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98章 哪怕这份爱是偷来的也没有关系

第1998章 哪怕这份爱是偷来的也没有关系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2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雪一日接着一日地落。

  他坐在窗畔的软榻上,身着霜白中衣,外面披着件墨底绣重瓣雪塔山茶大氅,漆发尽数披散在腰间。

  窗后的雪光映照着他的侧颜,越发衬得他姿容绝世,凛贵清冷。

  因为失血过多的缘故,所以他的嘴唇和面色很有些苍白。

  他晃着杯中酒水,一双丹凤眼低垂着,令人看不清其中情绪。

  拂衣进来给暖炉添炭,见他又在饮酒,轻声劝道:“主子,大夫说您身体重伤初愈,得少沾些酒水呢。”

  说罢上前,顺势取下他手中的酒盏。

  君天澜手肘撑在小佛桌上,有些疲惫地托住下颌,“外面,还是没有消息吗?”

  拂衣捧着酒盏低下头,难过地摇了摇头,“花将军他们还在找,几乎把清水城里里外外翻了三四遍,但半点儿娘娘的踪影也无……可如今大雪封了道路,连河水都结了冰,他们又能去哪里呢?”

  寝屋中陷入寂静。

  只能听到炭火燃烧时的哔啵声,以及窗外落雪的簌簌声。

  君天澜疲惫地抬起手。

  拂衣福了福身子,小心翼翼地退了下去。

  屋外的天色,一点点暗了下去。

  府外长街上的热闹声接连不断地传来,那是新年前百姓们的欢宴。

  寝屋中却安安静静。

  全天下最位高权重的男人,静默地坐在这静谧的屋子里,独对满屋烛火,独对满园落雪,分毫欢愉的表情也无。

  烛火渐渐燃尽。

  只余下无边黑暗。

  ……

  风雪犹盛。

  身着霜白劲装的俊美男人,独自牵着一匹骏马,行走在茫茫大雪里。

  马背上坐着个十六七岁的姑娘。

  她穿得相当厚实,男人生怕她被冻坏了似的,还在袄裙外面裹了一件宽大的花棉袄,整个人看起来胖鼓鼓的,如同一个棉球。

  她抓着一串糖葫芦,边走边吃,小脸上全是单纯无知的笑容。

  走出很远后,小姑娘忍不住娇弱弱地开口:

  “四哥,咱们去哪儿呀?马背上好生无趣,我想回国师府了!”

  男人回头,俊脸上噙着宠溺而温柔的笑容,“快到了,再翻过两座山,咱们就到楚京了。”

  说话之人,丹凤眼修长艳绝,面容倾国倾城,不是君舒影又是谁。

  自打他把沈妙言从寒鸦渡战场上抢走后,才发现妙妙的脑袋磕到石头上,看诊的大夫说,她丧失了部分记忆。

  她只记得君天澜了。

  她把他当成君天澜,总是唤他四哥。

  他并不在意被认错,他甚至希望,余生里,妙妙永远不要想起过往才好。

  他带着她穿过清水城,一路往南而来。

  那时候天气还没有这样冷,河川并未结冰,因此他们顺风坐船,直接就穿过了大半个赵国,来到了楚国境内。

  后来实在太冷了,河川上结了冰,他只能带着她走陆路。

  马背上的姑娘舔了舔涂满冰糖的山楂果,直把那山楂果外面的糖衣都舔没了,才恶作剧般,笑眯眯把糖葫芦凑到君舒影唇边,“给你吃一颗!”

  这山楂果酸得很,她故意把糖衣都舔没了,就是想看四哥被酸得皱眉的模样。

  谁叫他总是欺负她呢!

  君舒影早把她的小动作收在眼底。

  他装作什么也没看见,歪头咬了一颗山楂果。

  山楂果很酸,酸得要叫人掉牙。

  可是他牵着马在风雪犹盛的山脉中走了一天一夜,期间没吃过任何食物,没喝过一点水,于这样的他而言,这山楂果再酸,也仍是极美味的。

  沈妙言歪了歪头,天真问道:“好吃否?”

  君舒影笑了笑,故意扮作被酸掉牙的模样,伸手掐了把她的脸蛋,“妙妙太坏了,净弄出这些恶作剧害我!”

  沈妙言便咯咯笑起来。

  大雪还在落。

  君舒影注视着黑暗的前方,隐约听得狼群的嚎声在山谷中回荡。

  眉尖不觉蹙了蹙,也不知明日天亮时,他们能否走出这座山脉……

  马背上的小姑娘丝毫不明白他的烦恼,吃完糖葫芦,便拿出包囊里的馍馍,认真地啃了一口。

  馍馍又干又硬,难吃得紧。

  她“呸呸呸”了几口,声音娇软:“四哥,这馍馍难吃极了,我想用热水把它泡软了再吃!”

  她在君天澜面前,惯是这幅撒娇的姿态。

  君舒影自是宠着她的,寻了个避风的山崖,在这茫茫雪夜里生出一团篝火,又不知从哪儿觅出个铁罐,竟果真开始给她煮热水泡馍馍吃。

  包囊里的馍馍只剩下三个。

  偏沈妙言食量大,三个馍馍,还不够她塞牙缝的。

  她吃完两个,才想起旁边的男人什么也没吃。

  于是她把另一只馍馍凑到男人嘴边,“四哥?”

  君舒影看着她。

  火光中,少女的眼睛很明亮。

  她知晓他对她好,因此她也愿意对他好。

  他伸手摸了摸她的脑袋,笑容仍旧宠溺,“我不饿,你自己吃罢。”

  少女半信半疑,又问了他几遍,见他真的不吃,才自个儿把那馍馍给吃了。

  她吃了个半饱,便靠在山崖壁上,就着篝火睡觉。

  君舒影拿了绒毯给她盖严实,举目四望,四周皆是黑暗的群山,并无一丝灯火。

  他正是壮年时期的男人,饿了一天一夜,自然是受不了的。

  于是他起身,准备去山中看看可有什么野味儿。

  然而这样寒冷的天,野兽什么的自然都躲了起来,哪里是那么容易寻到的。

  他走了半个时辰,只看到路边儿的枝桠上,还留着些没被鸟儿啄食的野果。

  他把那野果摘下来,随意擦了擦就大口大口地吃起来。

  吃到一半,却觉衣袖处被人拽了拽。

  他回头,只见沈妙言披着绒毯站在雪地里,两只圆圆的眼睛透着暖意,一只手举起,慢慢凑到他的唇边。

  那手里捏着的,正是一个烤得热烘烘的馍馍。

  “我总觉四哥没吃饱,所以特意给你留了一个。”小姑娘在风雪中笑弯了眉眼,“四哥待我好,我也想待四哥好。”

  君舒影怔怔望着她。

  她笑得很甜。

  片刻后,他接过那只馍馍,一边盯着她笑意盈盈的眉眼,一边小口小口吞食起来。

  他真喜欢她。

  他真想守着她。

  哪怕被她当成君天澜也没有关系,

  哪怕这份爱是从君天澜那里偷来的也没有关系。

  他,

  心甘情愿!

  ,

  舒舒:老婆要用抢的!抢到了那就是我的了!

  ps:北寻和陆离的结局就是隐居山林啦。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