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77章 沈妙言宛如抱大狗熊般抱了抱他

第1977章 沈妙言宛如抱大狗熊般抱了抱他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6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32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寝屋中,众人面无表情地坐着。

  沉默了约有两刻钟,身着黑袍的大祭司从外面进来,在珠帘外站定。

  他兜帽下的唇瓣微微弯起,“相爷说,请诸位于黎明前找到凶手。否则,倾尽赵国兵力,他也会把在座诸位,共同斩杀。”

  说罢,折身离开了这里。

  沈妙言把玩着青花瓷茶盏,琥珀色瞳眸中暗光流转。

  赵无悔的意思是,若捉不住真凶,就会把他们都当做凶手处理掉。

  宁错杀一千,也不肯放过一个,大约就是赵无悔处理这件事的态度了。

  她望向角落的滴漏,子时已过,距离黎明,只剩下不到两个时辰。

  若想在两个时辰内寻出真凶,并非一件简单的事呢。

  正在这时,君舒影起身,笑容慵懒,“诸位,我是不打算奉陪了。长夜漫漫,我得去补个好眠,方才不辜负我这张脸。”

  语毕,笑意吟吟地离开了寝屋。

  赵媚等人也未作久留,跟着离开。

  沈妙言咬牙,忍不住追上赵媚,“赵姑娘留步!”

  赵媚站在屋檐下,正慢悠悠地撑开纸伞。

  她侧目望向她,“皇后娘娘这般缠着我,不知道的还真以为我是凶手呢。”

  “你不是吗?”

  少女妩媚的容颜上,笑意越发勾人,“自然不是。刚刚目击的侍女都说了,凶手是个男人。男人长什么样,皇后娘娘应当知晓吧?”

  沈妙言抿了抿唇瓣,没接话。

  赵媚“呵”了声,撑开伞踏进风雪中。

  君天澜稍后一步出来,揽住沈妙言的腰身,“你仍旧怀疑凶手是她?”

  “相府中,只有她才有充分的杀人动机,也只有她,才会让皇祖母因为愧疚而选择在不挣扎的情况下,主动被杀。”

  君天澜眯了眯凤眸,没说话。

  两人回到寝屋,有赵无悔那句狠话在,自是睡不着觉的。

  更何况被杀之人是君天澜的亲祖母,他当是比谁都要痛苦和着急的。

  沈妙言在一把黄梨木太师椅上坐了,端起茶盏,刚欲呷上一口,又忍不住望向君天澜。

  男人站在窗边,正盯着外间的风雪。

  她想了想,放下茶盏,走过去从背后轻轻抱住他的腰身,“四哥……”

  君天澜沉默。

  她用小脸蹭了蹭他的后背,“四哥,我知晓你最重视亲情,你放心,我一定想办法在黎明前,把真凶揪出来……”

  她用的是哄小孩儿的语气,

  一如当年她年幼时,这个男人曾经哄她的模样。

  君天澜眉间的褶皱稍稍舒展,侧目望向她,她乖乖巧巧的样子,甜得几乎叫人的心都要化了。

  沈妙言宛如抱大狗熊般使劲儿抱了抱他,几步跳跃到木施旁,拿起搭在上面的胭脂红狐毛斗篷,就匆匆出了门。

  她寻到陈瓷生前所居住的寝屋,只见薛远等人还在里面调查取证。

  她跨进门槛,薛远等人注意到她,就势行了个礼,“皇后娘娘。”

  她抱着掐金丝暖炉在大椅上坐了,正色道:“当时目击杀人事件的侍女在哪儿?把她带出来,本宫要问话。”

  官吏们俱都望向薛远。

  须知,这已经属于后宫干政了。

  薛远背着手,静静望着沈妙言。

  他还记得初见她时,是在薛府的花园里。

  那一年的牡丹开得极好,她走在花丛里,伸手掐了朵牡丹簪在发间,明明是臭美的模样,可不知怎的,他却觉得十分可爱。

  一眼心动,大约便是如此。

  这么多年过去,她与皇上有情人终成眷属,虽然容貌看起来仍旧稚嫩清丽,可周身的气度,却足以配得上母仪天下的那张后位。

  他想着,微微颔首,算是允了沈妙言查案的要求。

  侍女很快被带了进来。

  小姑娘忐忑不安地在沈妙言跟前跪了,语带哭腔:

  “奴婢当时正在对面的游廊里,远远从窗户里看见太皇太后正和一名穿劲装又很瘦的男人说话。后来那个男人好像急怒攻心,猛地就拔出了匕首,扎进了太皇太后的心口……奴婢使劲儿尖叫,带着人闯进来时,那个男人已经不见踪影了。”

  沈妙言闻言,又问道:“这寝屋可有后门或者后窗?”

  “有的。”薛远侧开半个身子,“最里间是一扇窗户,下官过来检查时,那扇窗户大开着,但雪地里没有脚印。所以我想,有没有可能那群侍女闯进来时,凶手正躲在门后,趁着她们慌乱进来的功夫,再悄悄儿地从正门溜掉。”

  沈妙言起身走到里间。

  窗户洞开,外面风雪呼啸,借着窗沿下两盏灯笼的光线,清晰可见风雪地上的确没有留下任何脚印。

  目光下移,落在窗台上。

  纤纤玉指探出窗,指尖轻轻拂拭了下窗台边沿。

  她收回手,声音淡淡:“本宫倒是认为,凶手的确是从这里离开的。”

  薛远挑了挑眉,“愿闻其详。”

  “这座小院乃是赵相特意为皇祖母准备的,清幽雅癖,多种植古松、病梅等植株。而这般雅致的院落里,自然少不了一种植物。”

  “什么?”

  沈妙言回头,琥珀色的圆瞳笑得眯起,“苍苔。据本宫所知,自古文人雅士皆爱苍苔,为彰显院落的雅致幽趣,必然是要种上苍苔的。”

  薛远的目光落在窗台上,心中隐隐猜到了几分。

  沈妙言接着道:“本宫刚刚摸了摸窗台边缘,边缘处的确种有苍苔,可中间鞋印大的两处地方,苔藓却莫名凹进去一些。你说,是不是被人踩过的缘故?”

  “然而雪地里并无脚印……”薛远皱眉,“难道是因为对方轻功极好的缘故?可轻功好到在雪地里都无法留下脚印,这般身手,相府里只有几个人能做到。”

  沈妙言微笑,“不,还有一人,也能做到。”

  薛远面露不解,怔怔盯着她。

  风雪从窗外吹进来,少女系着胭脂红的斗篷,领上一圈白狐狸毛衬得她小脸圆润晶莹、白净剔透。

  一双琥珀色瞳眸宛如浅浅春水,倒映出两簇薄金烛火,仿佛看一眼就会沉溺进去。

  鼻尖微翘,一点朱唇红得像是花瓣,清丽非常。

  他看着,喉头不觉微微滚动,连嗓音也滞涩了几分,“你说,那人是谁?”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