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2章 你可是我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

第2012章 你可是我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2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鳐鳐不可置信地转向他。

  下一瞬,她再度扑过去,猛然揪住他的衣襟,“你知道?你知道昨晚的事?!你,你昨晚看见了?!”

  魏化雨挑了挑眉。

  他不光看见了,他还摸了她,亲了她,睡了她呢!

  然而这话却不能说出口。

  他任由少女扯着他的领子,语气透着漫不经心的慵懒,“我亦只是听风玄月那厮说的。他手底下不是有个天玄门么,那东西就是专门探听这些歪七八遭的消息的。”

  鳐鳐慢慢松开手。

  粉嫩面庞逐渐涨得通红。

  她默默背过身,小脸低垂,神情不明。

  她已失了身,却连失身给谁都不清楚。

  如今碰上魏化雨,也只有被嘲笑的份儿……

  她魏文鳐,怎么就这么倒霉呢?

  泪珠子顺着嫩滑的面颊滚落,在铺散开的裙摆上晕染出一朵朵深色水渍。

  双手紧紧抓着裙摆,纤细的手背上已是青筋微凸。

  魏化雨静静看着她。

  小姑娘的背影着实纤弱,白细的脖颈仿佛一折就断,鸦青马尾略微有些凌乱松散,长发垂落在右肩一侧,越发衬得她娇弱不堪。

  莫名的,他想起了昨夜,这娇花似的姑娘在床榻上哭喊求饶的画面。

  于那冷硬的心底,便生出些许柔情来。

  他上前,伸手把她揽在怀里,细声哄道:“鳐鳐何必伤心落泪?那花思慕本不过一纨绔,你嫁给他,将来顶不过做个将军夫人。何不如寻一皇子或者帝王嫁了,将来,可不就是皇后了?”

  要说魏化雨是真不会哄人。

  鳐鳐伤心的是自己生逢厄运,被奸人害了清白。

  可这厮满嘴里说的,却是荣华富贵。

  她难道是在乎荣华富贵的人吗?!

  小姑娘恨恼不已,手肘撞开他,冷声道:“要当皇后,你自己当去!魏化雨,你从前分明是个极正经的人,如今的你满嘴胡言,你再也不是我的太子哥哥了!”

  一声“太子哥哥”,令魏化雨神情微动。

  片刻后,他拿起小金剪,把小佛桌上的灯盏挑亮些,“我不过是为妹妹的前程着想,你怎的就这般生气?”

  鳐鳐仍是气怒,赌气道:“总归我三日后就该与他订亲,你说什么都没用!”

  她并不打算与花思慕订亲。

  可是……

  面对总是漫不经心的太子哥哥,她就想这么说。

  心底,

  总是隐隐有一个期盼。

  可具体在期盼什么,她自己也说不上来。

  “呵。”魏化雨嗤笑一声,扔了小金剪,一双漆眸含着懒散笑意转向鳐鳐,“这亲怕是订不成了,毕竟,没有男人会心甘情愿娶一个破鞋的。就算他花思慕大度娶你,难道他心中果真没有怨言吗?不过是碍于情面,不曾说出来罢了。我的小公主,我就是男人,没有人比我更了解男人。”

  鳐鳐呼吸急促,胸脯起伏得厉害。

  魏化雨挪到她跟前,握住她的小手细细揉.搓,“你可是我捧在掌心里的小公主,我怕你脸皮薄开不了口说你失身之事,不若我替你与你皇兄说明白,好叫你顺利退亲,你看如何呀?”

  说着,又伸手去摸鳐鳐挂着泪珠的脸蛋。

  而他半威胁半玩笑的话,叫鳐鳐气得眼圈再度湿润。

  若给君念语那厮知晓她被人占了清白,还不定要把她骂成什么样!

  她小脸紧绷,打开魏化雨的爪子,强忍住两泡泪,慢慢道:“无需你多事,我自己会退婚的!我的前程,与你一点儿关系也没有!”

  说罢,快速站起身奔了出去。

  魏化雨探出去的手仍旧顿在半空中。

  片刻后,他嗅了嗅空气中残留的少女幽香,勾唇轻笑。

  真是单纯的小姑娘。

  她的前程,如何就与他无关了?

  难道她以为,他花大力气远渡狭海来镐京,是过来玩儿的嘛?

  他啊,

  可是来抢人的呢。

  淡金烛火跳跃,把少年英俊深邃的眉眼,映衬得越发妖异瑰丽。

  鳐鳐回到皇宫,立马泡了个澡。

  自打发生过昨晚的事以后,她就有了长时间泡澡的习惯。

  想要把身上的污迹洗去,如此,仿佛她仍旧还是那个干干净净的姑娘。

  她沐过身,边擦拭长发边踏进寝殿,“什么时辰了?”

  杏儿正坐在烛火下绣花,闻言回道:“子夜刚过,公主可要就寝?”

  鳐鳐面无表情地在梳妆台前坐下,拿了自己亲手调制的香膏往发梢上揉。

  睡觉,自然是睡不着的。

  今夜过后,再过一天一夜,就是她和花思慕订亲的日子。

  皇兄十分重视这场联姻,因此即便只是订亲,亦弄得十分盛大。

  她临时悔婚,得想个像样的借口才行。

  小姑娘轻叹一声,望着镜中清丽的容颜,忽然十分想念娘亲。

  若她的娘亲在这里,一定能帮她的……

  她垂眸,不知想到了什么,眼前微微一亮。

  翌日。

  雍华宫中乱成一锅粥,只因为他们的公主小祖宗要上吊了!

  杏儿匆匆奔进来,就看见鳐鳐踩着张凳子,双手紧紧抓着吊下来的白绫布,正睁着一双琥珀色圆眼睛盯着她。

  那眼睛里满是期待,哪里有什么濒死的绝望模样,“皇兄他可过来了?!”

  杏儿摇摇头,“皇上说,要宴请贵客,现在没时间过来。”

  “你没跟他说本宫要上吊?!”

  “说了!不过皇上说,你一个月要吊五六次,他有点儿烦,叫你自个儿悠着点儿,演戏别太投入,别累着了。”

  “混蛋!”

  鳐鳐气得咬牙切齿,正要发作,殿外匆匆跑进来一个小宫女,“公主殿下,皇上来了!皇上他过来了!”

  这小宫女不是旁人,正是被鳐鳐在长街上救下的姑娘。

  她唤作阿蝉,因为聪明伶俐,所以很被鳐鳐重视。

  鳐鳐眼睛一亮,暗道君念语那混蛋心里面到底还是有她这个妹妹的,这不,嘴上说着不来,现在还不是来了?

  她忙示意底下的宫女太监等都哭嚎起来,自己也抹起眼泪,开始闹着要上吊。

  身着龙袍的君念语,沉着一张俊脸,不紧不慢地从外面进来了。

  他不过十六七岁,生得与君天澜有五六分相像,斜挑着一双漆墨丹凤眼,姿容秀丽,很是俊美。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