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4章 总归,那奸夫到底也是我

第2014章 总归,那奸夫到底也是我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3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他转过身,大掌揽住鳐鳐的细腰,直接把她摁到博古架上。

  单身撑在她的面颊旁,他俯首,轻挑起她的下颌,“我的小公主,这般急着赶我走作甚?好容易来中原一趟,你起码得叫我参观参观你的寝殿吧?毕竟,哥哥我可是相当关心你的呢。”

  “呸!男人都是大猪蹄子,你给我滚开!”

  鳐鳐越发恼怒,猛然退了他一把。

  这动作有些大,连带着把博古架上的一只瓷罐也带了下来。

  瓷罐砸地,碎落成无数细瓷片。

  几颗淡棕色裹着茉莉花瓣的丸子,顺势滚落出来。

  魏化雨弯腰捡起一颗,越发地好奇,“这玩意儿是什么?能吃否?”

  “毒不死你就是了!”鳐鳐撇嘴,“那是我自个儿做的香丸,名唤千娇客,很贵重的我跟你讲!”

  “一枚香丸能有多贵重?”魏化雨不在意,顺手就把那粒香丸塞进袖管。

  他是记得的,这丫头小时候就爱捣鼓那些稀奇古怪的东西,如香膏、香脂之类,没想到如今,竟然还玩起了炼香。

  看来,没有他的这五年,小丫头倒也不寂寞。

  少年唇角轻勾,眼底多了些许冷意。

  ……

  翌日。

  深秋的御花园,百菊争艳,早梅花从枝桠间悄然吐露红蕊,大雁南归,溪流潺缓,景致美不胜收。

  早有宫女在花园中布置好了围屏、桌椅等物,一众世家小姐、公子纷至沓来,衣香鬓影,谈笑风生,好不热闹。

  尽管皇上并未说明今日这场宫宴是作甚,可所有人心知肚明,今儿这场宴会,乃是给公主殿下与花家公子订亲用的。

  鳐鳐今儿的妆容格外素淡。

  梳简单雅致的元宝髻,髻间只简单簪着根攒珍珠发钗。

  穿梨花白坦领半臂,腰间系着条淡粉底绣梅花的马面罗裙,一双小小的绣花鞋掩印在罗裙底下,若隐若现,莫名令人遐思联翩。

  她带着杏儿与阿蝉过来,恰好听见有世家姑娘扎堆议论:

  “你们怕是不知道,今儿这场订婚宴,恐怕要被取消了!”

  “为何?”

  “乃是因为咱们公主的缘故。我听闻,公主她已非完璧之身,大约是她自个儿觉得没脸再嫁花公子,所以这场订亲宴,怕是要取消了!”

  “什么?!公主她竟然没了清白?!这可真是惊天的大事,不知那个奸夫是谁?!”

  鳐鳐站在原地,不可置信地盯着那群女人。

  她们是怎么知道的,她们怎么知道她没了清白?!

  到底是未出阁、没见过大风大浪的小姑娘,她一下子就手脚慌乱,不知该如何是好了。

  她知晓的,若这些话传到她皇兄耳中,皇兄稍一调查,就能发现这的确是事实,届时,罚她跪祖庙都是轻的!

  小姑娘手脚发凉,正慌乱时,一道清脆悦耳的女音自背后响起:

  “公主殿下!哟,您今儿怎的打扮得这般素净?莫不是做了些见不得人的事,所以心虚来着?”

  “本宫没有!”

  鳐鳐猛然转身。

  来者不是旁人,正是与她斗了整整五年的程酥酥。

  程酥酥比她大,发育得也比她好。

  琉色宫裙与精心绘制的妆容映衬下,越发显得她花娇柳媚,体态丰腴婀娜,胸前挺着的那对白兔,不知叫多少世家公子看花了眼,纷纷把目光投向这边。

  鳐鳐暗骂了句“狐狸精”,冷声道:“程小姐别来无恙!”

  “无恙,臣女自然无恙。只是公主您……”程酥酥不怀好意的目光在鳐鳐浑身上下轻扫而过,笑容仍旧甜美可人得紧,温声道,“近日镐京城中有些流言蜚语,也不知是真是假。公主殿下可要小心行事,莫要再授人把柄。”

  “程酥酥!”鳐鳐怒极,随手抄起挂在腰间的软鞭,就要去打程酥酥。

  程酥酥立即梨花带雨,哭着往后退,“臣女做错了什么,惹得公主殿下竟要打臣女?!”

  两人这幅姿态落在众人眼中,所有人都觉得是那位泼辣的公主殿下,又开始无理取闹了。

  一些世家小姐纷纷上前拦住鳐鳐,恭声道:“公主,酥酥乃是出于好意才劝诫你的,你该感谢她才是呢!”

  “古人云,良药苦口利于病,忠言逆耳利于行,公主殿下,酥酥与咱们一道长大,她是真正在为你好呀!”

  一句句温言软语,叫鳐鳐恨透了程酥酥。

  这个女人总会扮出一副作态,叫所有人都觉得她是对的,而她魏文鳐却是个泼妇!

  她的名声,就是被程酥酥一点一点,这么磋磨殆尽的!

  握着鞭子的手下意识垂下,她正要委屈地红眼圈,那边程酥酥又带着哭腔道:

  “公主殿下,如诸位姐妹所言,咱们乃是一块儿长大的。这些年来,花公子对你一心一意,我们都是看在眼里的,你着实不该背叛他!那位奸夫是谁,你说出来,我们一道去为你讨个公道!”

  三言两语间,又叫鳐鳐怒气大盛。

  什么奸夫是谁,她自己也想知道奸夫是谁啊!

  更何况,程酥酥大庭广众之下这般嚷嚷,仿佛生怕旁人不知道她失了清白似的,叫她恨不得拿鞭子打死她!

  她胸脯起伏得厉害,竟不顾一切地冲向程酥酥,怒骂出声:“贱人!我撕了你的嘴!”

  程酥酥往后一躲,立即有无数贵女站出来,替她拦着暴怒的鳐鳐。

  此时,不远处的小楼台上。

  风环水绕,参差翠幕。

  掩映在绿树枝桠后的木质雕花小楼台,建造得精美绝伦,檐下还垂着几盏绘小山水宫灯。

  朱漆美人靠弧度雅致,旁边还置着一张花梨木案几。

  案几上,青铜小香炉内青烟袅袅,正弥散出浅浅花香。

  身着大魏帝王服制的少年,脚踩牛皮靴履,正慵懒靠坐在美人靠上,眉眼淡然,细品赏着这炉香。

  “茉莉,玉兰,桂花,含笑,古梅……我家小公主这炉千娇客,倒是炼制得极有水平。”

  淡红唇角轻勾,他望了眼远处被千夫所指,几乎快要崩溃的鳐鳐,起身慢条斯理地掸了掸宽袖。

  “罢了,到底是朕的小女奴,便是为你解一次围,又算得了什么?总归,那奸夫到底也是我不是?”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