罢早膳,她不曾带宫女,独自骑了匹快马离开皇宫,朝东北向的长街而去。

  绕过一条条街巷,她终于在一处偏僻的朱巷前停下。

  利落地翻身下马,她熟门熟路地朝朱巷深处走去。

  这里环境极为优雅僻静,最里面的一户人家,古朴木门泛着青苔,攀爬盘踞在门框四周的藤蔓,因着冬日的缘故早已凋零枯黄。

  燕巢空空,去年的对联早已褪色,墨字斑驳,难以辨认。

  檐下倒是挂着两盏崭新风灯,在这样的寒冬里,令这户人家平添些许生气。

  鳐鳐三两步奔到木门外,使劲儿叩了叩门,连声音也染上欢喜:“凤姐姐,你在不在?”

  里头传出些微声响,很快,穿樱色半旧袄裙的姑娘打开了门。

  一身肌肤是天生的白嫩细腻,鹅蛋脸娇俏可爱,望向鳐鳐的目光满是好笑与无奈,“说了多少回,别叫我姐姐,公主该唤我姨姨才是。”

  “嘿嘿!”鳐鳐踏进门槛,亲昵地抱住凤樱樱的手臂,“姨姨看起来只比我大一点点,唤你姨姨,怕把你给唤老了呢!”

  凤樱樱乃是当初沈妙言在灵安寺认得妹妹。

  “你这孩子,这张巧嘴,也不知谁才能治得了你!”

  小院角落有个水井,旁边种两株病梅。

  墙角是几丛扶疏凋零的花草,一株光秃秃的樱花树立在院中,下方置着石桌石凳,因为天冷的缘故,那些凳子上还被凤樱樱仔细盖了软垫。

  “快坐,我去给你沏茶。”

  凤樱樱让她在石凳上坐了,便匆匆进屋煮茶。

  鳐鳐环顾四周,但见这座小院被收拾得很干净,窗明几净,檐下挂着成串的红辣椒与玉米,凤姐姐养得两只小猫崽正团在台阶上打架。

  她又看向面前的石桌,上面放着个红漆木簸箩,里面碎布与针线收拾得极为整齐。

  簸箩旁,还搭着一件未做完的衣裳。

  鳐鳐伸手拿起衣裳,这是男子款式,深青色布料触手温软细腻,在惨白的冬阳下泛出暗纹光泽,应是镐京城新近流行起来的云华缎。

  这料子,价值不菲呢。

  凤姐姐买了做成衣裳,难道……

  是要送给那个男人?

  鳐鳐脑海中浮现出李秀缘那副冷肃面容,忍不住一阵厌恶。

  恰此时,凤樱樱从屋里端着茶水出来了。

  鳐鳐抬头道:“姨姨,这衣裳,你是给谁做的?”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