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89章 他终于无法再忍受君天澜

第1989章 他终于无法再忍受君天澜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8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45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而他都把姿态摆到这么低的程度,若是凤北寻不接这封软绵绵的战书,倒显得他害怕似的。

  因此,他单手握剑于背后,一手抬起,“听闻韩大人虽是名义上的文官,可一手暗杀功夫却是出神入化,从前也不知暗杀了镐京城多少效忠北帝的世家。切磋倒是称不上,凤某只等着韩大人能指点一二,也算是造化一场。”

  “捕风捉影、无凭无据之事,凤大人还是休要提起为好。”

  韩棠之笑容温温地说着,随手从大帐一侧的兵器博古架上,取下两柄锋利短剑。

  乐声再起。

  两人于这宽阔的大帐中,果真大打出手。

  明眼人都能看出,他们二人名为切磋,可实际却分明是招招毙命,把对方往死里逼。

  乐声十分紧迫。

  兵器交接时火光四溅,两人皆非寻常武夫,身上背负着不知多少鲜血与人命,心性又是极为沉着的,因此一时之间,竟难以分出高下来。

  沈妙言的视线从帐中收回,缓慢落在面前的案几上。

  那只木盒就摆在她跟前。

  盒盖打开,里面端端正正摆着五枚酥点。

  江梅枝这么大老远托韩棠之给她送点心,这事儿她是不信的。

  这酥点究竟是韩棠之进入大帐的借口,还是里面暗藏玄机?

  少女的目光,不由自主地往君天澜那边瞟。

  可男人一手托腮,凤眸微阖,似是下一瞬就会睡过去。

  修长乌黑的眼睫忍不住地轻眨。

  这般紧迫的局势里,四哥他究竟在干什么?

  他犯困吗?

  还是……

  刚刚喝的酒水里,果然被下了东西?

  似是察觉到她的不安,君舒影凑过来,声音极轻:“刚刚那杯酒,被我的人下了足量的蒙汗药。妙妙,只要他保持着睡过去的姿态,等会儿就会有好戏发生呢。”

  沈妙言狠狠剜了他一眼。

  男人低笑着,又继续欣赏帐下的搏斗。

  沈妙言满腹担忧地望了眼闭了眼睛的君天澜,在不知如何是好时,忍不住拈起一枚酥点放进嘴里。

  她细嚼慢咽着,却仅能察觉到这酥点的确是寻常酥点,并未藏着什么能够助她脱困的好东西。

  她皱眉,听见帐下兵器碰撞声越发激烈。

  她抬眸,只见凤北寻的长剑从韩棠之双剑上堪堪划过,激起一串串剧烈火花,把那二人沉着的眉目映照得非常分明。

  就在此时,凤北寻忽然发了巧劲儿!

  韩棠之的一把短剑,倏然脱手,朝君天澜的方向疾速刺去!

  沈妙言的瞳孔骤然缩小!

  她猛然望向君天澜,却见男人仍旧是闭目假寐的姿态!

  破风声近在耳边!

  她不顾一切地站起身,想冲过去。

  君舒影却及时攥住了她的手腕,把她往怀中一拽。

  沈妙言眼睁睁望着那柄短剑刺向君天澜,眼见着剑尖即将刺到君天澜的面庞,本来沉睡未醒的男人,忽然睁开了眼。

  暗红色的狭长凤眸,宛若淬着尸山血海。

  他伸出双指,轻而易举就夹住了那柄利刃。

  眸光微动,他薄凉的声音里含着几丝嘲讽:“原本抱着点儿期望,期望你能改邪归正,或许念在血缘关系上,或许念在你从前的良善上,不会杀朕……可如今,终究是朕失算了。”

  君舒影握着沈妙言细腕的手,暗暗收紧。

  艳绝的丹凤眼中,满是不可置信。

  这个男人,他竟然没事儿?!

  喝了那么多蒙汗药,他竟然没事儿?!

  不止如此,还如此这般……

  当众奚落他!

  须知,他君舒影的手下,刚刚还指责君天澜弑君弑父,如今不过一刻钟的时间,就反过来成了他君舒影弑君弑兄,偏偏这位兄长还生了副大度心肠,一脸期待他改邪归正却没能得偿所愿的恨铁不成钢模样!

  这让他今日的所作所为,看起来就像是个笑话!

  他终于无法再忍受君天澜。

  在他眼里,这位同父异母兄长所说的每一句话,都暗含挑衅,都只是故意在人前装模作样!

  是,因为血缘,他或许可以不在乎他夺走江山的事,可他不能不在乎妙妙!

  为了妙妙,哪怕是亲情,他君舒影亦能割舍!

  他面无表情,双手下意识地松开些许。

  就在这时,怀中的女孩儿,不顾一切地投进了君天澜的怀抱。

  不染而红的丹凤眼,慢慢低垂下来。

  再也无法忍受了,

  再也无法忍受这个所谓的兄长,屡次三番把妙妙从他身边带走了……

  素日里宛若山中高士、雪中谪仙般的男人,周身狂暴的气息急剧翻涌。

  蓬松华贵的鸠羽紫狐尾无风而舞。

  他低笑着,猛然推翻了面前的案几!

  这是起兵的暗号。

  无数手持利刃的禁卫军涌进了大帐。

  君舒影面无表情地盯紧了君天澜,一字一顿:

  “给朕杀了他!”

  沈妙言从君天澜怀中钻出来,把刚刚盛着酥点的木盒递给男人。

  她知晓四哥从不会做没有意义的事,这木盒里,必然暗藏玄机。

  而不出她所料,君天澜接过木盒,就把那盒子朝帐中一扔。

  脆弱的薄木盒在砸地时瞬间四分五裂,安装在盒子底部的烟雾弹骤然炸开!

  浓浓的烟雾瞬间充斥了这座大帐。

  原本凶神恶煞前来的禁卫军,立刻失去了方向,嘈杂而毫无章法地在帐中奔腾起来,企图能抓到君天澜立下大功,可惜只是徒劳。

  君舒影面无表情地坐在浓雾里。

  他的周身,隐隐围绕着淡淡的冰寒之气。

  不过片刻功夫,他冷笑了声,猛然从天而起!

  大帐被割破。

  他落在大帐的骨架上,看见君天澜抱着沈妙言上了骏马,韩棠之为他们殿后,随手就杀了他不少手下。

  凛贵妖异的丹凤眼微微眯起。

  “你们以为,我君舒影还是从前那个毫无心机的少年吗?”

  碎玉敲冰般的嗓音透着冷意,他姿态极为随意地吹了声口哨。

  四周,赫然响起无数铁骑奔涌而来的声音。

  那动静如此之大,大地震动,惊得山脉中的野兽纷纷奔涌而出。

  仿佛千军万马正疾驰包围而来。

  寒鸦渡口,沈妙言坐在马鞍上,望着四周扬起的灰尘,忍不住皱了皱眉,“四哥……”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