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3章 晚卿她才七岁!

第2013章 晚卿她才七岁!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8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2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而他刚踏进殿中,就听到殿内传来鳐鳐寻死觅活却中气十足的大喊:

  “呜呜呜我不活了我!我根本不想成亲,我刁蛮泼辣,嫁出去也不会有好果子吃的!宫里多好,我就要待在宫里!

  “君念语那厮不要脸,他那般急着把我嫁出去,就是嫌弃我在宫里吵闹,总给他惹来麻烦!这世上怎么会有这样的兄长,我不活了我!嘤嘤嘤嘤嘤嘤嘤!

  “若我爹娘还在,定然不舍得把我嫁出去的!君念语他不是人啊他,他就是因为舍不得分我吃几碗饭,所以才要急吼吼地把我嫁出去!呜呜呜我的命好苦啊!”

  她哭嚷得起劲儿,一群内侍宫女跟着抹眼泪,使劲儿劝她千万不要想不开。

  君念语面如沉水,在殿内站定,一双丹凤眼鹰隼也似,狠狠盯着这个哭闹不休的妹妹。

  讲道理,他有时候,真的很想把鳐鳐塞回娘胎重生。

  明明他这第一胎如此优秀,娘亲第二胎的质量怎的突然就不行了?

  原本正劝着鳐鳐的杏儿,眼角余光注意到君念语踏进来,连忙过来福身行礼,娇滴滴道:“给皇上请安!”

  请完安起身,余光却又注意到君念语身后的人。

  她怔住,眼神逐渐化作不可思议。

  这个人是……

  魏北太子?!

  不,他现在,是魏北的帝王!

  想来刚刚,皇上宴请的贵客,就是他了……

  杏儿发愣的功夫,魏化雨含笑点评:“说要上吊,却弄出这般大的动静,生怕别人不知道她要寻死似的……白绫布系得不够紧,若真挂上去,怕是马上就会掉下来。那绣鞋只使劲儿跺着凳面,却也不见真的踹翻凳子,可见心里,到底是舍不得死的。”

  君念语冷笑一声,“魏文鳐,你还嫌丢人丢得不够?”

  鳐鳐这才慢慢转过头。

  挂满泪痕的小脸看起来悲伤绝望至极,只是在对上魏化雨时,霎时化作惊恐。

  这厮,什么时候进宫来的?!

  刚刚她那副作态,难道都被他看在眼底了?!

  “小公主不想与花思慕成婚,直接把事情原委告知你皇兄就是,何必闹成这般?还不快下来,看着怪丢人的。”

  少年声音不徐不疾,还透着笑意。

  “你不想嫁给花思慕?所谓的事情原委,又是什么?”君念语极擅长抓重点。

  鳐鳐生怕魏化雨嘴贱,把她失了清白的事情告诉她皇兄,紧忙跳下凳子奔到两人跟前,酝酿了下情绪,哭道:“皇兄,我想过了,我并不欢喜思慕哥哥……”

  君念语眉头一沉,“胡闹!你们的婚约是从小就订下的,岂有临时变卦的道理?!”

  这话,同时也是在警告魏化雨,他妹妹和花思慕的亲事已是板上钉钉,旁人休想更改。

  魏化雨似是不曾听出弦外之意,只轻抚过腰间挂着的骨埙,笑得慵懒淡漠。

  鳐鳐紧张不已,实在想不出靠谱的借口,最后忽然捂住肚子,“那什么,皇兄,我我我,我已经有宝宝了!你,你要当舅舅啦!”

  君念语再度冷笑,撩袍在太师椅上坐了,“请御医。”

  鳐鳐面色一变,忙上前,讨好地抱住他的胳膊,“好皇兄,我跟你说着玩儿呢。”

  “婚姻大事,岂可儿戏?”君念语仍旧眉头紧锁,“魏文鳐,我平日里已经够忙了,你别给我添乱。你记住,这婚事乃是父皇与母后还在宫中时定下的,不能退。”

  鳐鳐脸上讨好的神情,慢慢变得僵硬。

  很快,她重又恢复冷漠表情,直起身,淡淡道:“那是父皇一厢情愿,母后却从未想过把我嫁给思慕哥哥。总之,这场婚事,我退定了!强扭的瓜不甜,纵然你真的把我嫁过去,我也会逃跑的!”

  或许从前,她的确有想过嫁给思慕哥哥。

  可是……

  如今的她,已然不干净了。

  更何况,她觉得她对思慕哥哥的那种欢喜,似乎并非是儿女之情的那种,而是妹妹对兄长的孺慕。

  若她果真嫁给他,其实是对他的侮辱啊!

  君念语的目光在她与魏化雨身上转了转。

  良久后,他慢慢道:“那明日订亲宫宴,你打算如何?现在取消?你可知,对花思慕的名誉会造成多大损伤?”

  “总归皇兄只对外说是订亲宴,却没说明是谁的订亲宴。不若皇兄自个儿上,就说是与小晚卿的订亲宴就是!”

  “一派胡言!晚卿她才七岁!”

  “皇兄第一反应是介意小晚卿的年纪,而非介意她这个人,可见皇兄心里,果真是欢喜小晚卿的!再说,七岁又如何,不过是订亲罢了!夫子都说了,史上还有七岁就进宫为后的呢!”

  “你——”

  这兄妹俩,放到一处就会争执个不休。

  最终君念语被她气得不轻,黑着脸拂袖离开。

  寝殿中,便只剩下鳐鳐与魏化雨。

  十八岁的少年郎,生得高鼻深目、唇红齿白,因从荒沙密布的魏北而来的缘故,肌肤是通透的麦色,衣襟微敞,每一寸线条都健硕而完美。

  他把玩着骨埙,笑得宛若大漠里的恶犬,“我瞧着,妹妹失了清白之事,怕是瞒不住的。还不如早些告诉你兄长,也好有理由退婚不是?”

  “我的事,与你无关!”

  鳐鳐凶巴巴瞪了他一眼,转身就往殿内跑。

  这人抛弃了她整整五年,她已经打定了主意,再不要与他有瓜葛!

  从今往后,她的事,她自己做主!

  而魏化雨毫不在意地跟上她,不紧不慢地踏进了她的内殿。

  余光朝四周打量,但见这里布置皆为淡粉,大约她爱极了这种颜色。

  也是,姑姑从前,也是极爱这颜色的。

  而与旁人闺房不同的是,她的闺房一侧,摆着座极高大的博古架,上面摆放的并非是古董文玩,而是一只只用锡纸密封的陶瓷小罐。

  他挑了挑眉尖,走过去拿起一只,正要撕开锡纸瞧瞧里面的东西,原本还不理他的鳐鳐,立即奔过来,把那小罐从他手中夺了去。

  “这是什么?”

  他好奇。

  “哼,如你这等蛮夷之人,说了你也不会明白!”

  鳐鳐宝贝般把小罐放回原处,气鼓鼓地把魏化雨往外推:“你走,不许你在我寝殿中待着!”

  魏化雨才不肯走。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