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6章 却不知,究竟是怎么个娇法?

第2016章 却不知,究竟是怎么个娇法?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01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34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而魏化雨很快朝鳐鳐伸出手。

  鳐鳐看去,只见少年骨节分明的手指上,戴着个造型和花纹都十分特别的古银戒指。

  “魏北那边有风俗,订亲之后的男女,会戴上一对儿同样的戒指。这另一只戒指,就在我心爱的女人那里。”

  少年紧盯着鳐鳐的眼睛,唇角含笑,一字一顿。

  小姑娘静静看着古银戒指。

  片刻后,她眼圈微红,却笑着轻声道:“你又在哄我,如你这般恶劣的男人,世间哪个女孩子会欢喜你?”

  “鳐鳐,如今的我,是魏北的帝王。大魏朝中众臣之女,又有谁不喜欢我呢?”

  “我才不信……”

  女孩儿仍旧倔强地坚持着,可声音却越发细弱。

  “魏北豪族众多,其中尤以宋家为首。宋家蝉衣,可有听过?来中原前,我与她订了亲。”

  宋家蝉衣……

  鳐鳐的目光,再度落在那只古银戒指上。

  她的表情看起来十分平静,可拢在宽袖中的手,却下意识地攥紧成拳。

  莫名的,心口很疼。

  她觉得好闷。

  于是她起身,一言不发地想要离开这里。

  却被魏化雨握住手腕,把她拉到他怀中。

  少年低头看她,唇角的笑容越发恶劣,“我的小公主瞧着怎的这般难过?怎么,莫不是,你欢喜上了哥哥我?”

  鳐鳐绷紧小脸,使劲儿想要挣脱他,却怎么也挣不开。

  她目视前方虚空,根本不敢说话。

  因为她怕她一张口,就会哭出来。

  可魏化雨就像是察觉不到她的难堪般,只把她牢牢禁锢在他怀中,低首轻嗅过她颈间,嗓音低哑:“我的小公主可真香……今日焚的,莫非也是那千娇客?”

  “魏化雨,你松手!”

  鳐鳐哑声,红着眼圈想要推开他。

  魏化雨不仅不松手,还就势把她摁在梳妆台上。

  少女上身仰倒在梳妆台面,珠钗首饰皆都散落,惹得漆墨般的秀发铺散在台面上,衬得小脸白嫩精巧。

  柳眉如黛,朱唇精致,眼尾睫毛恰挂着滴晶莹剔透的泪珠,欲落不落的,衬着绯红如画的眼睛,越发惹人怜惜。

  魏化雨单掌按着她的腰肢,俯身凑到她跟前。

  他垂眸,把那一滴泪含入口中。

  亲近的动作,令鳐鳐浑身轻颤。

  她惊恐不已,生怕被人发现,低低唤了好几声“魏化雨”,可对方就像是未曾听见,亲吻着她的眼睫,又细细吻过她的鼻尖。

  最后那个吻,慢慢落在她的唇瓣上。

  鳐鳐只觉脑子一炸,整个人都懵了。

  她很笨拙,这些年,从未与人做过这般亲密之事。

  即便偶尔思慕哥哥想与她做,她也无法放开自己。

  下意识地,排斥那个人。

  可今日……

  面对魏化雨,她整个人都软了。

  他的吻技大约是极好的,纵便她从不曾与人亲吻过,却也感觉得出来。

  她下意识地闭上眼,抬手环住少年的脖颈,沉浸在这旖旎的梦境之中。

  一截绣花宽袖从少女臂间滑落,玉藕似的纤细嫩臂露在外面,白莹莹格外晃眼。

  魏化雨一手掐着她的腰肢,一手不曾闲着,直接探进了少女那重重叠叠的绣花裙摆之中。

  鼻尖抵着鳐鳐的鼻尖,他笑得很是恶劣,“我家小公主真香,今日衣裙上熏得香,应也是那千娇客吧?却不知,究竟怎么个娇法?不若,小公主演示给我瞧瞧?”

  话音落地,骨节分明的手指,倏然用力。

  鳐鳐娇呼出声,一张粉嫩小脸涨得通红,猛然从刚刚的梦境中回过神。

  她睁开雾蒙蒙的眼睛,只觉眼前的男人,哪里是什么太子哥哥。

  他分明,是个恶鬼!

  她猛然推开魏化雨,慌乱地整理裙摆。

  “我的小公主真是矫情,明明很欢喜我,为何却偏要扮出一副贞洁烈女的模样?须知,你早已被人开了苞,被人睡一次也是睡,睡几次也是睡,你自己不也能快活——”

  “啪!”

  清脆的巴掌声骤然响起。

  鳐鳐慢慢放下手,凶狠盯着这个口无遮拦的少年。

  “魏化雨,若你来中原,只是为了羞辱我,那你大可如愿以偿地滚了!毕竟,如你所愿,我这后半生,已经毁了!”

  她喊完,发疯般奔了出去。

  她失了清白之事,是她不可提及的逆鳞。

  一旦想到,就痛不欲生。

  更何况,

  这件事,还是从这个人的口里提起……

  其他人都好,

  唯有他,不可以!

  寝屋内光影昏惑。

  容貌昳丽的少年,独自站在偌大的屋子里。

  他一侧面颊微微红肿,垂着眼帘,始终面无表情地沉默。

  不知过了多久,他低低冷笑出声:“魏文鳐,那不过,是我报复的第一步……你对不起我的地方,可多着呢。”

  深邃俊美的面庞上,逐渐现出一股狠戾。

  “我让你们青梅竹马!”

  他猛然转身,一脚踢出,竟生生踢碎了那座坚固的檀木梳妆台。

  梳妆台散了架。

  珍贵的珠钗,跌落进灰尘与木屑之中。

  “我让你们一起长大!”

  又是一脚踢出,横置在窗畔的象牙软榻,生生被踹得四分五裂。

  少年周身涌出无边戾气,幽暗的光影中,摄人非常。

  指间的古银戒指流转出淡淡光泽。

  他忽而抬眸,望向窗外的池塘。

  已是深秋,满池枯荷透着寒凉,那只金镯子,也不知究竟落到了哪个水底旮旯。

  而鳐鳐离开后,独自在御花园一处偏僻游廊扶栏上坐着,只默默对着满园落花垂泪。

  这些年,她一个人在这陌生的深宫中,是很辛苦、很孤单才支撑过来的。

  她最想念的时光,乃是幼时在魏北时,与太子哥哥和娘亲在一块儿的那段岁月。

  可上苍真是残酷,好容易让她重又见到太子哥哥,但那厮就像是换了个人似的。

  少女伸出纤细白嫩的手,轻轻掐下一朵碗口大的白菊,托于掌心把玩。

  眼圈仍是红的。

  一滴泪,从眼眶中慢慢溢出,砸落在白菊的花蕊中。

  她想,幼时极疼爱她的太子哥哥,再也不会回来了。

  ……

  御花园的宴会上,花思慕左等右等,却仍是没能等到鳐鳐回来。

  君念语也过来了,见他那妹妹如此不懂事,竟然缺席这般重要的宴会,心中越发不喜,于是打发了宫人去寻。

  最后,倒是把魏化雨寻了来,却仍旧不见鳐鳐的踪影。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