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97章 他抛下千军万马,抛下束发龙冠

第1997章 他抛下千军万马,抛下束发龙冠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1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1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寒风拂面。

  沈妙言横在颈间的利剑,“哐当”一声跌落在瓦檐上,滚了几滚后,顺着瓦檐边缘跌落。

  它没入荒草丛生的泥土里,了无踪迹。

  而那穿着胭脂红罗裙的少女,慢慢跪在了瓦檐上。

  一手捂着插了羽箭的胸口,她费劲儿地抬起眼帘,却跟本找不到想要射杀她的人。

  她浑身的力气都逐渐被抽空。

  她的身子慢慢向前倾倒。

  如同那柄利剑般,她脆弱地从瓦檐上滚落。

  铁铸的利剑自是坚韧无比,可她并非利剑,在从三楼瓦檐跌下的过程中,脑袋猛然撞击到草丛中的一块顽石。

  鲜血从后脑沁出,把那块石头也给染成了鲜红。

  少女睁着眼睛,最后的画面,是落雪的纯净天穹。

  她太累了,

  太累了。

  终于,她再也无法支撑,慢慢阖上眼晕厥了过去。

  君陆离本欲去救她,可无数厮杀的兵马横亘在她与沈妙言之间,她根本无法冲过去。

  她着急地大喊大叫,却很快看见她的五皇兄一瘸一拐地奔过来。

  五皇兄大约受了重伤,颈间总是挂着的鸠羽紫蓬松狐尾早已不见,衣衫破烂,浑身都是淋漓鲜血。

  他抱起昏迷不醒的皇嫂嫂,不知从哪儿弄来一片骏马,竟直接抛下还在厮杀的千军万马,抛下束发的金龙冠,朝清水城的方向驰骋而去,直至无影无踪。

  她大张着嘴巴,呆呆立在兵马里。

  等回过神,场上厮杀已然越发激烈,根本无法停下。

  小姑娘心乱如麻,忙不迭去找凤北寻。

  凤北寻杀人杀红了眼,压根儿就不听她的,只顾着把自己所有的恨,尽皆发泄在其他人身上。

  君陆离实在无法,猛然抽出宝剑格挡住凤北寻的剑,嗓音嘶哑而发狠,“北寻哥哥,你若再不走,我就死给你看!”

  凤北寻赤红色的眼眸,稍稍恢复了一点儿清明。

  他笑了笑。

  可满脸狰狞的刀疤,并不能因为这笑容,而稍稍减去凶狠。

  他温声道:“陆离,陆离!凤家满门被杀,我本就不打算独活的。等杀了沈妙言与君天澜,再替北帝夺下大周的江山,我自然会自刎以追随父亲。如此,忠孝也算是两全了!”

  君陆离忍不住哭道:“北帝?这个时候了,你怎么还念着他?!难道你刚刚没有看见吗?他抱了皇嫂嫂就跑了,他撇下你们全部兵马,跑了啊!什么忠孝两全,你忠的,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货色?!”

  凤北寻被她这一骂,稍稍回过些许神智。

  他下意识朝四周看去,果然不曾见到沈妙言与君舒影,更不曾见到君舒影的马。

  横刀立马于厮杀的战场中,他忽然有些茫然。

  说好了要一同拿下大周的江山,北帝他,怎么先跑了?

  还是,

  带着美人一起跑的……

  他难道不知道,这样的行径,会背负临阵脱逃的千古骂名吗?

  君陆离忙趁机上前,一手攥住他的手,带着哭腔道:“北寻哥哥,咱们走吧,趁着战乱,咱们离开这个是非之地吧!从前的恩恩怨怨,终究谁也说不清不是?”

  凤北寻低头望向这个小女孩儿。

  这是他恋慕了十年的姑娘。

  而偏偏,她也正恋慕着自己。

  若跟她走,余生里,他们会隐姓埋名,在山中做一对烧瓷的夫妻,晨钟暮鼓,倒也能安居乐业、丰衣足食。

  若是选择留在战场上,他会随萧城烨一道回北幕,重入朝堂,在权势的漩涡中挣扎,或许会一败涂地,或许也可能搏得个泼天富贵。

  究竟……

  该如何抉择呢?

  一边是小姑娘哭哭啼啼的泪眼。

  一边,是唾手可得的权势与富贵。

  凤北寻不过犹豫了半瞬,就猛然扔掉手中长剑,朝着萧城烨喊道:“萧兄,老子不干了,老子解甲归田了!”

  说罢,一扬马鞭,在所有人惊骇的目光中,与君陆离双双策离战场,朝远处的群山而去。

  众人呆滞了几瞬,再度厮杀起来。

  而这场厮杀,直到傍晚才结束。

  血染夕阳,长河瑟瑟。

  终究是北幕那方败了。

  ……

  君天澜醒来时,正身处相府。

  他挣扎着坐起身,声音喑哑:“皇后呢?!”

  花容战等人侍立在房中,彼此对视几眼,却都默默无言。

  最后,还是韩棠之跪在地上,带着歉意拱手道:“都是微臣无能,让皇后先被穆王带走,后又被北帝抢走……”

  君天澜脸色难看到极点。

  他一拳砸在拔步床架上。

  君舒影,又是君舒影!

  正在这时,薛远从外面进来,“皇上,北幕萧城烨以及赵国的一些主要将领都在正厅,等着皇上发落。”

  君天澜本欲让薛远把他们推出去全部斩首,只是想到远在北幕的昔年,一颗心终究是软了下。

  萧城烨虽然屡次三番与他作对,但不可否认,他的确是个行军打仗颇为不错,又格外忠心耿耿的武将。

  将来昔年登基,身边正需要这样能够辅佐他的人才。

  他憋着一口气,冷声道:“把他们放了,给些盘缠,打发他们去北幕。”

  薛远应了声“是”,立即去办了。

  花容战道:“皇上放心,北帝受了重伤,跑不了多远。臣便是把清水城翻个底朝天,也定然要把他找出来。”

  君天澜面无表情,抬手示意他们都出去。

  寝屋中只有他一人,他强忍着下腹的伤痛,勉强下床。

  走到窗畔,只见雕窗外又落了雪。

  大地莹白,枝桠间都是晶莹剔透。

  他伸手捂住疼痛不止的小腹,俊美的脸现出一抹苦楚与思念。

  也不知妙妙,现在究竟在什么地方……

  寒鸦渡那场厮杀之后,已是临近除夕。

  清水城中处处张灯挂彩,格外热闹繁华。

  君天澜腹部所受的剑伤格外严重,稍有不慎伤口就会被撕裂开,因此根本无法下床,更别提亲自去寻沈妙言。

  因为连日以来都没有任何关于沈妙言的消息,男人心急如焚,唇瓣都急得起了皮,可那两人就像是人间蒸发了般,压根儿不曾有半点儿消息传回。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