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92章 姐姐怕我?

第1992章 姐姐怕我?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54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47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高塔内光影昏惑。

  她在莲澈的怀中,“虚弱”地眨了眨水蒙蒙的圆眼睛,娇弱道:“澈弟说的有理,刚刚是我疑心过重了。说起来,司烟在世时,也曾邀我去琼华岛玩儿呢。”

  莲澈唇角多了些许笑容,“琼华岛比中原有意思多了,岛上每年都能看见海上大鱼来回迁移,还有许多味道格外鲜美的海味,姐姐定然喜欢的。”

  两人皆都装作若无其事地说着,很快来到了塔顶。

  这里的房间已经打扫干净,重新布置了锦绣之物,看上去宛若女子闺房般华贵雅致。

  莲澈把沈妙言放在床榻上,在床边坐了,温声道:“姐姐且稍作忍耐,大夫一会儿就过来了。”

  沈妙言细声细气地应了个“好”,就闭眼假寐。

  莲澈默默注视着她。

  少女满头漆发铺散在枕上,巴掌大的小脸白腻剔透,两弯乌黑的眼睫在面庞上投落下阴影,鼻尖微翘,一点朱唇饱满犹如含着颗樱桃。

  便是什么也不做就这么躺着,也仍旧娇弱明艳的不得了。

  莲澈伸手,轻轻替她把额间的一些散发捋开。

  这世上或许有姑娘比姐姐还要美,可他爱上姐姐,从不是因为她的美貌。

  他对她的爱,起于遥远的前世。

  那时候他还只是琼华岛上一个失去娘亲的小孩子,不过于三生镜中惊鸿一瞥,就对那个楚京城里活泼可爱的小团子起了心思。

  他爱极了她的活泼灵动,爱极了她的古灵精怪。

  因为这些东西,他都没有。

  从那以后,三生镜里,就只会出现她一个人的身影。

  他看着她从小团子一点点萌动生长,

  他的心,

  也一天天沉沦下去。

  从没有真正见过面,可他就是喜欢这个姑娘。

  贪恋,爱慕,他恨不得每日里十二个时辰都盯着她的一举一动、一颦一笑!

  可他终究是个局外人。

  他眼睁睁看着她为了救君天澜而死,却是有心无力。

  三生镜暗了下来。

  犹如他彻底灰暗的心。

  可上苍垂怜,给了他们重来一世的机会。

  是,他是打算放过她也放过自己,然而君舒影说得很有道理啊,若不能拥有她,将来便是咫尺天涯。

  难道,他的余生里,还要通过三生镜,才能窥视她的一颦一笑吗?

  隔着镜子看见的,终究是假的,连拥抱都很困难。

  把她放在身边,才是正确的选择啊!

  视线中的姑娘娇弱艳丽,好看得令他沉沦。

  她的胸脯起伏得很平稳,似是已经睡着。

  男人慢慢倾下身子,试图用唇瓣触及她的脸蛋。

  沈妙言微不可察地暗暗皱眉。

  她感觉到了那渐渐逼近的呼吸。

  可此时若是避开,必然会让莲澈察觉到她是在装病、装柔弱,说不准马上就会带她乘船离开。

  长海缥缈,又是莲澈的地盘,到时候便是四哥,恐怕也无法轻而易举把她带回来。

  正纠结间,莲澈忽而在距离她面庞一寸的地方,戛然而止。

  一只修长的手掌覆上她的面庞,男人温温的声音透着宠溺,“罢了,这种事,终究是急不得的。等姐姐随我回了琼华岛,再行拜堂成亲之事也不迟。”

  沈妙言忍不住皱了下眉。

  可就是这一下皱眉,却令莲澈察觉到了她的不对劲儿。

  他的指尖轻轻覆在少女眉心,“姐姐?”

  沈妙言仍旧闭着眼睛。

  莲澈挑了挑秀致的眉尖,声音仍旧温和:“姐姐可是在装睡?”

  说话间,见沈妙言睫毛轻颤却仍是没反应,于是干脆俯下身,朝她的耳朵吹了口气。

  沈妙言痒得不行,终于耐不住睁开眼,“你做什么呀!”

  莲澈轻笑,“姐姐一直在装睡吗?”

  这么说着,桃花眼底却分毫笑意也无。

  沈妙言自是惧怕他的,下意识往后瑟缩了下,努力挤出点儿泪花,“我……我只是觉得不舒服,因此不想睁眼罢了。”

  莲澈仍旧含笑盯着她。

  左眼下的朱砂痣不染而红,妖异非常。

  半晌后,他笑出了声儿,“姐姐怕我?可我对你什么也没有做,你怕我作甚?”

  说着,目光在她肚子上流连了一圈,“还有,等会儿大夫来了,最好是真的能诊断出姐姐肚疼,若是发现装病……”

  冷厉的寒芒从他眼底一掠而过。

  他冒着被君舒影与君天澜发现的风险,暂停了回琼华岛的计划,把她藏到这处高塔,费尽心思地喊人来给她看诊。

  “若姐姐当真欺骗我……”他俯身来到沈妙言耳畔,把声音压低了许多,“我会把姐姐锁在我的寝屋,不叫你见任何人……此生此世,姐姐只是我一个人的。”

  桃花眼底有状若癫狂的光。

  沈妙言深深呼吸,只觉这样的莲澈,真是像极了君舒影。

  而她着实没有想好,等会儿大夫来了的时候,自己该如何装病蒙混过关。

  她所想的,不过是拖延时间罢了。

  ……

  寒鸦渡。

  君天澜与君舒影厮杀在一处。

  眼见着赵地的兵马不及花容战所带来的精锐强大,君舒影心急如焚,于是按照与莲澈约定的,在和君天澜的打斗中吹起了特制口哨。

  尖锐哨声划破苍穹。

  这声信号,是代表需要莲澈出场的意思。

  四周厮杀的兵马不约而同地顿了顿。

  片刻后,见什么也没有发生,所有人不觉又战在一处。

  君舒影勒着缰绳,不可置信地望向树林。

  那里安安静静,什么伏兵都没有。

  莲澈他……

  竟然反水?!

  还是说……

  他心底忽然生出一个可怕的念头。

  君天澜也暗暗蹙眉。

  他让棠之护送妙妙回府,这么久了,按照棠之的性格,该给他回信的。

  两人迟疑间,只见一匹骏马从树林中慢吞吞地走出来。

  韩棠之身染鲜血趴在马鞍上,一动不动生死未明。

  君天澜撇下君舒影,一纵马鞭飞快跃向他,“棠之!”

  他把韩棠之从马鞍上扶下来,韩棠之艰难地睁开眼,皱眉道:“穆王他……穆王他,劫走了皇后……”

  他几乎是撑着一口气说完,就彻底晕厥了过去。

  君天澜把他交给随行大夫,策马朝密林疾驰而去。

  君舒影自然紧随其后。

  其他厮杀众人面面相觑了片刻,哪里还有继续搏杀的心思,飞快跟着自家主子,也朝密林疾驰而去。

  ,

  莲澈——古代网恋第一人,古代版网瘾少年。

  妙妙:我的弟弟不可能是变态。

  莲澈:姐姐好美,姐姐好香,好想睡了姐姐!(╯▽╰)

  妙妙:……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