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10章 她已经,不干净了

第2010章 她已经,不干净了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2:06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刺青完,魏化雨忘情地吻了吻鳐鳐细背上那朵绽放的曼珠沙华。

  外间响起叩门声,“圣上,该是晨起的时辰了。”

  魏化雨不疾不徐地收拾了刺青的工具,才让外面的侍女进来。

  两名双胞侍女踏进门槛,一眼就看见了鳐鳐后背上的刺青。

  两人对视一笑,很快收回视线,为魏化雨穿戴收拾。

  她们并不妒忌。

  因为那样的刺青,她们身上也有呢。

  梳洗更衣罢,魏化雨侧目望向床榻。

  罗帐高悬。

  蜷在缎被里的少女,大约又在做噩梦,满头漆发皆被汗水打湿,越发衬得那具身子纤细羸弱,白嫩细腻。

  可偏偏,细瓷般的肌肤上,却遍布触目惊心的青紫掐痕。

  后背上那朵妖异嫣红的曼珠沙华,更是格外惹眼。

  那是他的杰作。

  他在床榻边坐下,伸手轻抚过她的面颊。

  他俯首吻了吻她的唇瓣,才面无表情地起身往外走,“把她送去花府,我要花思慕知晓她已经失了身。”

  两名双胞侍女福身应是。

  花府中,花容战带着温倾慕去洛阳玩儿去了,做主的人只有花思慕。

  大早上的,他正坐在厅中吃茶,却听得下人进来禀报,说是公主殿下昏迷不醒地出现在了府门口。

  他愣了愣,立即奔出正厅,只见鳐鳐已经被侍女抬了进来。

  她穿着凌乱,脸上半点儿血色也无。

  “鳐鳐!”

  他皱眉抱住少女,吩咐去请府医,就把她抱进了卧房。

  府医尚还未来,他见鳐鳐衣衫凌乱,于是皱着眉,伸手给她把衣襟理了理。

  目光落在她颈间。

  白嫩的细颈上,隐约可见一处红痕。

  鬼使神差的,他的手慢慢上移,轻轻挑开衣领上的盘扣。

  入目所及,细颈,锁骨,甚至锁骨往下,全是青紫伤痕。

  这些伤痕意味着什么,他一清二楚。

  花思慕眼底神色复杂,见鳐鳐指尖微动,忙不动声色地给她把盘扣扣好,装作什么都没看见般,起身走到窗前,把紧闭的窗户打开。

  鳐鳐睁开眼,神思慢慢回笼,才发觉自己正在花府里。

  她撑着身子坐起来,抬眸望向窗边的少年。

  少年身形修长,身着鹅黄束腰锦袍,不是她的未婚夫花思慕又是谁。

  她看着,脑海中,却蓦然回想起昨夜的荒唐。

  伸手捂住衣领,那双琥珀色瞳眸中现出浓浓的愧疚。

  她已经,不干净了。

  寝卧中一片寂静。

  花思慕背对着她,推窗的手止不住地发颤。

  他守了五年的姑娘,竟然被人……

  窗框被他捏得现出细纹,他眉头紧皱,那个人,到底是谁?!

  “思慕哥哥……”

  略带低哑的嗓音响起。

  他闭了闭眼,艰难地让自己看起来与往昔无异,回头笑道:“房中有些闷,我替你把窗户打开些。对了,你刚刚怎的在我府门前晕倒了?可是昨晚出了什么事?”

  鳐鳐怔了怔。

  看来,思慕哥哥还不知道她昨夜经历了什么。

  那般羞耻之事,她并不打算告知他。

  至于订亲……

  赶在订亲前,找个借口解除掉他们的婚约就是。

  总归,她已经不干净了。

  少女脸上挤出一抹笑容,强忍着身体的疼痛下了床,“我能出什么事,大约是喝多了,所以才在你府前晕睡过去了吧?思慕哥哥,我还有事,先行回宫了。”

  说罢,逃避也似,疾步踏出了寝卧。

  花思慕目送她远去,下意识攥紧拳头。

  心中,隐隐浮现魏化雨勾唇而笑的模样。

  那人刚出现在镐京,鳐鳐就……

  难道是他?

  手背青筋暴起,他,定要查出昨夜凉州词里,究竟发生了什么!

  恰在这时,侍女领着一位年轻姑娘进来:“公子,奴婢去请府医时,恰好碰到白姑娘过府来玩。白姑娘说,她可以为公主看诊。”

  花思慕望过去,只见跟在侍女身后的年轻姑娘,穿着梨花白衣裙,生得貌美秀致,不是白圆圆又是谁。

  白圆圆抬手示意领路的侍女退下,目光望向拐过游廊离开的鳐鳐。

  她抿唇一笑,“这是怎么了?我瞧着公主挺好的啊,不需要看诊。不过,你俩到底还未成婚,一夜风流这种事,以后还是少做为妙。”

  花思慕眉头皱得越发厉害,望向白圆圆的目光充满了忌惮。

  这个女人,这些年医术果然没白学,竟然一眼就能看出,鳐鳐她已非处子之身。

  他不打算让鳐鳐名誉受损,因此嘲讽道:“总归是要成亲的,一夜风流又如何?总比某人好,都十七岁了,连个求娶之人都没有。”

  白圆圆神情一变,抬脚就恶狠狠踹向花思慕!

  花思慕后退两步,单手擒住她的脚踝,摩挲片刻,挑眉而笑:“数日不见,白妹妹似乎又丰腴些许……你和鳐鳐姐妹情深,不若与她一道入府,给我做个妾室,你看如何呀?”

  “做你姥爷的妾室!”

  白圆圆怒骂一声,竟与他直接大打出手。

  不远处的侍女们对这两人打架的场面司空见惯,因此无人劝架,只淡定地继续干自己的事儿。

  而鳐鳐离开花府,便失魂落魄地沿着长街,一路往皇宫走。

  刚走过半条长街,迎面就奔来一人,“噗通”给她跪下,“奴婢总算是找着小姐了!呜呜呜……”

  鳐鳐望向她,这人不是旁人,正是昨夜她救下的姑娘。

  她挑了挑眉,“你怎么在这里?”

  “昨夜那些歹人把小姐与奴婢都抓去了个金碧辉煌的地方,后来奴婢见看守不严,就偷偷逃了出来。然后就一直等在这里,期望也能看见小姐逃出来……”小姑娘抹着眼泪,“如今小姐平安回来,乃是大喜事!奴婢已然是小姐的人了,奴婢无处可去,还望小姐收留!”

  说罢,郑重其事地给鳐鳐磕了个头。

  鳐鳐面无表情地看了她一会儿。

  到底是可怜这小姑娘无处可去,她最后轻叹半声,“起吧。”

  这便是允了小姑娘跟在她身边了。

  回宫后,鳐鳐刚踏进雍华宫的大门,杏儿迎出来道:“公主,郡主过来探望你了!”

  “佑姬?”

  鳐鳐呢喃了声,眼圈霎时一红。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