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94章 这半生,终是我痴心妄想了(下)

第1994章 这半生,终是我痴心妄想了(下)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77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4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寝屋外,响起了急促的脚步声。

  一名异族打扮的老人,快速闯进来,冷声道:“岛主,再不走,咱们会和中原的势力产生冲突!若您不肯走的根源在这个女人身上,恕属下僭越,属下定要把她杀死!如此,才能彻底绝了岛主对中原的心思!”

  他穿戴华贵,显然,在琼华岛地位不低。

  甚至,可能是那些族中的掌权者之一。

  而他说完,原本缠绕在他手臂上的一条蛇状装饰物,竟忽然慢慢探起头,危险地朝沈妙言吐红色信子。

  那竟是一条真蛇!

  沈妙言咬住唇瓣。

  潜意识里很清楚,这个老人,相当危险。

  莲澈的脸色同样不好看,“你在威胁我?”

  “不敢,只是劝岛主尽快回岛罢了。否则的话,老朽并不介意召唤这方圆十里以内的毒物过来。届时,床榻上这位娇滴滴的小姑娘,怕是要变成一具格外恐怖的尸体了。”

  老人的声音不疾不徐,却透着不可反驳的凉意。

  莲澈慢慢转身,望向床榻上的女孩儿。

  她仍旧坐在那里,乌黑顺滑的长发披散在腰间,越发衬得巴掌脸白皙剔透,娇艳明媚不可方物,格外惹人怜惜。

  这是他痴恋了两世的姑娘。

  男人慢慢走到床榻边,仍旧在床边坐了,握住沈妙言的一只手,“姐姐便是装病,也不愿跟我回琼华岛。那么,姐姐如今在生与死之中选一条路,可好?跟我回琼华岛,生。留在这里,死。”

  他低头,郑重地亲吻了下少女的手背。

  沈妙言慢慢垂眸,一手托起他的脸,于帐中细细端详。

  即便二十三岁了,可他仍是少年模样。

  一双桃花眼永远都含情脉脉,肌肤白腻犹如女子,淡红唇瓣似是涂过花汁。

  他身上,有一种阴柔的美。

  雌雄莫辩,却分外好看。

  纤细的指尖轻柔拂拭过他的面庞,沈妙言温声道:“若弟弟只给我这两条路选,那我选择死。”

  她,纵便是死,也想要留在四哥身边!

  莲澈眼睛里那仅剩的一点点期望,终于慢慢黯淡下去。

  半晌后,他慢慢松开她的手。

  他不知从哪儿摸出一粒深紫色药丸,“姐姐就算不要这条命,也不愿意随我回琼华岛,我还能如何呢?”

  说着,把药丸送到她唇畔,笑容妖美,“那么,姐姐就依照你刚刚所言,选择通往黄泉的那条路吧。”

  沈妙言垂眸,望向那粒紫色丹药。

  唇角的笑容苦涩了些许。

  没想到到头来,她会以这种方式,离开人间。

  她伸手接过丹药,正要往嘴里塞,却被莲澈忽然拦住。

  他握住她的手腕,嗓音染上些许戏谑,“不过是与姐姐开个玩笑,看看姐姐究竟有没有为爱情牺牲的决心而已,姐姐不必当真。”

  他说完,在沈妙言略带惊讶的眼神中,大掌扣住她的后脑,不顾一切地霸道吻住她的唇瓣。

  他吻得很用力,似要把这后半生所有的相思,都发泄在这一个缠绵悱恻的吻里。

  直到吻得少女受不了,莲澈才带着不舍,慢慢松开她。

  他深深凝视了眼沈妙言,旋即,毅然转身,朝屋外而去。

  少年特有的音调,徐徐从外面传来:

  “我为姐姐而来,亦为姐姐而去。两生宿命,不过如此。”

  “此去天涯海角,还望姐姐从此珍重。”

  “这半生,终是我痴心妄想了。”

  “……”

  沈妙言的指尖顿在唇瓣上,本欲擦拭去吻痕,可听见那寂寥至极的嗓音,心中莫名空落落的。

  她走到窗畔。

  渡头上,那艘巨船正缓缓收锚。

  穿着胭脂红锦袍的少年,被人簇拥着,往那巨船而去。

  寒冷的河风卷起他的袍摆,他连背影都多了几分萧索。

  沈妙言知晓从此一别天涯,两人将再难相见。

  过去的一幕幕,不由自主地浮现在眼前。

  当年初见,他不过是楚宫里一个小小的太监。

  他跪在大雨里,脊背挺直而纤细。

  那样的小少年,倔强,单薄,带着蔑视一切的孤傲。

  却,总也愿意悄悄儿地保护她。

  后来再见,他是鬼市神出鬼没的二爷。

  一袭红衣俊美似妖,桃花眼总是噙着若有似无的笑。

  高傲,尊贵,带着亦正亦邪的凉薄。

  在护着她的时候,却也总想方设法地欺负她。

  等到后来,国仇家恨积累到一起,亦是那个眉眼弯弯的少年,不声不响地替她扛起大魏的旗帜。

  每一场战争,他都要冲在最前面。

  伤痕累累,

  却从未喊过疼。

  他用那柄弯刀,为她打下魏北的江山,力排众议簇拥她为史上第一位女帝,为她率兵东渡狭海侵袭中原,直到成为她手中最锋利的、最所向披靡的刀剑!

  那人温温柔柔的话,仍旧清清楚楚地浮现在耳畔:

  ——在楚国时,你护着我。如今我已长大,有能力保护你了。

  ——数年情深,纵使为姐姐而死,我亦无悔。

  ——只要姐姐开口,我的刀就为姐姐出鞘。

  ——我为姐姐而来,亦为姐姐而去。两生宿命,不过如此。

  ——这半生,终是我痴心妄想了。

  总是感动的啊。

  无论他后来做出如何荒唐的事,每每午夜梦回,想起他身上那一道道伤疤,她总是感动的啊。

  红衣少年,登上了远去的巨船。

  沈妙言站在高塔窗畔,透过寒雾目送他,手中捏着的帕子不觉被风吹落,飘飘摇摇地朝那巨船飞去。

  莲澈站在船舷边,只见高空中遥遥飞下来一条手绢。

  他下意识伸出手,那绣花手绢正好落在他的掌心。

  洁白的绢帕上,仔细绣着一个“妙”字。

  他回首,少女的容颜在寒雾中若隐若现。

  即便隔着河川与渡口,他也仍旧能看到她眼中的不舍。

  他突然觉得有那么一点欣慰。

  至少,

  至少,她还是有些在乎他的……

  巨船渐渐远去。

  河面上起了浓雾,隔绝了岸上的视线。

  沈妙言看着那个红衣少年的身影逐渐在视野中消失,下意识抬袖抹了把脸,才发觉自己竟已是泪流满面。

  无论他们过去是怎样亲密的姐弟,

  亦或是怎样知心的朋友,

  时间,

  终究会带走一切。

  ,

  莲澈大约就是这个结局了,番外可能不会再写他,不过也不绝对。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