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84章 男人喜欢男人,为啥皇后听了都不惊讶

第1984章 男人喜欢男人,为啥皇后听了都不惊讶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112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39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沈妙言寒着小脸,转身踏进里间。

  君舒影挽袖,亲自给莲澈斟了一盏酒,两人便就这么顶着满头的水渍与茶叶,慢悠悠地在暖炉旁细品。

  ……

  寒鸦渡乃是清水城郊外的一处渡口。

  因为临着河川的缘故,所以比旁处要稍冷些。

  身着水青色锦袍的少年,生得唇红齿白、秀致可爱,正骑在一匹瘦马上,蹙着眉尖往寒鸦渡而去。

  正是女扮男装的君陆离了。

  小家伙身后跟着凤北寻,他骑在高头大马上,生怕这小家伙逃跑似的,一双眼时时刻刻盯着他。

  然而越这么盯着,就越觉得这孩子没什么志气,举止之间娘里娘气,中途去河边儿喝水时,还要照一照仪容,十足跟个小姑娘似的。

  眼见着前方就是寒鸦渡,他忍不住谆谆叮嘱:“陆离,过了年你就十六岁了,先帝如你这般大时,膝下已有了孩子。你是个地地道道的男人了,往后要注意自己的言行举止,不能再像小孩子。”

  君陆离咬了咬唇瓣。

  她是哪门子地地道道的男人?!

  小姑娘心底埋怨着,又鼓了鼓腮帮子,不情不愿地望向寒鸦渡。

  那里的大帐已经搭了起来。

  她知晓,等到明日,五皇兄就会以她的名义,在这里宴请四皇兄。

  届时,大帐四周会埋伏无数杀手,只等着四皇兄一进去,就把他杀死。

  这般残酷的事儿,她真是一点兴趣也没有的。

  这么想着,她不觉攥紧缰绳,让座下的马儿走得更慢一些。

  凤北寻把她的小动作尽收眼底,声音淡淡:“走得再慢,也会有走到的一天。陆离,大丈夫行事当果决利落,妇人之仁,是要不得的。”

  君陆离不喜听他说这些话。

  两人终于来到寒鸦渡。

  翻身下马,自有小厮过来殷勤地替他们把马儿牵走照料。

  君陆离站在渡口,此时正是晨曦,薄金色的朝阳光辉洒落在粼粼水波上,漾开一圈圈金色涟漪。

  极少的绒雪飘零而落。

  她指着不远处的山脉,“北寻哥哥,你瞧见没有?”

  “什么?”

  “那里。”

  凤北寻顺着她手指的方向看去,只见烟水隔江,一些建筑零落建在山脉间,也不知是做什么用的。

  君陆离笑了笑,“北寻哥哥,那是烧制瓷器的窑子。咱们用的青花瓷,就是清水城这边的瓷窑盛产的呢。我的梦想,就是在这里建一座自己的瓷窑,然后自己设计瓷器的形状与图案,让每个人都欢喜上我的设计。”

  一位金尊玉贵的王爷,其梦想与抱负竟是烧制瓷器,若是给人知晓,定然要惊掉大牙。

  可君陆离,她就这么认真地说了出来。

  “北寻哥哥,我不要大富大贵。在灵安寺那么多年,我早就下定决心,这辈子,我得坚持自己的梦想……”

  凤北寻面无表情:“你究竟想说什么?”

  君陆离沉默半晌,忽然转身,使劲儿抱住了他的劲腰。

  她蹭着他的胸膛,语带眷念:“北寻哥哥,趁五皇兄还没来,咱们现在走还来得及!北寻哥哥,我是喜欢你的呀!咱俩隐姓埋名,在山中做一对神仙眷侣,岂不是妙事?”

  她自顾深情地说着。

  第一次,如此勇敢地说出了她对凤北寻的爱意。

  然而,

  凤北寻却是风中凌乱。

  这小王爷究竟在说什么,他们两个大男人,做的哪门子神仙眷侣?!

  这小子莫不是被北帝抽了一顿鞭子,给抽傻了不成?

  他正欲推开君陆离,却听得君陆离再度开口:

  “我知晓北寻哥哥心里一直有个人,那个人,乃是当年灵安寺后山,给重伤的北寻哥哥喂水的人,是也不是?其实啊,我就是那人啊!”

  凤北寻:“……”

  顶天立地的大丈夫,再度风中凌乱。

  难道当年救他的不是什么小姑娘,而是个少年郎?!

  当时他重伤昏迷,只是隐约中觉得救他的是个姑娘,如今看来,是他当时看走了眼也未可知。

  原来救他的人是个男的……

  原来这些年,他一直记错了……

  男人的思绪乱成一锅粥,使劲儿推开君陆离,跌跌撞撞地朝自己的帐篷走去。

  “诶?!北寻哥哥你怎么走啦?!我还有好多话没跟你说呢!”

  “让我静静,别问我静静是谁!!”

  “……”

  君陆离眼睁睁看着他消失在帐篷里,颇为气恼地捡起一块石头,重重砸进河川。

  而凤北寻回到帐篷,整个人都处于凌乱的状态。

  平日里的稳定持重早已消失不见,他现在开始怀疑这个世界的真假,他想了十年的姑娘,怎么就突然变成男人了?!

  “我是不会喜欢一个男人的,无论如何,我是没办法接受男人的!”

  他告诫般把这句话复述了几遍,最后觉得自己似乎能够平静下来,才打开一张地图,研究起明日的埋伏安排。

  可无论怎么研究,脑海中君陆离那双无辜的眼睛总是挥之不去。

  脑海中,始终浮现出少年的话:

  ——北寻哥哥,我是喜欢你的呀!

  ——我是喜欢你的呀!

  ——喜欢你的呀!

  少年的声音,宛若回声般在他脑海中浮现,如何都消除不掉。

  他抱住脑袋,整个人又懵又恼。

  入夜之后,君舒影和莲澈,带着沈妙言来到了寒鸦渡。

  沈妙言系着件胭脂红的斗篷,兜帽挡住了大部分的风雪,帽下红唇的弧度冰冷至极。

  她面无表情地随着两人踏进大帐,就看见君陆离傻子似的坐在火边儿,正闷闷不乐地揪着一朵重瓣冬海棠。

  君舒影与莲澈去了大帐后面,大约是去看明天的杀手布置。

  她走到君陆离身边,就听得小姑娘嘴里念念有词:“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他喜欢我,他不喜欢我……”

  一边絮絮叨叨地念着,一边揪着海棠花瓣。

  “陆离。”

  她唤了声。

  君陆离这才注意到她来了,忙道:“皇嫂嫂!来,你快坐!我跟你说哦,我今儿早晨跟北寻哥哥说了我喜欢他,可他好像很不高兴……”

  “不高兴?”沈妙言挑了挑眉,“你喜欢他,乃是他的荣幸,他有什么好不高兴的?”

  帐外,正欲挑帘进来的凤北寻,忍不住抓狂。

  男人喜欢男人,为啥皇后听了一点儿都不惊讶?

  这个世界究竟怎么了?

  难道是他凤北寻落伍了?!

  ,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