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32章 以血发下的誓言

第2032章 以血发下的誓言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43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4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念语瞥了眼棋盘上的活局。

  他漠然合上书卷,“在你眼中,一切都是用利益来衡量的吗?若有朝一日,其他人想从你那儿得到鳐鳐,是不是只要所出价码足够,你也会轻易而举把我的妹妹,卖给那人?”

  “大舅哥真爱说笑……”

  “我仅有鳐鳐一个妹子,这五年虽是同她争吵度过,可血浓于水,她在我眼中,胜过我的生命。”

  魏化雨挑了挑眉,转动眼眸看向君念语。

  此时天光初现,雕窗外朝霞映雪。

  十四五岁的少年,在这个初冬的黎明,正襟端坐在小佛桌旁,眼下是一宿未眠的青黑,眼眶则微微发红。

  在这个寻常的黎明里,魏化雨忽然窥见了这位年轻的大周皇帝,对他妹妹的真情实感流露。

  再如何嫌弃,再如何怒其不争,追究起来,却也终究是血浓于水的关系啊!

  他敛了眉眼,勾唇一笑。

  天光破晓,薄金色的霞光从琉璃瓦檐折射,温柔落于他的瞳孔里。

  他望向一侧侍立的小太监,“去,把我从魏北带来的烈酒拿来。”

  小太监愣了愣,下意识望向君念语,见他并不反对,于是颠颠儿地去魏化雨所居宫殿拿酒。

  他很快捧来一只深青陶瓮。

  魏化雨解开封泥,浓烈的酒香,霎时弥散在乾和宫寝殿。

  他拿过两只天青色瓷碟满上,“魏北最烈的酒,一盏可醉风月,一坛可醒余生。然无以下酒,唯有在下真心一颗。”

  说着,随手摘下腰间佩刀,对着掌心轻割了下。

  鲜血渗出,被他尽数滴落在酒碟之中。

  原本醇厚剔透的酒酿,霎时晕染开血红。

  他微笑端起其中一碟酒,满不在乎地饮下肚。

  君念语始终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在他喝完酒后,才慢慢端起自己面前那盏,同样一饮而尽。

  这些年他饱读各国志,知晓魏北那边有饮酒为誓的风俗。

  即把自己的血液滴落在酒水里,以此发下的誓言,必定会一生遵守,否则,就会受到神灵最残酷的惩罚。

  魏北那边信仰神灵,以此发下的誓言,比中原这边的死誓更具约束力,魏人是绝不会违背的。

  他饮尽酒,抬眸看向对面。

  千言万语,皆都化在了那坛酒中。

  这是男人之间的交流方式,

  沉默,

  却有效。

  ……

  这一天,魏化雨和君念语生生把那坛酒分食了个干净。

  酒太烈,饶是两人酒量再好,也免不了酩酊大醉。

  魏化雨在第二天晌午才醒,揉着宿醉胀痛的脑袋,唤来锦鱼、锦瞳替他梳洗更衣。

  双胞侍女一前一后地侍奉着。

  锦鱼把净面的湿帕挂好,回头笑道:“镐京城那位花公子,昨儿遣了人进宫,给圣上送了帖子来。只是圣上尚还醉着,因此不曾读过。”

  说话间,锦瞳已经给魏化雨扎紧腰带。

  她抬头娇笑,“奴婢把帖子读给圣上听?”

  “好。”少年声线低哑,在圆桌旁坐了,边用早膳边听着锦瞳读帖子。

  那帖子,竟是花思慕邀请他今夜前往凉州词听曲儿的。

  锦鱼活泼,免不了多嘴,笑道:“这位花公子还真有闲情逸致,未婚妻都被咱们圣上抢走了,却还有心思邀请圣上听曲儿……奴婢若是他,早就羞愤得一头撞死了。”

  锦瞳刮了下她的鼻尖,温温柔柔地把热羊奶端上桌,一双杏眼含情凝睇地望向魏化雨,“主子,大周公主身份尊贵,她若嫁与您,必定是皇后位份。可,宋姑娘那边……”

  少年侧脸坚毅冷漠。

  他用完早膳,端起羊奶一饮而尽。

  未曾理会侍女的话,他起身,面无表情地提刀出了寝殿。

  锦鱼好奇地走到窗畔,看着他在宫苑中练刀,不觉挑了挑眉,“姐姐,你说说看,这大周公主与宋姑娘,究竟谁会当皇后呢?”

  锦瞳也在看魏化雨。

  那双水蒙蒙的杏眼中,爱意缱绻。

  锦鱼回过头,见自家姐姐如此表情,忍不住轻笑着打趣:“姐姐容貌美艳、气度非凡,若能有个好出身,说不准也能当个贵妃什么的呢!”

  “就你嘴贫!”

  ……

  入夜后,魏化雨果真应约去了凉州词。

  一踏进这座金碧辉煌宛若天宫的楼阁,便有侍女过来,恭敬道:“给魏国皇帝请安!花公子交代,您若过来,让奴婢领您去枫叶画舫。”

  枫叶画舫,正是当初魏化雨买下鳐鳐后,寻欢作乐的那座船。

  魏化雨轻笑,“那便劳烦姐姐领路了。”

  他生得英俊,眉目间又有中原的少年不曾有的深邃,笑起来时眉眼弯起,宛若大漠明月,令那侍女霎时红了脸。

  侍女领着他来到枫叶画舫,便乖觉退下。

  魏化雨抖了抖锦袍,慢条斯理地踏上画舫楼阁。

  推开雕门,寝屋中遍生暖香。

  花思慕瘫坐在靠窗的位置,身侧摆着许多空酒坛,下颌出胡茬凌乱,竟比前两天憔悴许多。

  魏化雨踏进门槛,弯腰拾起一只酒坛掂量,“怎么,花兄请我前来,莫非是要与我喝酒?倒是难得。”

  花思慕抬眸。

  血丝遍布的眼眸,无端令人生畏。

  不过刹那,他骤然朝魏化雨掠了过来!

  拳风赫赫,朝魏化雨面庞揍去,“那夜凉州词被拍卖的女子,正是鳐鳐吧?!你早就认出了她,所以才一心要买下她!”

  魏化雨出掌格挡,笑容散漫,“花兄聪明一世,却偏偏糊涂一时。姻缘天注定,你如今对我发火,也是无用的。”

  “哼!”

  花思慕突然收拳。

  他立在寝屋中,“那一夜,她脸上戴了黄金面具,你是如何认出她的?”

  “眼睛。”魏化雨垂眸掸了掸衣袖,“她的眼睛,与姑母一模一样。你知道否,大魏皇族的女人,瞳孔是如出一辙的琥珀色。那种色泽非常纯正,我一眼就能认出。”

  “呵……在我看来,姻缘并非天注定。”

  “哦?”

  魏化雨抬眸的刹那,花思慕忽然袭向他!

  他下意识躲开,反手便是一掌!

  可出乎意料的,花思慕似是刻意要挨这一掌般,不避不闪,生生挨了这一掌,整个人倒飞出去,硬生生撞塌了那座绣床。

  他捂着胸口,艰难地站起身,朝旁边吐了口血。

  抬眸时,俊脸上却分明噙着笑,“在我看来,世间从没有天注定的事,不过事在人为罢了。正如你与她分开五年,却仅凭一双眼,就能认出她。而我与她这五年的相处,不过是个笑话。”

  他站起身,抬袖擦了擦唇角的血渍,抬步朝寝屋外而去,“这一掌,是我欠鳐鳐的。”

  “此话何解?”

  花思慕同他错身而过,声音满含自嘲:“那夜我若挺身而出,维护鳐鳐的清誉,是不是一切会大不相同?身为她的未婚夫,我不曾为她出头。终究,是我胆怯了。姻缘里,最先胆怯的那个人,注定了是输家。”

  魏化雨侧目望向他的背影。

  他知晓,镐京城这个鲜衣怒马的少年,鳐鳐从前的未婚夫,是彻底放手了。

  他轻笑了声,在佛桌旁盘膝坐了,随手给自己斟了一盏酒。

  其实他不觉得花思慕有多么喜欢鳐鳐。

  一切,不过是少年间的争强好胜罢了。

  ,

  那啥,和编辑大人商量了下,因为一些原因,新书发布时间延迟,改为十月下旬,真的很对不起大家!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