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83章 莲澈俯身,用唇瓣碰了碰沈妙言的……

第1983章 莲澈俯身,用唇瓣碰了碰沈妙言的……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5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3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来到外间,风雪犹盛。

  红衣贵公子负手独立在不远处的八角亭里,正对着卷檐下的灯火,赏着漫天落雪。

  “澈弟。”

  她唤了一声,盈盈上前。

  莲澈微微侧目,见她过来,于是转过身,“姐姐。”

  再看见少女斗篷里甚至都没有穿裙袄时,他皱了皱眉,上前握住她的双手,“姐姐怎的穿成这样就出来了?也不怕被冻着?”

  说着,解开自己身上的斗篷,给沈妙言裹了起来。

  他的斗篷相当宽大,沈妙言穿着都拖地了,就像是偷穿了大人衣裳的小孩儿。

  沈妙言低头提了提斗篷,不觉莞尔:“我记得第一次见你时,你不过丁点大,还是个小萝卜头。如今多年过去,竟比我还高出许多……”

  莲澈只默默不语地看着她。

  八角亭里缀着几盏羊角灯,朦胧的光晕,把少女的面容照得越发柔美,粉融香雪也似。

  亭外是细绒绒的飞雪,点缀着夜幕,越发衬得今夜凄美。

  沈妙言还在絮叨:“你把我唤出来,却也不说事儿,究竟是个什么意思?若有事儿直说便是,你与我之间,又何必客气?”

  “我当真不必与姐姐客气?”

  “自然。”

  于是莲澈没犹豫地俯身,用唇瓣碰了碰沈妙言的。

  沈妙言瞳眸倏然缩小,下意识就要给他一巴掌!

  莲澈握住她的手,笑容轻佻,“姐姐亲口说要我不必与你客气,如今怎的又恼羞成怒了?”

  沈妙言挣开自己的手,小脸上冰寒一片:“你若闲得慌,大可去外头逛青楼妓馆,总与我这般是什么意思?你若再这般,等回到镐京,我就让四哥为你寻一门亲事!也绝了你乱七八糟的心思!”

  她这话是发狠说的。

  莲澈原本带笑的眉眼,一点点沉了下去。

  他盯着眼前的少女,瞳眸中暗光闪烁。

  沈妙言因为愤怒,所以扯掉他的斗篷扔到地上,转身就要离开。

  莲澈望向自己的斗篷,声线毫无起伏:“原本,我还打算再考虑考虑君舒影的提议,如今,却也不必再考虑了。”

  话音落地,红衣身影陡然消失在原地。

  沈妙言只觉一阵寒风从背后袭来。

  下一刻,她整个人腾空而起!

  连尖叫都来不及发出,她被莲澈打晕,就这么从守卫森严的相府内,消失得无影无踪。

  寝屋。

  君天澜放下书卷,起身走到圆桌旁,拿起剪刀剪了剪烛芯。

  灯火明亮了些许。

  抬眸望向紧闭的雕门,他知晓妙妙刚刚出去了,可这一趟出去,所花费的时间也未免太多了些。

  “添香。”

  他唤道。

  添香从外面进来,面对君天澜质问的眼神,吓得不轻,支支吾吾不敢说沈妙言的去向。

  君天澜便一直面无表情地盯着她。

  半晌后,添香终于受不了他的压力,“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娘娘她,娘娘她去见穆王爷了……是穆王爷,是穆王爷他请娘娘过去的,并非娘娘主动,娘娘因为害怕皇上责怪,因此不曾告知皇上……”

  话音未落,君天澜已经夺门而出。

  他寻遍了四周的游廊与古亭、抱厦,却不见妙妙的身影。

  唯独稍远些的一处八角亭里,地上静静躺着一袭胭脂红的斗篷。

  斗篷宽大,应是沈莲澈的。

  他声音极冷:“夜凛。”

  黑衣暗卫悄无声息地出现在他背后,拱手道:“皇上?”

  “去查皇后被沈莲澈带去了哪里,便是把清水城翻过来,也务必给朕找到他们的下落!”

  “是!”

  ……

  灯火幽微。

  沈妙言醒来时,察觉自己正躺在一处温暖的象牙床里。

  空气里弥散着浅而暖的脂粉香。

  她坐起身,挑开帐帘,只见自己正身处一座陌生闺房,衣橱、梳妆台、胭脂水粉等物一应俱全,且都是崭新的,可见是旁人早就备好了的。

  她下了床,就听得隔着珠帘的外间传来说话声:

  “……人已经带到,想来过不了三日,君天澜就会找来。如何对付他,你可有主意了?”

  是莲澈的声音。

  她在珠帘后站定,瞧见外间的暖炉旁正坐着君舒影与莲澈。

  君舒影把玩着一枚兵符,笑容艳绝:“三日?我可没有耐心等他三日。我打算于寒鸦渡设宴,请他前来。自然,兵力什么的,我也会事先埋伏好。等他死了,咱俩再争妙妙,如何?”

  莲澈淡漠地饮了口酒,算是默认。

  屋中静默了几瞬,他与君舒影,忽然一同转向珠帘方向。

  容貌清丽稚嫩的妙妙,经历过无数坎坷曲折的妙妙,就赤脚站在那里,用一双圆圆的、含满水雾的眼睛,静静看着他们。

  那是一种无声的控诉。

  两人不知想到了什么,皆都不由自主地避开目光。

  似是,心虚。

  他们亦是知晓的,妙妙的生命里,究竟有多少灾难,是他们二人带来的。

  甚至于,在如今天下安定的太平局势里,他们仍旧忍不住地对她使坏,费尽心思地破坏她的幸福。

  可是怎么办呢,

  就是喜欢她啊,

  喜欢到想要占有她,

  喜欢到哪怕为她挑起天下战火也在所不惜。

  旁人的性命算得了什么,自己抱得美人归,圆圆满满地过完这一生,才是最要紧的不是?

  他们这般安慰着自己,只当没看见沈妙言眼睛里的水雾。

  此时此刻,他们并未意识到,他们这般行径,与他们所唾弃的,那所谓自私自利、霸道强势的君天澜,又有什么区别。

  沈妙言眼圈泛红。

  她不声不响地站在珠帘后,过了整整两刻钟,才挑开珠帘走了出来。

  端起花几上的两盏温茶,她面无表情地走到那两人身旁,直接就把两盏茶泼到了他们头上。

  茶叶满头。

  湿漉漉的茶水,顺着二人的面庞滚落,打湿了衣襟与袍摆。

  两人同时抬手抹了把脸上的水珠,脸上奇异地浮起同样的微笑。

  不生气,

  一点儿也不生气呢。

  只要是她,

  泼一杯茶算什么,

  便是亲手杀了他们,

  他们也认了啊!

  千方百计挑起战火,费尽心思把她掳来,亦不过是为了搏一个可能。

  于这剩下的、无望的人生里,

  博一个,

  万分之一的可能。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