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22章 是我看不上你!

第2022章 是我看不上你!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24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3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她怔愣了好久,才缓缓抬眸,望向面前的鳐鳐与君佑姬。

  半晌后,泪珠子顺着面颊滑落。

  她抬袖哭道:“臣女不过是随口说两句,只是姑娘家的玩笑话罢了,又没伤着郡主,公主殿下为何要这般生气?!甚至,甚至还拿水泼臣女呜呜呜……”

  她哭得厉害极了,好似受了天大的委屈。

  那群贵女,便都围拢到她身边,争相安抚她。

  鳐鳐拿着杯盏,恨得牙痒。

  这个女人一到她面前,就只晓得哭哭哭,好似她是什么恶毒女人,把她怎么地似的!

  她正不平,欲要拉着君佑姬离开,程酥酥却突然起身,哭着拜倒在她脚边,“都是臣女的错,臣女不该多嘴多舌,呜呜呜!”

  话音落地,那柄玉如意从她宽袖中滑落出来。

  这地面乃是光可鉴人的大理石,玉如意跌落在地,众人只听得一声脆响,再去看时,便见如意碎裂成无数瓣。

  灯火下,翠玉边缘折射出薄金暖色,宛若山峦叠嶂。

  “我的如意!”

  程酥酥娇呼一声,旋即哭得越发惨烈。

  旁边有姑娘轻声道:“公主也真是,酥酥都说了是姑娘家的玩笑话,她却还不依不饶,似乎非得酥酥跪下给她磕头,才算作罢!现在好了,程大人送她的如意碎成这般,若是给程大人知晓,定然要伤心的。”

  “谁说不是呢?虽然酥酥说那如意算不得贵重,可我刚刚看得分明,那柄如意乃是用极品羊脂白玉雕琢的,罕见得很呢!公主殿下得赔酥酥一柄如意才对!”

  各种窃窃私语回响在耳畔,气得鳐鳐脑袋疼。

  今儿这事,分明是程酥酥乱嚼舌根在前,怎的到了最后,就又成了她的错?!

  果然,她同这群贵女,同这座镐京城,分明就是八字不合!

  旁边君佑姬眼见着她的手落到腰间,似又有抽鞭子打程酥酥的冲动,忙按住她的手,对她摇了摇头。

  鳐鳐撇了撇嘴,强按捺下怒意。

  恰此时,程酥酥背对着众女,慢慢抬起头,对鳐鳐露出个嘲讽而挑衅的表情。

  “你——”

  鳐鳐好容易消下去的火,又腾地一下被炸出来,不管不顾地抽出皮鞭,绷着一张怒脸朝程酥酥挥去!

  程酥酥尖叫一声,可怜巴巴地跌坐在地,抬袖遮住半张脸,看起来梨花带雨,分外惹人怜惜。

  而好巧不巧,就在这时,君念语等男眷朝这里而来。

  鳐鳐的皮鞭,恰恰落在了程酥酥身上!

  程酥酥惨叫一声,娇弱无力地趴在地上,抬起盈盈泪眼,娇声道:“臣女知错,求公主勿要再打臣女!那柄玉如意,臣女不要公主赔的!”

  一句话,惹得进来的男眷们纷纷对鳐鳐侧目。

  眼前的景象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必定是这位刁蛮泼辣的公主恃权行凶,故意毁坏程姑娘的玉如意。

  程姑娘气不过,想让她赔,可她不仅不赔,还对程姑娘大打出手!

  程酥酥被几位贵女扶起,仍旧嘤嘤嘤小声哭着,一派被欺负了的柔弱模样,使得在场男眷无不心疼。

  程承瞥了眼地上那柄碎了的玉如意,拱手道:“皇上,那是臣送给舍妹的生辰礼,还望皇上明察,还舍妹一个公道!”

  君念语看向鳐鳐。

  鳐鳐对上他的目光,冷哼一声,转过半个身子不肯看他。

  她的眼圈红得厉害,却强忍着,不曾让眼泪掉下来。

  她知道的,她知道她这位好皇兄,定然会帮着程酥酥欺负她。

  毕竟这五年来,她明里暗里,可是没有少被他欺负过。

  可出乎意料的,君念语只淡漠地抬步走到上座,撩袍盘膝坐了,“佑姬。”

  君佑姬站了出来,当着所有人的面,把程酥酥等人是如何嘲讽她的,鳐鳐又是如何为她出头的,那柄玉如意又是如何自己掉到地上的,一五一十地说了遍。

  她始终保持着清冷模样,连语调也毫无起伏,客观公正得令人敬畏。

  任何人听了,都不会觉得她是在说谎。

  程酥酥垂着眼帘,绣帕捂着唇瓣,低声分辩道:“臣女不过是开玩笑,没料到公主殿下竟会当真……”

  “那我骂了你然后说是开玩笑,你心里什么滋味儿?!”

  鳐鳐喊了句,正欲继续理论,君念语打断了她的话:“程姑娘的那柄玉如意,终究是因鳐鳐而碎。朕身为她的兄长,会替她赔一柄更好的给你。”

  程酥酥一激动,忙福了福身,娇声道:“皇上明察秋毫,臣女谢皇上恩!”

  “不过——”

  君念语挑了挑眉尖,丹凤眼底掠过一抹腹黑,“认真也好,玩笑也罢,你终究辱骂过佑姬为狐狸精。佑姬是我大周的郡主,尚容不得你如此羞辱。来人,掌掴三十。”

  程酥酥瞪大双眼,不可置信地望向他。

  已有嬷嬷上前,不由分说地按住她的双肩迫使她跪下,左右开弓,对着她的脸蛋扇起巴掌。

  鳐鳐在旁边乐了,不顾旁人异样的眼光,竟跟着数起巴掌数来,恨得程酥酥即便哭嚎不止,也仍旧不忘连连对她翻白眼。

  等三十巴掌打完,程酥酥的面颊早已红肿不堪。

  然而即便如此,她也仍旧不忘哭着趴在地上,上气不接下气地扮出一副娇弱模样来。

  君念语面无表情地转向鳐鳐。

  鳐鳐心中一恘,暗道这厮大约要与她算账了。

  谁知,出乎她意料的,君念语淡淡道:“不过一柄玉如意,国库里不知闲扔了多少。妹妹若是喜欢,随便拿出来摔着玩儿就是,何必要毁坏程姑娘的?人家可只有那一柄。”

  鳐鳐愣住。

  这话,明面上是数落她,可话里话外,却分明是暗讽程酥酥小家子气,为了柄玉如意闹得上不了台面!

  他,竟然在为她撑腰!

  鳐鳐搓了搓手,激动得就差跪下来五体投地口呼皇兄万岁了!

  程酥酥闹了个没脸,被程承扶着离开重华阁。

  临别前,程承下意识瞥了眼君佑姬。

  却见对方亭亭玉立地站在那儿,总是清冷高傲的面庞上,竟然奇异地噙着一抹笑,“程公子留步。”

  “不知郡主有何指教?”

  他果然依言止步。

  君佑姬同他隔着很多人。

  她含笑,一字一顿,掷地有声:

  “还望程公子回家后转告令妹,是我君佑姬看不上你程承。而非,我用狐媚做派勾引你。”

  她亭亭而立,不过十三四岁,却出落得一身清贵,一身风华。

  碎玉敲冰般的清冷嗓音令全场静寂,程承整个都僵住了。

  程酥酥则忘了哭泣。

  连刚刚嘲讽她的那群贵女也噤若寒蝉,一时之间,竟不敢直视这位比皇女气势更盛的姑娘。

  ,

  小鲶鱼似乎继承了四哥的毒舌腹黑,哦不,是小念语!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