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2004章 正文结局(中):花糕

第2004章 正文结局(中):花糕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440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胭脂红的轻盈裙裾,从楼梯拐角消失。

  少女奔跑之间,洁白圆润的脚趾在裙裾底下若隐若现,纤细的脚踝仿佛一折就断,纤弱得宛若蝴蝶。

  她仓皇地离开彩云归,独自站在人来人往的长街上,才想起自己无处可去。

  正是上元佳节夜,街上花灯仍旧璀璨,无数小孩儿被自家爹娘牵着走过街道,亦有游子仕女往来不绝,于一柄纸伞下眉目传情。

  此时寒冬尚未过去,夜穹飘飘零零的,竟又落了细雪。

  花灯的光影中,细雪渐渐覆盖街道。

  少女独自站在彩云归外,默立了半个时辰,才动了动酸胀的双腿,往东边而去。

  她什么也不记得了,可身体却记得那个方向。

  心底隐隐知晓,

  那里,

  是她的归途。

  脚丫子在薄薄的雪地上留下成串脚印。

  她走了很久很久,直到双脚都冻得发红发热,才终于来到那座府邸前。

  府邸仍旧破旧,檐下褪色的风灯在寒风中摇曳,没有半丝灯火与暖意。

  她轻轻呵出一团白雾,依恋般在府门前的台阶上坐了。

  总觉这座府邸里藏了很多很多故事,那是她和四哥的故事。

  可四哥不知为何,似乎总不愿回到这里来。

  就连偶尔需要从这条街道路过时,他也是刻意吩咐车夫从远处绕过去。

  她靠在石狮子上,尽管天气寒冷,但她却觉得十分满足。

  而彩云归那边,君舒影吩咐手下人处理完那些血淋淋的尸体,沐了个身洗去身上的血腥气,才又上楼去寻沈妙言。

  可罗帐空空,那个小姑娘,又不知跑到哪里去了。

  男人独对空房,忍不住狠狠一皱眉。

  他瞥了眼床榻踩脚处,那双并拢在一块儿的绣鞋仍旧好好地摆在那里。

  忍不住弯腰把它们提起。

  妙妙真是,大冷天的,鞋也不穿,又跑得无影无踪……

  他转身,几乎毫不迟疑就离开了彩云归,往东边寻去。

  他知道的,这楚京里,妙妙只会去一个地方。

  来到国师府门前,借着远处的光亮,他果然瞧见昏暗的府邸门口坐着个人。

  她似乎睡着了,靠在石狮子上,唇角甚至还隐隐上翘,仿佛梦见了什么有趣甜蜜的事儿。

  他上前,在台阶下面单膝跪了,轻手轻脚地给她把罗袜与绣鞋穿上。

  沈妙言被惊醒,睁眼瞧见是他,不觉扬起一个单纯的笑容,伸手就抱住他的脖颈,“四哥!”

  抱完,想起这个男人刚刚嗜杀的姿态,又下意识地紧忙松手。

  君舒影把她细微的表情变幻都收在眼底,知晓她大约是看见自己杀人了,于是尽量笑得温柔,抬手给她把垂落在面颊上的碎发捋到耳后,“怎么又到这里来了?”

  沈妙言扶着他的手站起来,回头望向身后那黑黢黢的府邸,“四哥,我隐约想起,这是咱们从前住过的地方呢。你,为什么从不到这里来?”

  她的话中有试探。

  君舒影听得分明。

  他解下大氅给她裹紧,“你十二岁时,我曾带你在这儿住过一段时日。只是后来,这里发生了一些不好的事,因此我才不愿回来。不只是我,妙妙,今后,你也不应当来。”

  “是这样吗?”

  面对将信将疑的小姑娘,君舒影只是把她揽在怀里,笑容温温地亲了亲她的脸蛋,“刚刚过来时,我瞧见有卖热花糕的。走,我带你买花糕吃?”

  说罢,不由分说地揽着她的腰,往西边而去。

  沈妙言仍旧忍不住地回头,朝那座府邸张望。

  府邸很破旧,可她瞧着,却很亲近。

  府邸里一个人都没有,可她在门口坐着,却觉得心里踏实。

  心头莫名有个信念,

  那个人,

  一定会归来。

  她仰头望向君舒影。

  男人下颌线条完美,俊美得不似凡人。

  这些时日以来,梦境里那个穿着墨金色大氅的男人,背影越发清晰。

  她隐隐觉得,梦里的人,并非眼前这位四哥。

  而梦境里的人,

  终有一日,

  定会归来。

  ……

  君舒影把沈妙言带回彩云归后,哄着她在罗帐里睡着了。

  男人注视着她圆润白嫩的小脸,指尖轻轻拂拭过她修长卷翘的眼睫,又慢慢流连过那饱满犹如含珠的唇瓣。

  丹凤眼底,深邃幽暗。

  寝屋中蜡泪灼灼。

  良久后,烛火燃尽,一点烛芯彻底淹没于滚烫的蜡泪之中,火光跳跃了两下,便彻底熄灭。

  东方已经渐起鱼肚白。

  君舒影声音极轻:“来人。”

  两名高手从暗处出现。

  “以后看着夫人,不许她出彩云归。”

  “是!”

  暗卫退下后,君舒影卧在床榻外侧,修长手指轻抚过沈妙言的面庞,眼底隐隐可见深沉算计。

  “妙妙,我这是为了你好。你不能再去那座国师府,否则,迟早有一天,你会把过往的一切都想起来。妙妙,我真的不能失去你……”

  他喃喃自语着,眼底那浓烈的占有欲似癫若狂,令人心惊。

  他是迷恋上一只蝶的花。

  试图把这只蝶囚禁起来,再不叫旁的花看见,再不叫她触碰其他花。

  ……

  君舒影宠沈妙言至极,生怕买来的婢女又如同芙儿她们那般欺主,于是事事亲力亲为,处处体贴入微。

  沈妙言倒也格外乖巧,并未忤逆他的意思。

  她整日坐在琉璃窗边,双手趴在窗上,静静张望长街上的熙攘繁华。

  可头脑,却一日更甚一日地混沌。

  原就缺失了记忆,如今与外界又没了接触,她蜷缩在彩云归小小的三楼里,只看着外面的色彩斑斓,孤单至极,悲哀至极。

  她开始遗忘更多的事。

  傍晚时分,暮冬的夕阳流光溢彩,透过琉璃窗洒进来,在少女面庞上镀上一层薄金暖色。

  她正跪坐在蒲团上,认真地在宣纸上写字。

  君舒影拎着食盒进来,眉眼弯弯地笑道:“我另请了个厨子,擅长天下各地的菜式,妙妙定然喜欢他做的菜。”

  说罢,在她身边坐了,打开食盒,把里面的佳肴一盘盘摆上小几。

  沈妙言低垂着眼睫,漆黑修长的睫毛在白嫩面庞上投落两弯阴影。

  笔尖未停,她朱唇轻启,清泠泠的嗓音透着无害的娇憨:“我吃什么都是可以的,何必这般麻烦?你不必总娇纵着我。”

  “我不过是想让妙妙过得更好一些。”

  沈妙言把小狼毫搁在竹根笔山上,转头望向君舒影,正欲唤他,称呼到了唇畔,却莫名咽了下去。

  她迟疑片刻,问道:“你是谁?”

  她忘了太多东西。

  就连“四哥”这声称呼,也已经从脑海中消弭无踪。

  君舒影给她盛饭的手,忍不住抖了抖。

  他尽量让自己看起来与平常无异,可指尖,却仍旧止不住地发颤。

  他端着白瓷小碗,用银勺舀起米饭与菜蔬,小心翼翼送到女孩儿的唇边,因为想让气氛轻松些,因此笑道:“我是与你一起白头的人。”

  沈妙言吃掉银勺上的米饭与菜蔬,笑着歪了歪脑袋,“原来是你。”

  她笑起来时,眼睛十分明亮,仿佛想起了什么似的。

  君舒影拿手绢替她擦拭干净唇角,问道:“妙妙可是想起了我是谁?”

  少女抓起毛笔,继续在宣纸上写写画画,语气十分漫不经心:“国师啊!你是国师!因为你曾说过的,你会活着,与我白头。”

  ,

  明天正文结局。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