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本言情小说>锦绣萌妃>目录>

第1973章 五十年,不改初衷

第1973章 五十年,不改初衷

小说:锦绣萌妃作者:风吹小白菜字数:2043更新时间:2018-12-26 09:51:28

  

  全本言情小说 ,锦绣萌妃

  有了莲澈的故事作补充,一切都说得通了。

  大周先帝应当很宠爱陈瓷,在她的要求下,制造出她暴毙而亡的假象来哄骗赵无悔,令他彻底死心离开镐京。

  可赵无悔着实是个痴情种,即便离开,即便过了五十年,也仍旧无法彻底忘却陈瓷。

  他夫人所谓的因病离世,怕是个幌子。

  那个男人心狠手辣,大约是他仍旧深爱陈瓷,因而嫌弃身边的夫人,以致亲手杀妻,却制造出妻子是因病离世的假象。

  琥珀色瞳眸中暗光流转,她握着酒盏的手,不由慢慢收紧。

  脑海中,无端浮现出一张脸。

  千娇百媚,娇艳非常。

  那是赵媚的脸。

  赵媚与陈瓷似乎有某种渊源,否则也不会千方百计地询问她,那支采莲舞究竟是跟谁学的。

  “赵媚……”

  她咀嚼着这个名字,眼底划过一抹抹凉意。

  赵媚对陈瓷并没有任何敬意,她能从她的话里感受得到。

  那么,她该是陈瓷的仇人。

  可陈瓷五十年前就去了镐京,她在赵地,能有什么仇人呢?

  纤细如玉的手指,忍不住轻捻了捻酒盏。

  灵光乍现,她脑海中隐约浮现出一个念头。

  然而那个想法实在太过夸张,她不敢肯定真假。

  旁边的莲澈静静看着她,带着爱意的目光,小心翼翼从她的眉宇间流连过,又落在她朱红饱满的唇瓣上。

  姐姐的唇颜色很正,比雪里的梅花还要红。

  若是吻上去,触感一定很柔软……

  对了,他曾吻过的。

  他的思绪飘飞到无法收回,竟忍不住,缓慢地靠近沈妙言的唇。

  两人的脸相距不到一尺时,沈妙言忽而偏头:“澈弟,我心里有个想法。”

  莲澈脸上痴迷的神情,不过瞬间就收敛得无影无踪。

  他含笑,“姐姐有什么想法?”

  “你说,四十多年前,赵无悔的原配妻子真的离世了吗?会不会她只是假死,暗地里却背着赵无悔悄悄儿地在外面有了新的家庭,还有了孩子?至于赵媚,她是突然之间出现在赵无悔身边的,乃是赵无悔的义孙女。你说有没有可能,赵媚乃是那位原配妻子的亲孙女儿,如今出现,乃是为了向赵无悔复仇?”

  莲澈挑了挑眉尖。

  漂亮的桃花眼中流露出一抹凉意,他认真地盯向沈妙言,“倒是有可能。姐姐打算怎么做?拆穿她,还是提前告知赵无悔?”

  沈妙言心绪很乱,摇了摇头,并未回答他的问题。

  ……

  山谷。

  雪还在落。

  赵无悔与陈瓷,静静站在相思树下。

  彼此对视,眼神中含着千言万语,可谁也没有率先说话。

  不知过了多久,从树冠间隙飘落而下的细雪,几乎快要落满陈瓷的双肩。

  赵无悔终于上前,伸手细细替她拂拭去两肩的落雪。

  陈瓷笑了笑,忽而抱住他的腰身,“当年你走后,我央求先皇,让我隐姓埋名住在后宫。这么多年过去,我不时听见你的消息,知晓你一步步得到了赵国的大权。我害怕你知晓我还活着,因此始终不曾在宫中露面。”

  赵无悔揽着她的腰身,亲吻了下她的眉心,“为什么害怕我知道你还活着?”

  “因为属于咱们的时光已经过去,无悔,你如今是赵地主持大局的丞相,而我是先皇的遗孀,咱们终究不再是一路人了。从当年你于红绸上写下,‘天长地久有时尽,此恨绵绵无绝期’起,咱们就不是一路人了。你明白否?”

  这天下,多的是束缚人性的礼法。

  太后顾娴能够与君焰走到一块儿,是因为她尚还年轻。

  可她不一样,她是这个王朝的太皇太后,她已经年近七十,以这样的年纪再嫁,旁人会如何看待她?

  更何况先皇临死前,曾要她发过重誓,要她此生不得与赵无悔在一起。

  先皇是很霸道的人,她被他视为所有物,她无法违逆他的意思。

  属于她的青春年华已经埋葬在后宫,她再也没有办法重拾五十年前对赵无悔的爱恋。

  细雪还在凌乱落下。

  赵无悔紧紧拥着她,却并未把她说的话听进去。

  什么誓言,什么陌路,

  他通通不在乎!

  既然她已经回来了,他又怎会再放她走?

  君天澜不知何时出现在两人身后的。

  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这相拥的两人,声音淡淡:“皇祖父早已驾崩多年,皇祖母若不喜宫中生活,大可返回故土。”

  他还是前些时日,临出发来赵地时,突然被这位皇祖母探访。

  他原本只知晓皇祖父驾崩前传有口谕,不许宫中任何人为难教坊司里的陈嬷嬷,因此即便嚣张霸道如他父皇,对待教坊司亦是十分尊重。

  却原来,那位神秘莫测的陈嬷嬷,竟是他的皇祖母,亦是他父皇真正的生身母亲!

  面对君天澜的话,陈瓷只是温婉地笑了笑。

  她抬手紧了紧斗篷,望向赵无悔的目光充满了慈忍,“如今我在宫里住着极好,若非听说你在这里搞什么叛乱,我也不会千辛万苦地跑过来。无悔,收收心好好过剩下的日子吧,这大周江山是我孙子的,你还想捣什么乱呢?”

  她是用赵地的方言说的。

  听起来宛若吴侬软语,加上苍老的嗓音,就像是岁月沉淀下来的温柔。

  赵无悔沉默着,慢慢伸出手,轻轻捉住她的细腕。

  就如同他们年少时,他总是趁她不注意,悄悄地牵她的手。

  七旬的老人,表情格外倔强,邻家少年也似。

  “阿瓷,我不放你走。”

  他开口,声音染上了带着哭腔的沙哑。

  五十年了啊,他以为她去了黄泉地府,因此每年祭日都要郑重其事地给她烧纸祭拜。

  他生怕她在地府被人欺负,还偷偷烧了好些纸人做的侍卫,期望这些侍卫能够在地底好好保护她。

  在世人眼中,他是不可一世的枭雄。

  可是只有他自己知道,在面对他的阿瓷时,他有多么幼稚。

  五十年,

  不改初衷。

  陈瓷抬手轻轻摸了摸他的面颊,不知该说什么。

  赵无悔取下发间的藏蓝缎制发带,不声不语地缠上陈瓷的手,和他自己的手。

  

放入书架 | 浏览器收藏夹 | TXT电子书下载
上一篇 返回书页 下一篇