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24章 把她摁趴在浴桶边缘……

第2024章 把她摁趴在浴桶边缘……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4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说罢,便带着君佑姬,气冲冲地走了。

  她走后,那位跟班儿轻声道:“殿下?您刚刚……”

  他家殿下武功高强,没理由被个小姑娘吓成那样的。

  呼莫邪轻笑着捻了捻一缕棕色胡须,“很有趣的中原女人,不是吗?她长得很漂亮,安南国,还不曾有那样漂亮的姑娘呢。”

  鳐鳐离开重华阁,才看见花思慕静立在水畔,似是正在等她。

  君佑姬望了眼这两人,极有眼色地先行离去。

  夜色茫茫。

  初冬的风从水面吹来,十分寒凉。

  花思慕上前,伸手替鳐鳐把额前一缕碎发捋到耳后,轻声道:“刚刚,为何偏要自己出头?”

  向来顽劣的眉眼,于这无边宫灯的火光里,添了些黯然。

  他亦是久经情场的人,知晓姑娘家拒绝一个男人的好意,意味着什么。

  他褪下大氅,轻轻给鳐鳐披上,携着她一道往雍华宫而去,“我听闻,很多姑娘无论有多么欢喜她的未婚夫,在临近成亲时,或多或少,都会产生不情愿的心态。鳐鳐此时,大约也是如此吧?”

  鳐鳐愣了愣,略带诧异地望向他。

  花思慕注意到她的目光,心中不觉越发酸楚。

  他就知晓,定是魏化雨的到来,令鳐鳐察觉到她对他的喜欢,其实并没有多么深。

  他垂眸,眼底有复杂的光一闪而过。

  再开口时,嗓音仍旧平静,“我与鳐鳐一道长大,我知晓这世上,在没有旁的人,比我更适合你。你的不乐意,不过是暂时的。等魏化雨走后,我想,你会愿意嫁给我的。”

  鳐鳐莲步微顿。

  她望向少年的背影,琥珀色瞳眸中满满都是不可置信。

  思慕哥哥他……

  知晓她对魏化雨的心思?

  她表现得有那么明显吗?!

  莫名的,一股愧疚感从少女心中油然而生。

  她咬了咬唇瓣,只觉自己真是个朝三暮四的女人,竟然在与思慕哥哥有婚约关系的前提下,还对魏化雨动了心……

  而她这份愧疚,皆被花思慕收在眼底。

  他不动声色地上前,轻握住少女的手,牵着她穿过深深长长的宫巷,“鳐鳐,你在镐京城长大,这里有你所有的朋友与亲人。与我成亲,乃是你最正确的选择。因为你仍旧活在熟悉的国度里,周围仍旧是你熟悉的那些人。而若是远嫁,鳐鳐,在那个陌生的地方,你能快乐吗?如今的魏北豪门世家纵横,它已不是你幼时熟悉的魏北了。”

  不得不说,这番说辞非常有说服力。

  连鳐鳐都觉得,他讲得很有道理。

  她亦不过只有一个余生,怎么敢全部赌在魏化雨身上呢?

  为了那点儿虚无缥缈的爱恋,远渡狭海嫁去魏北,其无法估量的后果,果真是她能承担得起的吗?

  更何况,魏化雨他,分明已有了未婚妻。

  宫巷走到了尽头。

  雍华宫的朱红宫门大开着,檐下的宫灯,隐约映照出飘飞的细雪。

  两人在檐下站定,花思慕捧起鳐鳐的双手,护在掌心细细轻揉,“你记着,无论在你身上发生了什么,我都愿意包容你。”

  饱含深意的话,令鳐鳐再度望向他。

  少年双眼低垂,因此看不清他眼睛里的情绪。

  她慢慢收回手。

  望了眼今冬的第一场雪,小姑娘沉默片刻,再三犹豫后,仍旧无法启齿。

  那种事情,叫她如何与她的未婚夫说?

  她伸手接住落雪,声音很轻:“如你所猜测的那般,也如程酥酥在外宣扬的那般,我的清白,的确没了。思慕哥哥,这样的我,实在没有脸面再嫁给你。我大约配不上你。”

  花思慕轻笑,伸手弹了下她的鼻尖,“傻姑娘,我亦不是什么干净玩意儿,何必同我提什么清白不清白的?我在乎的,不过是你这个人罢了。”

  他守着她,看着她从小粉团子长成如今亭亭玉立的模样,岂会因为清白,就不愿意娶她了呢?

  他不曾觉得无法接受。

  相反,他只是更加怜惜她。

  细雪伶仃,在呼啸而来的北风中,逐渐化作漫天鹅毛。

  花思慕抱了抱鳐鳐,捧住她的脸,语带认真:“记住,爱情里,永远不要用配不上做借口,来拒绝一个人。爱情只有合不合适,没有配不配得上。”

  他亲了亲鳐鳐的额头,就潇洒利落地转身离去。

  鳐鳐目送他的背影消失在宫灯雪影中,抬手摸了下被亲的额头,第一次,不曾生出厌烦的情绪来。

  其实,嫁给花思慕,也并非是一个糟糕的选择呢。

  她想着,唇角不自觉流露出带有暖意的弧度。

  宫灯照不到的黑暗处,一道修长身影临风而立。

  他穿了斗篷,兜帽遮住了他的面庞,只能看见影影绰绰的下颌与唇瓣。

  那唇瓣勾起一个冷讽的弧度。

  须臾,他从怀中摸出个面具,缓缓戴在了脸上。

  ……

  鳐鳐回到寝宫,阿蝉早就带着其他小宫女备好了沐身的热水。

  她没让宫女在殿中伺候,独自泡进浴桶,边拿湿帕擦拭脖颈,脑海中边回荡着花思慕的话。

  那些话,莫名的温暖。

  殿中点着明亮的琉璃灯,小姑娘垂眸轻笑,却不防瞧见屏风边,出现了一双云纹锦靴。

  抬眸的刹那,殿中灯火尽灭。

  她只能隐约看见一个轮廓正在逼近。

  轮廓渐渐明显,可以清晰看见,来人的面庞上,戴着一张阎罗面具。

  少女瞳孔倏然缩小!

  她起身披了衣裳,随手抄起挂在墙上的长剑,利落地拔剑指向来人:“我不曾去寻你,你倒是主动送上门了!皇宫也敢进,你好大的胆子!”

  魏化雨站在昏暗中,静静欣赏着眼前的美人。

  刚刚出浴的姑娘,因为不曾擦拭水渍的缘故,披上的淡粉薄衫略有些湿,紧贴在身躯上,把窈窕的身段勾勒得淋漓尽致。

  漆发及腰,吹弹可破的白嫩小脸上沾着些晶莹水珠,眉若远黛,眼睫扑闪,朱唇轻咬,娇花也似。

  他笑得邪魅,双指夹住剑刃。

  不过眨眼之间,那柄利剑竟奇迹般被他夺下!

  鳐鳐暗道不好,尚未来得及有所反应,对方电光火石般骤然出手,直接把她摁趴在了浴桶边缘!

  “嗤啦”一声响!

  她裹着的那件薄衫,竟被这人从背后放肆撕开!

  ,

  小雨点:我在暴走边缘,呵呵。

  鳐鳐:嘤嘤嘤好害怕!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