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30章 为了她,他愿意与全天下为敌

第2030章 为了她,他愿意与全天下为敌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8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4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不自然地饮了口酒。

  恰此时,殿外传来宫女们恭敬的问安声:

  “奴婢见过安南皇子!”

  鳐鳐别过小脸,“来了个程酥酥不说,那讨厌的男人也跟来了……好好一场宴会都办不成!”

  正嘀咕着,呼莫邪已经出现在殿外。

  他笑呵呵跨进殿中,先朝鳐鳐拱手作揖,“恭喜公主殿下赢得这场马球比赛,在下不请自来,想来公主应当不会介意吧?”

  “你也知晓你是不请自来……”鳐鳐眼波流转间都是凉意,“介不介意的,你都来了,本宫能说什么?”

  “呵呵。”

  呼莫邪干笑两声,目光与魏化雨打了个照面,便略微忌惮地收回,寻了鳐鳐旁边的座位坐下。

  鳐鳐呷了口酒,不喜与他接触,于是毫不犹豫地起身离开。

  呼莫邪倒也不在乎她的态度,只亲自给魏化雨添了一盏酒,“白日里,你在校场上的话,当真?”

  “怎么?”

  “大魏皇帝,你大约并不知晓,这位周王朝的公主,已然失了清白。听闻如你们这种尊贵的人,是不屑迎娶失贞女子的。既如此,不知大魏皇帝,能否把周国公主让与在下?”

  “失贞?”

  魏化雨想着凉州词那一夜的缠绵,不觉轻笑。

  “怎么,大魏皇帝不信在下的话?”呼莫邪望向程酥酥,“我想,过不了半刻钟,大魏皇帝就会相信此事属实了。”

  他说完,魏化雨仍旧不以为意。

  过了会儿,有宫女过来送今冬新酿的梅花酒。

  晶莹剔透的酒液,盛在天青色大陶瓮中,放在树藤编制的筐篓里,由六名美貌宫女抬进殿中。

  鳐鳐作为雍华宫主人,自然是要亲自给陶瓮揭盖。

  此时舞姬尽皆退了下去,琵琶声也逐渐小了。

  宫女们把梅花酒放在大殿中央,恭敬地撤到旁边。

  鳐鳐很欢喜这梅花酒,因此几步上前,迫不及待地掀开陶瓮盖子。

  只见酒液纯澈,其间浮着几瓣淡粉梅花,浓烈醇厚的酒香,几乎刹那间就弥散在殿中。

  “今冬的佳酿,似是比往年要浓香些。”鳐鳐说着,接过宫女递来的木勺,小心翼翼舀了一勺放到唇边品尝。

  程酥酥走到她身侧,笑容温婉:“公主酒量不好,今夜便少喝些罢?若是醉了,没得皇上又要说你。”

  她温温柔柔地说着,就去拉鳐鳐的左袖。

  “你别碰我。”

  鳐鳐最厌恶她,下意识拂开衣袖,可不知怎的,这程酥酥竟然轻呼一声,拽着她的宽袖,整个人朝地上倒去!

  殿中燃有地龙,本就极为暖和,再加上人又多,因此鳐鳐就只穿了件缎面宫裙。

  随着程酥酥摔倒,左边儿宽袖整个被撕裂开!

  白嫩的藕臂,霎时暴露在灯火下。

  “程酥酥,你做什么呀!”鳐鳐皱眉,尚未呵斥,程酥酥已经惊恐地跪倒在地。

  “公主殿下恕罪!臣女无心之失,并非有意弄坏您的衣袖的!更不是,更不是有意要戳穿您没了守宫砂……”

  她的声音渐渐弱下去。

  可大殿如此寂静,在座之人,又有谁没听见呢?

  所有人,包括花思慕在内,几乎都下意识望向鳐鳐的左臂。

  少女的手臂纤细白嫩,虽则好看,却的确少了该有的东西……

  守宫砂。

  象征小姑娘清白干净的守宫砂。

  殿中不过寂静半瞬,便响起接二连三地窃语。

  鳐鳐站在大殿中央,仍旧有些犯傻。

  事出突然,她半点儿准备都没有!

  很快,她望向花思慕。

  这个守护了她五年的少年,这个与她约有婚姻的少年……

  她原本想好了,就用自己身体有疾不宜成亲为借口,来退婚的。

  如此,也能给他该有的体面。

  可是……

  可是,现在亲还没退,她的不洁,却暴露在了所有人眼中。

  未婚妻婚前与旁的男人不清不楚,这种事传出去,会损坏他的颜面的。

  程酥酥把她脸上的惶恐不安看在眼底,嘴角忍不住流露出一抹得意微笑。

  她也望向花思慕。

  她很想知道,思慕哥哥,究竟会如何应对这种事?

  是原谅她,还是……

  此时,花思慕拢在宽袖中的双手,早已攥紧成拳。

  他的确不在乎鳐鳐失去清白,但那是在无人知晓的情况下。

  如今所有人都知道鳐鳐没了守宫砂,都知道他花思慕被人戴了绿帽,他该如何抛下那份羞耻,仍旧光明正大的迎娶鳐鳐?

  作为一个男人,他做不到毫无芥蒂。

  而他脸上的犹豫,亦被鳐鳐看在眼底。

  少女忽而笑了下。

  她垂眸,毫不在意地又舀了一勺酒,慢条斯理地送到唇畔。

  细细品尝过,她淡淡道:“今冬的梅花酒当真是不错的……听闻前朝的庆宜公主最好梅花酒,府中豢养的无数面首,为讨她欢喜,每年都会争相献上各地寻来的梅花酒,以讨她欢喜。不知将来,是否有男人,也肯为本宫不辞辛劳地寻那梅花酒?”

  话音落地,满殿公子皆都表情各异。

  这话背后的意思,乃是他们这位公主,欲要效仿前朝的庆宜公主,豢养面首的意思。

  总归名声已经臭了不是?

  与其费尽心思去找姻缘,不如自个儿出宫开公主府,余生里也能活得自在不是?

  程酥酥眉梢眼角难掩笑意,从地上站起身,很快又是梨花带雨的模样,吃惊道:“公主殿下果真不打算与思慕哥哥成亲了?您真的要效仿庆宜公主豢养面首吗?”

  她问完,又轻叹一声:“不过,想来这也是没办法的事儿。谁让公主与人私通,做出那般罔顾礼义廉耻的事情呢?若放在旁人身上,说不准就要被沉塘了呢。”

  殿角,呼莫邪眉眼含笑,看向魏化雨,“大魏皇帝,在下不曾说错吧?周王朝的公主已非处子,也不知被哪个市井混混夺了清白。这般姑娘,怕是配不上您了。”

  魏化雨披着件大氅,单手托腮,一双略微斜翘的漆眸,只深沉地盯着殿中的姑娘。

  该是娇花般被人捧在掌心呵护的小女孩儿,此时袖口破了大半,却仍旧面带微笑站在殿中,倔强地以从容不迫的气度,面对所有人鄙夷的目光。

  可那眼眶,却分明是红的。

  少年的心口,狠狠疼了一下。

  第一次,为凉州词那一夜,心生懊悔。

  众目睽睽之下,他忽然站起身。

  来自魏北的年轻帝王,迈着从容不迫的步伐,来到鳐鳐身畔。

  他沉默地把大氅裹到鳐鳐双肩,宝贝般将她揽入怀中。

  他挑衅地望向四座,唇角勾起:“可能要让诸位失望了,占有我家小公主清白的,并非是什么市井混混,而是朕。”

  为了他的小公主,他愿意罔顾礼义廉耻。

  为了他的小公主,他愿意与全天下为敌。

  ,

  《萌妃》开书以来从没有断更过,菜菜这段时间太累了,请容我暂时休息几天,少更新一章。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