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20章 我家小公主可真甜

第2020章 我家小公主可真甜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9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3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杏儿把煎好的药端到寝殿门口,正欲推门进去,鳐鳐先一步打开殿门,从她手里端过药,命令道:“吩咐下去,不准任何人进本宫的寝殿。”

  说罢,掩上了殿门,还不忘插上门闩。

  杏儿对她孤僻古怪的性子早已习以为常,只当她又要捣鼓那些稀奇的香料,于是没再打搅他。

  鳐鳐来到绣床边坐了,小心翼翼舀起药汁,送到魏化雨唇畔。

  少年还算乖巧配合,不知不觉地,就被灌进了半碗苦药。

  鳐鳐还要喂,少年慢慢睁开了眼。

  四目相对,鳐鳐忙背转过身,“我可不是心疼你生病才给你喂药,我不过是担心你死在我这儿,传出去坏了我的清誉罢了!”

  少年闻言,勾唇轻笑。

  他强撑着坐起,低头望了眼自己盘扣整齐的中衣,带着浓重鼻音的嗓音,仍旧含着轻佻的笑,“我家小公主还真是殷勤,连我的中衣都重新扣了一遍……怎么样,对你看到的东西,可还满意?”

  言语间,他掀开一半儿缎被,低头去看自己的裤子。

  见裤腰带完好地系着,少年声音中不觉染上遗憾,“你没看?”

  “谁要看你那儿了?!”鳐鳐恨恼得红了脸,一把将药碗塞到他手上,“快喝,喝完了滚!”

  魏化雨低笑出声,捧住药碗,深深瞥了她一眼,才垂眸喝药。

  一碗药很快见底。

  他把药碗放到鳐鳐的床头,伸手拉住她的细腕,一双漆眸含着复杂而深不见底的情愫,只一眨不眨地盯着眼前的姑娘,“苦。”

  “什么?”

  “那碗药,很苦呢。”

  状似撒娇的语气。

  鳐鳐不知怎的,竟不大敢直视他的双眼,低垂着眼帘道:“那我去给你弄点儿蜜糖来。”

  说完,正要起身,却被少年拽到他怀里!

  紧接着,一个霸道的吻,不由分说地落在了鳐鳐的唇瓣上!

  鳐鳐的瞳眸倏然放大,不可置信地望向眼前的少年。

  魏化雨眉眼弯起,用唇瓣与舌尖,极尽能事地攫取着她的甘甜。

  他很会啃人,一吻罢,鳐鳐满嘴都是口水。

  小姑娘连脖颈都红了个透,晕乎乎坐在床沿上,半晌说不出一句话来。

  末了,还是魏化雨轻抚过她的云髻,笑容恶劣而得逞,开口道:“我家小公主可真甜,我已经不苦了呢。”

  鳐鳐羞恼得把绣枕扔进他怀中,气冲冲地跑了。

  她走后,魏化雨从绣床上下来,轻抚过额头,发觉自己的高烧竟已经退了。

  他轻笑,活动了下身体。

  这副大魏皇族的体魄,真是相当强壮了。

  想着,拿过木施上挂着的金丝软甲与外裳穿好,含笑望了眼鳐鳐的寝殿,继而悄无声息地离开了雍华宫。

  而另一边。

  君佑姬在雍华宫外见到了程承。

  两人对视一眼,程承抬手道:“这里说话不方便,郡主请。”

  佑姬面无表情,随他一道离开雍华宫,往御花园方向而去。

  程承挑的是小路,因此一路上两人都没碰上什么人。

  最后两人在御花园一处隐蔽的亭台里坐了,佑姬才清冷开口:“不知程公子寻我,究竟有何要事?”

  “这么多年,我总想找机会与郡主说话,可郡主根本不愿理睬在下。今儿郡主愿意同我独处,程承三生有幸。”

  “你若无事,我便走了。”

  君佑姬丝毫不愿与他多做交谈,起身就要离开。

  “郡主且慢!”程承跟着起身,一把攥住她的手腕,“年少时,是我多有得罪,还望郡主勿要见怪。”

  君佑姬侧目,盯向他的手,“我从未把那些事放在心上。松手!”

  幼时的她,尽管总是端着架子,可心里面,却极其渴望被人认同。

  这种怪病,也并非是她自己愿意得的啊!

  为什么所有人都要因为这种缘故,而排斥她?!

  在她很孤单的时候,这个男人像是一道光,出现在她的生命中。

  可后来她才知道,他的出现,不过是一场处心积虑的赌局。

  她的自尊,她尚未萌芽的爱慕,在那场残酷的赌局面前,化成稀烂粉碎,不值一提。

  这么多年过去,虽然她或许已经释怀,但是,她仍旧无法面对这个男人。

  每见他一面,她都会觉得,她就像是一场笑话。

  程承望着她倔强清冷的侧脸,却不想松手。

  片刻后,在少女即将盛怒暴走时,他终于轻笑了声,缓慢松开手。

  他从怀中取出一枝花,递到她手中。

  乃是一枝新鲜的百合,碧绿莹白,含苞欲放,似还挂着几滴晶莹露珠。

  男人直视着少女的眼睛,轻声道:“我在府中置了温室,种了许多这种花,我知道你喜欢这花,它,也很配你。”

  从幼时起,他们就在同一座学堂读书。

  他习惯在她的书案上放一朵新鲜百合,每天都是如此。

  哪怕后来他得罪了她,她每每都把百合扔掉,他也仍旧锲而不舍地投放花朵。

  总觉得,或者哪一天,她就会突然原谅他呢?

  君佑姬接过百合,只淡淡扫了一眼,就抛到脚边。

  寒冷的瞳孔毫无感情地转向程承,她一字一顿:“或许世上大多姑娘,都会选择原谅伤害过她们的人。可我君佑姬,不会。我愿意与你到这处来说话,不过是因为我想告诉你,余生里,永远,永远不要再来找我。若道歉有用,要刀剑作甚?”

  语毕,她面无表情地离开了亭台。

  她穿绣花掐腰蓝缎面宫裙,满头霜发编织成发辫,利落地挽成云髻,露出一截修长纤细的雪颈。

  侧脸的线条弧度美得宛若娃娃,卷翘的睫毛亦是霜白,衬着一点朱唇,她从花径中离开的侧影,实在很美。

  程承弯腰拾起那朵百合,非但没有生气,俊脸上反而流露出一抹奇异的微笑。

  世间已没有其他姑娘能入他的眼。

  除了正离他而去的,那个冰雪般的姑娘。

  君佑姬在御花园中平复了心情,才回到雍华宫。

  宫中,魏化雨已经走了,鳐鳐趴在窗畔,正纠结地摆弄那柄红宝石芍药发钗,并一只刻着小青梅的金镯子。

  ,

  有的宝宝不喜欢鳐鳐和小雨点的故事,是这样的,正文已经完结了,这个是番外。

  番外佛系,菜写自己喜欢的故事,也写给特别萌这一对的读者宝宝们。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