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05章 正文结局(下):归来

第2005章 正文结局(下):归来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736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夕阳一点点落山。

  薄金色的光,跳跃在翘起的琉璃檐角上,也跳跃在君舒影委地的霜白绣银袍摆上。

  它们随着夕阳的逝去,而缓慢消弥。

  楚京城华灯初上,这座彩云归的寝屋,终于陷入黯淡。

  君舒影的身影笼在昏惑的光影中,薄唇紧抿,因为眼帘低垂的缘故而令人看不清他的神情。

  在书案上写写画画的小姑娘打了个呵欠,趴在书案上睡了过去。

  他端着凉透的饭菜,竟那么静静地跪坐着。

  角落里,滴漏声声,于这喧嚣的长街上,竟也分外清晰。

  静谧中,君舒影忽然尖叫出声!

  他骤然起身,把手中的白瓷碗狠狠砸到地上!

  他发疯般,伸脚踹翻了摆满佳肴的小几,一张春花秋月般的面庞,狰狞着浓浓的癫狂,抽出墙上的宝剑,把这座装饰华美的寝屋砍砸得狼藉一片。

  被惊醒的沈妙言睁着一双琥珀色圆眼睛,下意识蜷缩在角落,不解地望着他尖叫发狂。

  书案被踢翻。

  一沓宣纸漫天零落。

  每一张纸上,都画着男人的容颜。

  金冠束发,剑眉英挺,丹凤眼斜飞入鬓,鼻梁高挺如山,薄唇似笑非笑。

  每张纸上的表情都各不相同。

  或笑或嗔,或喜或怒。

  却,

  俱都是君天澜最的模样。

  君舒影就站在这漫天零落的画纸里。

  他崩溃地望着君天澜的肖像,只觉自己就像个笑话。

  什么替代品,

  他分明连替代品都不如!

  这么多天过去,她遗忘了所有事,却独独还记得那个男人!

  她把他的容貌记得这般清晰,他君舒影算什么替代品?!

  他崩溃地跪在了凌乱的画纸之中。

  眼泪顺着艳绝的面容滚落。

  滴落在纸间,晕染开朦胧墨迹。

  他的双手撑在画纸上,渐渐收拢,把纸张抓得皱烂不堪。

  沈妙言始终蜷在角落,睁着纯净无辜的眼睛,不解地看着这个男人。

  时间一点一点过去,可他的眼泪就像收不住般,始终不曾停止流淌。

  子夜已过,后半夜的天气格外寒凉。

  沈妙言搓了搓小手,鼓起勇气起身走到木施旁,取下一件大氅,小心翼翼给君舒影披上。

  她张开双臂抱了抱他,“国师,你别哭了,又不是小孩子,给别人看见,别人会笑话你的。”

  君舒影慢慢直起身。

  他攥着大氅系带,偏头透过朦胧泪眼,望向这个知暖知冷的小姑娘。

  她看起来不过十六七岁,因为失去所有记忆的缘故,就像是一张纯净无暇的白纸。

  可白纸,总是脆弱的。

  他终于止住眼泪,伸手把她抱在怀里。

  寒冷的暮冬之夜,可以令他取暖的,并非是暖酒或者火炉。

  他本就来自极北之地,这世上唯一能令他温暖的,只有怀中这个姑娘。

  “妙妙……”

  他哽咽。

  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

  大约,说的便是他了。

  ……

  冬去春来。

  又是三月,楚京城草长莺飞。

  一骑快马沿着宽阔官道,疾驰在这大好河山里。

  骏马彪悍,通体漆黑无一根杂毛。

  马背上的男人,金冠束发,身着绀蓝箭袖劲装,墨金色斗篷在风中猎猎作响。

  剑眉英挺,丹凤眼斜飞入鬓,面容格外英俊,周身气势更是凛贵迫人。

  不是君天澜又是谁。

  他刚刚去了棉城,本以为会在那里找到妙妙,可惜却是一无所获。

  剩下的地方,便是沈府了。

  或许,君舒影会把妙妙带去她出生长大的地方。

  他风尘仆仆地入了楚京城。

  本欲去沈府,却鬼使神差地,先去了从前的国师府。

  他是从后门进去的。

  府中景致一如往昔,只是因为疏于打理的缘故,荒草丛生,看起来多了几分萧索。

  蘅芜苑,小厨房,华容池……

  他独自穿行过这些充满回忆的地方,手抚过从前的东隔间与他的寝卧,又不觉站到了屋檐下。

  院子里的梨花树越发盛大,于这三月暖阳中,旖旎绽放了满树白雪。

  木质的秋千架早已腐烂,院侧的紫藤萝花架却生长得越发热烈灿烂。

  他看着,唇角不觉噙起温柔至极的笑容。

  而与此同时,彩云归内。

  趴在落地琉璃窗边的少女,今日穿淡粉色琵琶袖交领上襦,腰间系着条粉白绣桃花罗裙。

  她梳着精致的随云髻,一柄垂珍珠小流苏的发钗简单雅致,越发衬得她面若秋水,明丽不可方物。

  琥珀色的眼眸,于春阳之中轻眨。

  她忽而仰头,望向天穹。

  正是三月初春,干净的天空上飘着几只杏黄淡粉的纸鸢。

  有蓬头垢面的吟游诗人醉酒街头,大唱着“归去来兮”的诗赋。

  归去来兮……

  她忽然起身,拎起裙角,不顾一切地跑出寝屋。

  暗卫本欲拦她,在楼下大堂与人赌钱的君舒影,却抬手示意他们停步。

  他扔下骰子,亲自追了出去。

  长街繁华,沈妙言小小的藕粉绣鞋从青石板砖上踏过,带起飞扬的裙裾。

  她朝着东边儿飞奔。

  桃花般的容颜,噙起久违的笑容。

  那笑容如此之甜,似是寒冰融化,似是春风拂面。

  她跑得那么快,周遭的繁华盛世,都不能让她驻足停眸。

  她喘着气,一路跑到国师府前。

  青石台阶上的积雪早已消融。

  几株幼嫩的小草生长期间,可爱至极。

  她呆呆望着那座紧闭的府邸。

  褪漆的两扇朱门,仍旧紧闭。

  环形兽首仍是狰狞闭眼的模样。

  两盏破败风灯跌落在地,散落满地灰尘,无人打扫。

  檐下的旧燕窝静悄悄的。

  小姑娘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不见。

  她垂下眼帘,有些颓败地坐在了青石台阶上。

  她抱住双膝,把小脸深深埋进臂弯。

  春阳温暖。

  君天澜恰巧走到了那两扇朱门后。

  他取出帕子,轻轻拂拭干净门栓。

  拉开门,春阳立即洒落满园。

  他的目光,却落在了青石台阶上。

  有个小小的姑娘,正抱膝坐在那里。

  仅凭一个背影,他也能认出她是谁。

  丹凤眼,渐渐润红。

  他缓慢走到她跟前。

  沈妙言从臂弯中看见一双墨金勾云纹靴履。

  她愣了愣,慢慢抬起头。

  高大的男人逆光而立,在她的瞳孔中,慢慢蹲下身。

  带着薄茧的手,轻轻捧起她的脸。

  他笑得很温柔,却有两行泪水,顺着英俊的面庞滚落。

  小姑娘呆呆看着他,半晌后,忽而一笑:

  “国师,你回来了?”

  “嗯,我回来了……”

  小姑娘什么也想不起来了,嗅着他身上的龙涎香,声音却下意识地染上哭腔:

  “那,你若愿意娶我,我倒是也愿意,送你一片锦绣江山!”

  君天澜把她搂到怀里,低头亲吻着她的眉眼与唇瓣,声音低哑哽咽:“我不要江山,我只要你……”

  游丝飞絮,酒旗招展。

  一道修长如玉的身影,静立在不远处。

  君舒影凝视那紧紧搂抱着的两人,淡红唇瓣上扬,却有风迷了眼,惹得他泪意婆娑。

  他看见君天澜把他的妙妙抱上了马。

  而妙妙笑得很甜。

  马蹄在繁华的长街上扬起滚滚尘埃,逐渐在视野中远去。

  他抬手揉了揉眼睛。

  却,

  揉出了一手的泪。

  ……

  春雷萌动,辛夷破蕾。

  一匹彪悍漆黑的骏马载着对璧人,从官道尽头遥遥疾驰而来。

  天之涯,地之角。

  江南水乡的荷塘里,有美人划着小船,在悠长的水波中轻哼着软软绵绵的南方小调。

  不见边际的良田里,农人们簇拥着装扮五彩丝带的耕牛,正热热闹闹地祭祀求福。

  风沙纵横的北方,驼铃声声,驼队载着中原的一坛坛美酒与丝绸,翻山越岭往另一个国度而去。

  河川万里,群峰峥嵘。

  那匹骏马载着对璧人,疾驰于这如画的泼墨山水中,不问世事,不问前程,只于那天南海北中把酒言欢、纵情声歌。

  一眼心动,岁月情深。

  莫不如是。

  ———正文·完———

  .

  陪伴了大家六百多个日夜,在这里似乎可以说再见了。

  当初写《锦绣萌妃》的灵感,就是文末的画面:一个小姑娘在朱门府邸前坐着,一双墨金靴履慢慢停在她面前。

  舒舒的结局放在番外啦!

  再后面的番外,是鳐鳐与太子哥哥。

  至于菜菜的新书,大约在九月底发布,仍旧非穿越非重生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