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96章 她从没有想过祸国殃民

第1996章 她从没有想过祸国殃民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5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50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君舒影喘着气被他拖上来,捂住几乎快要断裂的肋骨,再度抬眸望向他。

  他的好四哥,身上穿着的墨金色劲装早已破烂不堪,被鲜血染成淋漓颜色,看上去十分狼狈。

  他刚刚救了他。

  却只一言不发地拄着苍龙刀,折身朝来的方向而去。

  君舒影朝地面吐出一口血水,望着他修长高大的背影,突然有些嫉恨。

  就是这样的品质吧?

  妙妙爱上的,就是这样的品质吧?

  这种手段果决,却又心地慈忍的男人,彻底把他比了下去。

  是啊,

  他君舒影,

  天生就是个卑鄙自私的小人!

  艳绝的丹凤眼中,嫉恨更浓。

  他忽然猛地冲上前,不顾一切地用断剑,从背后捅进了君天澜腹部!

  原本面无表情的君天澜,身形顿住。

  他缓缓低头,望着从腹部突出的那截断剑,狠狠皱了皱眉。

  君舒影覆在他耳畔,一字一顿:“我就是恨你这幅模样!君天澜,我就是恨你这幅模样!”

  他说完,丢掉断剑,竟不顾君天澜的死活,一瘸一拐地消失在了树林里。

  君天澜站在原地,身形摇摇欲坠。

  片刻后,他终于支撑不住跪倒在地。

  ……

  而高塔那边。

  沈妙言对镜梳妆。

  她今日的妆容格外艳丽娇媚,还特意贴了个莲花眉心贴。

  拿起红纸抿了抿唇瓣,她起身离开了高塔。

  胭脂红的十二幅罗裙,随着绣花鞋而摇曳生姿。

  她一步步走下高塔内的旋转楼梯。

  离开高塔时,她看见无数兵马在她面前厮杀。

  她原本,只盼着四哥能赢下这场战役。

  可如今,她突然希望这场战役,能够马上结束。

  那些年轻的将士们,一个个在她面前身中刀剑,血染盔甲,陆陆续续地从马上跌倒在地,纵便一息尚存,可人跑马踏间,也会被践踏而死。

  然而他们的新妻,兴许还在家中盼望他们能早些回去,给她带一块赵地特产的手绢,或者胭脂。

  他们才刚满几岁的孩子,兴许还正倚门盼望,盼着自己的爹爹能英雄一般凯旋,给他们讲战场上有趣的故事。

  有的人会胜利地回到故乡,然而有些人,他们或许再也无法返回故地。

  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

  大约说的就是这个理儿了。

  少女扶着高塔的木门框。

  漂亮的琥珀色眼眸中,渐渐蓄了泪水。

  她从没有想过祸国殃民,更没有想过要引起这样的厮杀。

  从小到大,她想要的,不过是与四哥相守白头……

  可这样微小的愿望,上苍也无法为她达成。

  纵便今日四哥赢了这场战役、赢了君舒影,然而她亲眼看着这么多人死在她面前,这么多条人命换来的幸福,她又有什么脸面,又有什么福气去消受?

  或许该下地狱的不只是那些十恶不赦的人,还有她沈妙言。

  女孩儿眼底极度悲伤。

  两行清泪顺着雪腮滚落。

  她弯腰捡起一把剑,足尖点着高塔边缘,飞掠而至第三层。

  她立在破旧的瓦檐上,把长剑立于颈间,尖声喊道:“都给我住手!”

  声音穿透旷野,直至所有人耳中。

  众人纷纷寻声望向她,只见少女胭脂红的十二幅罗裙,在风中纷舞飞扬。

  宽袖于猎猎寒风中乱舞,几丝凌乱的漆发被风拂过少女白皙明媚的面庞,那双琥珀色的眼睛泛着泪光与微红,晶莹唇瓣红得莹润,宛若涂过世间色泽最纯正的胭脂。

  沈妙言喘着气,视线从所有人身上扫过:

  “我从前亦是做过女帝的人,知晓培养一名士兵,究竟有多么难。把生命交代在这种无意义的战场上,你们得到的,究竟是什么?荣耀?还是帝王那所谓的奖赏?!”

  所有人都没料到她会忽然说出这番话,不觉俱都愣住。

  寒风呼啸。

  天穹上阴云密布,不知不觉,竟开始飘起了细雪。

  沈妙言的眼泪顺着面颊流淌到下颌,又顺着下颌,滴落在冰冷的剑身上。

  她声音慢慢放轻,“诸位若是信我,就请各自归家。已是十二月了,再过不久,就是除夕。归家吧,把刀剑都放下,归家吧……”

  她并不值得,这些人为她丢掉性命。

  若他们还要继续厮杀,她甚至愿意用自己的性命做祭奠,结束这场没有意义的战争。

  而她的话,显然打动了不少人。

  三国的将士们呆呆望着那个站在瓦檐上的姑娘。

  她实在很美。

  片刻的犹豫后,有人开始陆陆续续丢掉手中的兵刃。

  花容战脸上流露出一抹欣慰,也下意识地收剑入鞘。

  可就在这时,萧城烨猛然怒喝:

  “给我杀!谁敢后退,本将军定要把他斩首示众!”

  开什么玩笑,他可是为了北帝而来!

  他毫不在乎沈妙言的性命。

  他,只在乎北帝是否能拿下赵国,是否能在这场战役中,夺取君天澜的命!

  随着他的喊话,无数士兵只得被迫拿起武器,再度投入尸山血海般的厮杀之中。

  沈妙言皱眉。

  萧城烨……

  她竟然算漏了萧城烨!

  恰在这时,一匹骏马犹如破开大海的神针,飞快朝高塔这边疾驰而来!

  坐在马背上的男人,生得俊美高大,只可惜面庞上一道长长的疤痕,令他看起来格外凶狠狰狞。

  远远地,他开始拈弓搭箭。

  冰冷的箭头,对准了高塔之上的少女。

  “沈妙言,沈皇后,当初你害得我凤家满门被抄,这笔账,我还不曾仔细与你算!”

  他面无表情地说着,猛然松开了握着弓弦的手。

  羽箭呼啸着,疾速朝沈妙言射去!

  恰在这时,另一支羽箭,以同样的速度而来!

  它的力道终究弱了些,只能把凤北寻的羽箭稍稍射得偏移了方向,就跌落在地。

  射箭之人,正是君陆离了。

  她原本纠缠着凤北寻在大帐中表白心思,谁知有小厮进来禀报说是高塔那边厮杀得厉害,北寻哥哥一听,顿时什么也不顾,直接纵马而来。

  她怕北寻哥哥对四皇兄和皇嫂嫂不利,因此也急着骑马赶来。

  谁知刚到,就撞见了这一幕!

  “皇嫂嫂——”

  提醒的声音淹没在厮杀声中。

  她呆呆望着那支羽箭,以凌厉的姿态,没入了沈妙言的胸口!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