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5章 他赐她的绝情与折磨!

第2015章 他赐她的绝情与折磨!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33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魏化雨散漫地往御花园那处热闹地而去,尚未靠近,就看见身着鹅黄锦袍的少年,玉带束发,剑眉星目,寒着脸冲上前,一把将鳐鳐拉到他身后。

  他盯向程酥酥,言语之间都是瘆人凉意:“程姑娘说话忒难听了些,什么失了清白,这种私密事,能被你听见?!还是说,你程酥酥亲眼看见鳐鳐失身了?!既亲眼看见,你缘何不当场阻止?须知,你这是变相地谋害公主!”

  掷地有声的话,令程酥酥当场红了脸。

  她紧紧攥着裙摆,梨花带雨的杏眼不可置信地盯向花思慕。

  这个人怎么回事,魏文鳐都那样了,都不是干净姑娘了,他怎的竟然还要护着她?!

  心里是这般想的,可她的面上,却仍旧楚楚可怜。

  泪珠子可怜兮兮地滚落雪腮,她上前一步,声音温柔至极:“我不是故意说公主殿下的,我只不过是担心她……思慕哥哥,你不要生气,千错万错,都是我的错。”

  “本就是你的错,这等无凭无据的事,也敢到处胡言乱语!什么订亲宴取消,我与鳐鳐自幼青梅竹马长大,彼此心意相通,此生注定是夫妻!今日订亲宴照旧!”

  花思慕戾气满身,说罢这番话,就拽着鳐鳐,快步从这里离开。

  魏化雨靠在一棵树干上,目送他们朝游廊而去,唇角弧度冷讽。

  他垂眸掸了掸宽袖,再抬起眼帘时,眼中有浓烈杀意一掠而过。

  花思慕带着鳐鳐去了御花园里一座楼阁,亲自给她斟了一盏花茶,“喝罢,我总说程酥酥惯会装腔作势,你遇上她,不可动粗,否则就是落了她的圈套里,你怎的总是不听?”

  鳐鳐双手捧起花茶,指尖仍旧止不住地轻颤。

  她偏头盯向花思慕,“那你要我如何?同她比谁更会装柔弱吗?!思慕哥哥,我是大周的公主,是这个王朝最尊贵的女子!若这等身份,却还得憋着气同她周旋斗法,那我要这身份有何用?!”

  她说着,因为愤怒,眼泪不觉滚落,顺着雪腻的下颌,滑落进花茶之中。

  她知晓的,她的身体里,有大魏皇族的血统。

  在大魏那个地方,女人们没有中原的姑娘这般做作,她们大都很直爽,若遇上欢喜的男人,就会热情表白。

  她亦是如此的。

  她不喜与女子们窝在一处宅斗。

  男人并非她的整个世界,她的血管里有风,她想去更广阔、更大的天地里,一展她的本事与拳脚。

  而思慕哥哥,显然并不了解她这一点。

  她抬袖擦了擦眼泪,心中委屈更盛。

  花思慕拿她没办法,轻声劝道:“鳐鳐,我知晓你不欢喜与她们周旋,可你迟早要出宫嫁给我。届时,难道你就不跟她们打交道了吗?你生在这个贵女圈子里,注定了余生里都要与她们交往的。”

  鳐鳐听着这种话就觉得厌烦。

  她把花茶放到案几上,起身道:“我去楼上更衣,你先走罢。”

  花思慕只道她是要自己一个人静静,也知晓她一个女孩子经历了那种失去清白之事,大约心里正难受着,遂果然依言离开。

  鳐鳐来到二楼,这里是专门为参加宴会的姑娘们准备的更衣梳洗室,衣裙钗饰等物件儿准备得十分齐全。

  她把里面的宫女都打发了出去,在梳妆台前坐下,对着菱花镜擦了擦眼泪。

  正兀自伤心时,一道邪魅低哑的嗓音,自窗边儿响起:

  “我的小公主这是怎么了,怎的把你的小竹马打发走,却一个人在这儿掉眼泪呢?看着怪可怜的。”

  鳐鳐抬头看去,只见魏化雨从窗台跃进来,迈着散漫的步伐,走到了她跟前。

  她别过身子,声音冷冷:“我如何,要你管?!”

  “呵……”少年双手从背后搭在她肩上,慢慢俯下身凑到她耳畔,“这世间,可只有我一个最关心你,其他人,靠不住的。”

  他的声音压得很低。

  鳐鳐侧眸,恰好看到,从男人宽袖间,滑落到手腕的一只金镯。

  镯子上刻着一段竹枝。

  她熟悉得很。

  这是当年她与太子哥哥还很小的时候,鬼市的皇伯母特意赠送给她的。

  她记得她的金镯子上,刻着的乃是两颗小青梅。

  没想到这么多年过去,这个家伙,居然还戴着这只金镯……

  女孩儿心中微动。

  而魏化雨见她久久不说话,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正巧看见自己腕间那只金镯。

  他皱了皱眉,不动声色地松开手,让宽袖遮掩了镯子。

  漆眸中隐约闪烁着懊恼,他再度垂眸盯向鳐鳐,冷声道:“你不会以为,我戴着这玩意儿,乃是为了你吧?”

  鳐鳐抿了抿小嘴,仰头望向他,“难道不是吗?”

  对上她带着雾气的琥珀色双眸,少年再度想起五年前的那一夜。

  他即将离开镐京,不是没有想过要带她走的。

  他听从姑姑的话,亲自去东宫见她,隔着围墙,却听见她在与宫人们欢乐地玩游戏。

  他请了一名宫人进去传话,说他要见她,可她给出的回答是什么?!

  她说,她在忙,没空,让他改日再来。

  这般绝情的姑娘,他有什么可留恋的?!

  少年漆眸越发深邃。

  他缓慢摩挲着腰间挂着的骨埙,他花费五年时间稳固魏北,如今已能坐稳帝位。

  他这次过来,就是为了把这个绝情的女人抢回去,也叫她尝一尝,他魏化雨赐她的绝情与折磨!

  少年唇角逐渐噙起一个诡异的弧度。

  他伸手掐住鳐鳐的下颌,“不瞒妹妹,这些年,我想妹妹想得夜不能寐,恨不能马上见到你。因此,才昼夜都将这镯子戴在身上的。”

  鳐鳐呆怔。

  就在少女眼底,不可自抑地涌现出浅浅的欢喜时,魏化雨松开手,“噗嗤”笑出了声儿。

  他直起身,斜睨着她,“怎么,哄你一句,你还当真了?”

  他慢条斯理地取下金镯子,毫不在意地丢到窗外,“不瞒你说,你哥哥我,已经有心上人了。甚至,我与她,已经订了亲。”

  鳐鳐巴巴儿望着那只金镯子落到窗外。

  窗外乃是一片池塘,镯子落水,传来清晰的一声“噗通”。

  她的心仿佛也跟着落了水,凉凉的,极难受。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